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三十九章 保護好你的……
  因接連兩次戊游遙不戰而勝,所以導致戊游遙無法出場,于是乎,洛塵等人瞬間就覺得無聊了。

  簡單來說就是:沒看頭。

  小說主角不登場,這有啥看頭?

  看的就是套路。

  沒套路可看,洛塵等人就只能找點其他有意思的活動。

  例如下棋。

  可李清皓、千坤和千陽現在神游物外,只留下一道分身待在原地,表面上看,李清皓、千坤、千陽還在論仙大會,但其實并不在。

  所以,洛塵只能尋甄幽冰或是沐雪下棋了。

  無論是下棋還是戰爭,講的就是變幻莫測。

  兵者,詭道也,用兵之道在于千變萬化、出其不意。

  第一局。

  “祖師,您先請。”

  “我先走?”

  “長者為先,以示尊敬。”

  “那好,你們可莫要輕看我,我的棋藝一般人可是比不了的。”

  洛塵輕輕一笑。

  甄幽冰和沐雪恍然,難道祖師對象棋也有研究嗎?

  高手!一定是一位高手!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只見洛塵抬馬走日,一路不停,“砰!”一聲脆響,直接扣到甄幽冰、沐雪大將的頭上。

  “將軍!”

  甄幽冰:???

  沐雪:???

  啊???

  這是什么下法?

  “祖師,你這是?”

  “馬不停蹄。”

  洛塵得意一笑。

  甄幽冰:……

  沐雪:……

  祖師……您下棋……是從哪里學來的?

  這特么是哪里學來的野路子?!

  沐雪:不愧是我的道侶……

  第二局。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將!”

  甄幽冰高喊一聲。

  甄幽冰的車直指洛塵的將,甄幽冰有士,洛塵無士,唯有后方的車反撲甄幽冰的車。

  雙方的車都在對方境內。

  “這怎么能將?我的車不是在看著你的車嗎?”

  洛塵指著兩個呈直線的車,不解的問道。

  “將不了吧?”

  沐雪也是道,不僅將不了,還要搭個車進去啊。

  “祖師,你這車回不來。”

  “怎么回不來?”

  “過河拆橋。”

  說罷,甄幽冰把棋盤的另一半撤走,棋盤內,僅剩甄幽冰的車和洛塵的將。

  洛塵:???

  高,實在是高啊!

  沐雪:???

  你們兩個下的是象棋嗎???

  突然感覺有點認知錯誤。

  第三局。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雙方呈僵持狀態。

  洛塵算了下時間。

  “到點了。”

  話音落下,只見洛塵隨手創造一排【卒】,并正確擺放。

  “祖師,您這是?”

  “兵線刷新。”

  沐雪:……

  纖手扶額。

  沒眼看,真的沒眼看。

  第四局。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又是僵局。

  “祖師,咱們都已經沒有過河子了,和局吧。”

  甄幽冰道。

  “放心,輸不了。”

  洛塵憑空一指,轟隆隆,天空登時下起了棋子雨,各式各樣、五顏六色、什么樣的棋子都有。

  甄幽冰:???

  沐雪:???

  “這又是?”

  “天上掉‘餡餅’了。”

  第五局。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剛剛開局。

  洛塵的將突然不受控制的向甄幽冰陣營靠攏。

  “欸!欸!這怎么回事?!”

  “用了個美人計。”

  甄幽冰給洛塵一個媚眼。

  沐雪:……

  這棋局……他怎么越來越看不懂了……

  還用上兵法了。

  第六局。

  這一場暫時換人。

  沐雪。

  ————楚河漢界————

  洛塵。

  “將!”

  沐雪炮架著洛塵的將。

  結果洛塵還是自顧自的走子:“打象。”

  “夫君,我將著你呢。”

  “我的將有功德金身,打不透。”

  洛塵指著金光熠熠的將棋,道。

  沐雪:不想玩了……

  玩不明白。

  第七局。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將!死棋。”

  甄幽冰的馬架著洛塵的將。

  “死不了。”

  洛塵將甄幽冰的馬推開,替換成指甲蓋大小的小馬棋子。

  “替父從軍。”

  第八局。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洛塵將沐雪的棋子吃的干干凈凈,僅剩大將孤身一人殘留。

  “雪兒,你服不服?”

  “服不了。”

  話畢,只見沐雪隨手幻化一張靈弓,并使法力開弓拉箭。

  “咻!”

  “雪兒,你干嘛?”

  “一支穿云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沐雪陣營布滿棋子。

  甄幽冰:6!

  祖師奶奶已經可以出師了!

