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三十八章 分身進行時
  老爺何時睡醒?

  這位老爺自然就是李清皓了。

  “這卻不知。”

  “要不……你進去看看?”

  “這種事還是大姐喜歡做吧,我可做不來。”

  …………………………

  人界。

  一方位面。

  此位面名為——烽火大陸。

  出了東方的小巷,踏上一條南北方向的寬闊道路,此路北起山脈,南方盡頭為城主府,它貫穿整個城鎮,逶迤向南,直通城主府。

  沿著沙石鋪就的道路而行,路面平整,道路兩旁綠樹成蔭,樹冠聳入云端,偶見三兩人樹蔭下方下棋閑聊、八卦,稀疏的枝葉間傳出陣陣鳥雀的鳴叫,婉轉動聽,令人心神俱醉。

  舉目望去,但見一座規模浩大的城鎮巍然屹立在碧波萬里的蒼穹之下,林立的房屋房舍掩映于蒼郁的樹木之間,飛檐翹角從花樹的扶疏枝葉間露出。

  微風拂過,帶來絲絲涼氣,為這炙熱的暑季降降溫,好讓在這暴曬之日擺攤經營的小販們消除一些內心中的煩躁。

  天氣一說,對于凡人自然至關重要,但是對于修道者來說則是可有可無。

  凡間俗氣對修道者無影響。

  你看,前面就有人大中午還練晨跑呢。

  “沐子言!”

  “你還敢跑!”

  “你小子給我站住!”

  葉天幕在后面窮追猛趕,而前方的青年則是如同聞若無睹一般,自顧自的加速跑路。

  “你給我站住!”

  可惜,最終還是沒有逃出葉天幕的‘魔爪’。

  被逮到了……

  “為什么不搭理我?”

  葉天幕黑著臉問,語氣不善。

  “這位道友,我們只是朋友,不搭理你很正常,是你自己越界了,希望你自重,不要再找我了。”

  沐子言則是十分有禮貌的做了個道揖,不急不緩的道。

  “越你*啊(手動消音),趕緊還錢!”

  …………………………

  宣煌大陸。

  論仙大會進行時。

  李清皓還停留在論仙大會,但是心思卻不在,一口清氣化作幾道分身,此時此刻正在同時行動。

  不過,論仙大會還在一如既往的進行。

  戊游遙烏龍事件之后,比賽正常進行。

  畢竟聶家真的慫了,其他煉氣士也真的拿聶家沒什么辦法。

  總不能當著一眾大佬的面大打出手吧?

  可不一會兒的功夫,又輪到戊家的比賽了。

  同樣的,這場比賽再次萬眾矚目,全場所有煉氣士期待戊游遙的表現,想要認清戊游遙現在的真實道行。

  可令人再次沒有想到的是……

  喬家也投降了……

  主動棄權,不打了。

  教練……咳,裁判!不打了不打了,沒得打,點了。

  于是乎,全場再次罵聲一片。

  “不是吧!又來!”

  “喬家的諸位道友!你們怎么向聶家靠攏了?!”

  “你們兩家聯姻了?”

  “tnnd!什么情況?!”

  “你們怎么回事?!怎么又棄權了?”

  “實在沒膽量的話就去參加凡俗的睡覺大賽,那個比較適合你們!”

  “TMD,又不打!你們到底行不行?”

  “能不能來個有膽量的勢力?一個個的,膽小如鼠!”

  “貧道建議,棄權的勢力,應該立馬處決!”

  “貧道同意!”

  “貧道也同意!”

  “附議!”

  戊游遙:???

  你們TM???

  能不能給一個表現的機會?哪怕一個也行啊!

  他只是想親身體驗一下小說里的套路!難道就這么難嗎?

  說不打就不打!真離譜!

  判刑!直接判刑!沒開玩笑!

  甄幽冰等人:……

  這次論仙大會……感覺遇到了一堆天才……

  …………………………

  混沌界。

  星元宇宙,星云大陸。

  一方帝國的附屬城鎮。

  此城內有一家赫赫有名的醫館——無憂醫館。

  此醫館自上古以來便留下一道傳聞,世間沒有永恒的王朝,但有永恒的醫館,無數歲月,王朝更替,仙門更新換代,但無憂醫館從未挪動分毫。

  時至今日,那位在六界赫赫有名的無憂神醫還在醫館坐診。

  醫館坐北朝南,房屋簡單,小巧玲瓏卻六臟俱全,來往問診的人川流不息,內有負責抓藥的藥童,以及一些學醫的門生。

  走至無憂醫館大門前,抬頭就能看到一塊醒目的匾額。

  匾額寫有四個大字:無憂醫館。

  赤紅色大門兩側有一對對聯:

  上聯:但祈世間人無病;

  下聯:何愁架上藥生塵。

  走進醫館,醫館氛圍屬實有些喧鬧,不過好在秩序井然,大家都各司其職,該問診的問診、該抓藥的抓藥、該開方子的人開方子,前來看病的病人也沒有發生爭吵、爭斗等麻煩情況。

  顧無憂也沒有閑著,也在日常坐診。

  見顧無憂在忙,李清皓等也沒有貿然上前叨擾,而是選擇靜靜旁觀,李清皓也暫時褪去了自身的詛咒。

  只見顧無憂坐在一張檀木椅上,慈祥老者模樣,身穿一襲白袍,清目疏眉,童顏鶴發,鬢角微白,看起來面色紅潤,神態飄逸,自覺其氣質非凡,言語溫潤徐徐,給人一種可靠、值得信任的感覺。

  顧無憂本體為一株仙藥草,且和葉天幕是鄰居,當年同樣也是壽命將盡時被李清皓點化救下。

  “老神仙,這幾天我按你的叮囑做了,但是現在喉嚨還是有點疼痛。”

  顧無憂對面的病人道。

  “不是讓你少吃清涼丹嗎?”

  顧無憂眉頭微皺。

  清涼丹——透心涼,心飛揚!

  一種極為流行的丹藥,凡俗、仙家勢力皆有市場,因價格便宜、供應鏈大,吃了可以提神醒腦,所以極受歡迎。

  但是也有副作用,吃多了會嗓子疼痛、體虛乏力。

  修道者倒是無所謂,因為這點毒性壓根無威脅,剛入道的煉氣士都不受任何影響。

  但是凡人嘛……

  吃多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影響的。

  “我少吃了啊,一天才一葫蘆。”

  病人一臉無辜。

  “你以前吃多少?”

  顧無憂問。

  “以前一顆也不吃。”

  顧無憂:……

  李清皓:……

  千坤:……

  千陽:……

  病人:???

  咋了?為啥都用這種看傻子一樣的表情看俺?

  “予你一顆丹藥,吃了此丹便無礙了。”

  顧無憂輕嘆口氣,一邊寫下一份藥方。

  “好好好,多謝老神仙,多謝老神仙了!”

  病人面露喜色,一邊道謝,一邊從顧無憂手中接過單方。

  病人走后……

  “六爺,可要請下一位病人?”

  一旁侍候的藥童脆聲詢問。

  “不必了,你且先去外面吩咐,說我有要事處理,暫時不坐診了。”

  顧無憂微微搖頭,溫言吩咐。

  “要事?”

  藥童輕輕歪頭,以表疑惑。

  這里又沒有什么貴客,而且也無人下帖子,有何要事?

  “看你身后吧。”

  顧無憂指了指藥童身后方向,無奈的搖了搖頭,輕笑道。

  藥童順著顧無憂手指的方向瞧去……

  然后……看到了李清皓等人……

  “吼!”

  “老爺?!”

  “砰!”

  藥童直接跪下,跪伏在地,一臉惶恐不安:“弟子恭迎老爺大駕,給老爺請安!弟子不知老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老爺責罰!”

  看到李清皓的那一幕,藥童膽子都嚇碎了,背脊發涼,險些當場嚇昏過去。

  自家老爺怎么親自來了?!

  這還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親眼見李清皓真容,活了多少歲月,看的都是畫像,如今一見真容……

  竟然還是在這種情況下!

  “無須多禮,起來吧。”

  李清皓語氣平淡。

  “老爺,弟子……”

  “起來吧,莫要吵鬧。”

  李清皓又言。

  “是。”

  藥童應聲起身,但還是有些惴惴不安。

  “你先去外面候著吧。”

  顧無憂溫聲說道。

  “是,六爺。”

  藥童帶著極度不安的情緒出去了。

  藥童以為接下來要商量的是如何懲處自己,可事情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樣,李清皓等人壓根沒有朝那方面展開話題。

  “老爺,您醒了。”

  顧無憂起身相迎,眉宇含笑。

  老爺終于睡醒了!他已經準備好告狀了。

  前些天他一直在寫折子!勢要狠狠地參自己二哥一本!

  “嗯,小六,我沉睡之前囑托你煉制的丹藥如何了?”