  第九局。

  甄幽冰。

  ————楚河漢界————

  洛塵。

  甄幽冰無棋子了,只聽甄幽冰大喊一聲:“無中生有!”

  棋子充沛。

  再戰,再戰。

  ………………

  棋局繼續進行著,戰事激烈,剛剛回來的戊游遙也傻了。

  是他學的象棋有問題……還是幾位大腿學的象棋有問題?

  這種棋術……他怎么從來沒有見過啊?

  洛塵、甄幽冰、沐雪各顯神通,戊游遙獨自在風中凌亂。

  跟自己上輩子學的象棋……

  差距有點大。

  ……………………………………

  與此同時。

  李清皓、千坤、千陽三人還在分神辦事。

  例如……

  混沌界。

  星云大陸。

  李清皓剛聽完顧無憂的‘投訴’。

  兄弟姐妹幾個人,幾乎全被顧無憂投訴了個遍。

  濛濛細雨,土壤微潤,空氣清新,洗去往日的燥熱,為凡俗生靈帶來些許涼爽,偶爾換個心情。

  不再討論酷暑的炎熱,而是討論小雨會不會變大,會不會影響莊稼的收成。

  無憂醫館內,顧無憂的固定座位空無一人,看來顧神醫今日休息。

  內院,那是一般人禁止踏足的領域,無憂醫館中唯有顧無憂和他的道童可以入內。

  不大的小院,大半都被劃分成了菜園子,說是菜園子,但多半種的都是些草藥、藥材。

  菜園子旁是一方不大的小池塘,三四蓮花亭亭玉立,花瓣色澤無可挑剔,原本應有些彎曲的根莖此刻卻立的直挺,池塘內還有些來來往往、沒心沒肺奔游尋糧的小魚。

  池塘周圍長滿了草、花,應該不是特地培育的,而是一些野花野草,但卻沒有一絲刺眼、礙事的感覺,反而相得益彰,更顯自然之美。

  游廊中,此刻一共有三人。

  一張太師椅,一張茶桌,一張躺椅。

  茶桌上一壺清茶,藍花茶杯兩個。

  茶芽朵朵,葉脈綠色,似片片翡翠起舞,顆顆葉片臥底后,飲之唇齒留香,回味無窮。

  太師椅上為一名慈祥和藹的老者,身著寬松白色道袍,沒有繡任何花紋,看著雖年老,但紅光滿面,精氣神比正值壯年的人還好。

  躺椅上則是一名青年男子,他相貌堂堂,眉目如畫,五官精致,遠遠大致看去,只覺得是一名長相俊美的普通凡人,但細細一觀,才知他的恐怖。

  看不透,完全看不透,似無道韻,但又似有道韻;看似凡人,但又看不透他的命理;感覺道行不高,但又給人一種絕對不可與之為敵的危機感。

  一襲白衣,再無任何裝飾,烏發未扎束,只是隨意的枕在靠枕上,看起來像隨性而為,但,其舉手投足之間,仿佛都蘊含著大道真理。

  一名道童恭敬侍奉。

  表面上從容自若,但內心慌得一批!

  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祖?!

  道祖老爺!

  道祖老爺突然造訪,單單只是道童就嚇昏了五個,共計才六個道童,現在只剩他一個了。

  那些被嚇昏的道童現在還沒醒來呢。

  聽到道祖老爺那句發問:“我很丑嗎?”

  他也險些被嚇昏過去。

  還好六爺及時救場,不然他也被抬走了。

  “老爺,您就別逗他玩了。”

  顧無憂苦笑。

  “開個玩笑而已。”

  然后才有的下面這幅場景。

  “這菜園子我不是說過要種蔬菜瓜果嗎?你怎么用來種藥材了?”

  李清皓輕呷一口茶,緩聲問道。

  放眼一看,絕大部分都用來種藥材了!

  這怎么行?!他的蔬菜瓜果怎么辦???

  聞言,道童道軀一震。

  完了!道祖老爺發難了!

  他早就勸過六爺,不該這般行事,畢竟這不是小事,這可是道祖老爺的要求!

  可六爺偏偏不聽,執意如此行事……

  眼下東窗事發,道祖老爺不喜,這可如何是好啊?!

  道童心下焦急萬分,就像熱鍋上的螞蟻。

  道童原以為顧無憂也焦心不已,可誰知,順著余光打量,顧無憂就連臉色都沒變,還是如沐春風,溫和的笑容。

  道童:……

  五爺……

  您睡著了不成?!

  醒醒!道祖老爺發難了啊!

  顧無憂沒有睡著,可接下來顧無憂說的話,道童寧愿顧無憂睡著。

  “老爺,我種的藥材也能當做蔬菜瓜果吃,而且還能滋補身體、聚氣凝神、除癆養顏,對身體大有裨益,比您要求種的那些蔬菜瓜果好多了。”

  顧無憂大加論述,向李清皓講述自己種的藥材都是什么,該怎么服用,吃了有什么好處。

  道童:……

  心靈吐血。

  他已經生無可戀了……

  五爺!糊涂啊!

  您怎么能這么頂撞道祖老爺!

  比較?還貶低???

  道童欲哭無淚。

  他覺得這已經是自己最后一段在陽間的時光了。

  有的人活著,但其實他已經死了。

  但令道童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清皓竟然完全沒有生氣動怒的跡象,只是有些……

  有些無奈……

  像是對自己孩子的那種……無奈?

  “好好好,別說了別說了,念得我頭疼,我知道了,你想種就種吧。”

  李清皓一手推開顧無憂靠近自己的臉,無奈的道。

  “領旨。”

  顧無憂這才滿意,似是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笑意更甚。

  老爺走后,哼哼,顧無憂看了看菜園子最后的一小塊……

  “老六,善意的提醒一下,保護好你的藥材園子。”

  李清皓突然又道。

  嘴角掛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那笑容……

  像是幸災樂禍?

  “啊?”

  顧無憂一頭霧水。

  千坤:……

  千陽:……

  小六的菜園子……要完了……

  …………………………

  另一道分身所在之地。

  酷暑盛夏,碧波萬里的晴空沒有一絲云彩,金烏高掛,熾熱的陽光炙烤大地,方圓百里河水干枯,耕田因太過干旱而干裂,地里的土冒著灰煙。

  烈日似火,這片天地就像蒸籠一樣,熱得使人喘不過氣來。

  樹木枯黃,花草枯萎。

  顯然,這片地界已經許久沒有下雨了。

  至于那處神廟,自然就是雨神的神廟。

  方圓百里的香客正在朝拜雨神,為本地求一場大雨。

  “現在是誰執掌六界風雨雷電雪行降、五谷豐登之事?”

  李清皓眉頭微皺。

  “回老爺,是天帝老爺。”

  見李清皓面色不善,千坤和千陽也收起平日里的嘻嘻哈哈,一本正經的正色回答道。

  “哦?這么說,人皇他們賭輸了?”

  “是。”

  “賭約是什么時候分出結果的?”

  “回老爺,就在十萬個無量量劫前。”

  千陽回答道。

  也就是說,天帝執掌六界風雨雷電雪行降、以及五谷豐登之事已經有十萬個無量量劫之久了。

  “此地附近沒有仙神嗎?為何遲遲沒有煉氣士施展行云布雨之術?”

  李清皓又問。

  此地雖是凡俗,但有皇朝統治。

  就算沒有皇朝統治,附近靈脈也有不少仙家勢力鎮守。

  行云布雨并不是什么高階仙術,煉神反虛境就可以修習施展。

  “回老爺,您沉睡太久,有所不知啊。自昔日一場圣人賭約神界獲勝之后,六界行云布雨、風雨雷電雪行降權、糧食豐收、季節更替等權力就被天帝老爺得了去。

  自此之后,行云布雨之術就被明確禁止施展,受大道監督,天帝老爺圣威封鎖,唯有擁有天帝老爺的同意首肯才可以施展。”

  千坤解釋道。

  十萬個無量量劫……

  一個無量量劫就是三百一十一億億年,如此歲月長河,足夠很多事情發生改變,實行前所未有的巨大變革。

  “善。”

  李清皓頷首。

  “走吧,去廟里看看。”

  說著,李清皓稍微變化一下相貌,帶著千坤和千陽徑直向雨神神廟走去。

  雨神神廟遠在山嵐深濃的山川頂峰上,彎彎曲曲的石階直通山頂,廟宇氣魄恢宏,莊嚴肅穆。

  芝廛光分野,蓬闕盛規模。

  碧壇清桂閾,丹洞肅松樞。

  玉笈三山記,金箱五岳圖。

  蒼虬不可得,空望白云衢。

  神廟旁古木參天,松柏森森,秀竹郁郁,芳草青青,與凡俗形成強烈的反差對比。

  同時也證明這方神廟真的有雨神庇佑。

  此時廟門大開,古木占據神廟絕大部分,朱紅色的墻、巍峨的門樓、鬼斧神工的雕刻,門前左右各立一座白玉石貔貅。

  來往香客提著盛滿瓜果的籃子,或是手捧香火,達官貴人們則是號令仆人抬著一箱箱的貢品、端著供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