  李清皓輕輕頷首,詢問道。

  李清皓是十分滿意顧無憂的,尤其是品行方面,做事牢靠、不驕不躁。

  但是,他現在不能表現出來。

  因為李清皓非常清楚……顧無憂想要告狀……

  到時候又是一樁麻煩事。

  “練好了,老爺,請看。”

  顧無憂一甩拂塵,一個紫金玉葫蘆便從虛空中飛出,懸浮在李清皓眼前。

  手掌大小,上窄下寬,刻有數道不知何意的紫金色符文。

  此葫蘆內有乾坤,看起來雖小,但其內空間容納幾方宇宙不成問題。

  “嗯,不錯,果然家里還是得有正經做事的人才行。”

  李清皓夸了顧無憂一句……

  千坤:!

  千陽:!

  老爺!

  李清皓:……

  接下來,是顧無憂參洛塵的時間……

  很漫長。

  可想而知,洛塵到底禍害了顧無憂多長時間。

  …………………………

  與此同時。

  七界之一——人界!

  若說人界有什么特點,那就是除了人族、先天生靈之外,就只剩下一些靈智未開的飛禽走獸、家養牲畜了。

  所以,人族的戰事爭端,多數都是人族與人族之間的征伐。

  凡人有凡人的戰爭,煉氣士也有煉氣士的斗法。

  道承與道承,仙門與仙門之間,最普遍的爭斗原因之一就是爭搶靈石礦脈。

  靈石,天然形成的礦物。

  因內含天地靈氣,可助煉氣士修行,且煉丹、布陣、交易、俸祿發放等等等等各方面都需要大量的靈石,所以靈石礦脈就成為了仙家必爭之地。

  今日,人界不知什么宇宙內,什么位面的一角就有兩家仙門為爭奪靈石礦脈的所有權而大打出手。

  斗法白熱化,靈石礦脈附近的區域被斗法碰撞產生的余威波及,早已滿目瘡痍,不成樣子。

  看到一座散落孤零零的大山,其實有可能原地并無山,只是不知被誰搬過來了。

  一道深淵裂谷,有可能斗法前還只是平原。

  巖漿滾滾的河流,前身可能是連綿不絕的冰川。

  其實斗法已有一段時日,其中,一方仙人頹勢明顯,實力差距原因,他們愈戰愈弱,被打的接連后退。

  而這時。

  蒼穹高處空間突然扭曲,陰陽二氣流轉,一道人影踏碎乾坤,破空而出。

  當他現身的那一剎那,世界仿佛靜止一般,兩家仙門商量好似的頃刻停手,惶恐不安的看著突然闖入戰場的神秘‘客人’。

  白衣玉帶,披頭散發,烏發如瀑及腰,隨風微揚,腰墜鳳紋香囊,足踏乾坤靴,左肩一只公雞,右肩一只老鼠,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哀樂。

  但,他就這么御空而立,便仿佛恐懼本質一樣,令眾人心生敬畏,背脊發涼,毛骨悚然。

  但有一個人例外,她并沒有像眾人一樣恐懼。

  夜玄卿的恐懼詛咒效果:有緣者不受影響。

  “你姐姐一切安好,你們姊妹二人有緣自會相見。”

  夜玄卿突然道出一句讓眾人摸不著頭腦,一臉懵然的話語。

  不知道夜玄卿在說什么。

  可夜玄卿似是完全不在乎這些,根本不給兩家仙門話事人講話的機會,徑直道:“救你們一命,靈石礦脈歸我。”

  說罷,不管兩家仙門答應還是拒絕,也沒有挑明自己要幫的仙門是哪一家,緩緩抬起右手食指,微微彎曲。

  “嗡!”

  指尖大小黑洞現世!

  下一瞬又猛然擴大,呈圓形擴散,直至將其中一家仙門的所有煉氣士包裹。

  須臾間,天地間顏色僅剩下黑白。

  吞噬萬物!

  黑洞又突然縮小。

  方才被黑洞所包裹的煉氣士,盡數失蹤,沒了蹤影。

  同時消失的,還有發起人——夜玄卿,以及靈石礦脈。

  天地中,僅剩一家仙門的煉氣士獨自在空中凌亂。

  ???

  結……結束了???

  剛才那位前輩……何方神圣?!

  道行深不可測!

  你的姐姐?誰的姐姐?

  安好?

  可是仙門內哪位弟子的熟人?還是長輩?

  眾煉氣士身后,一名剛剛入門不久的小弟子……

  梳著雙丫髻,粉妝玉琢,豐神冶麗,皓齒星眸的小女孩,此時泛著淚光:“姐姐……”

  無事就好。

  ………………………………

  PS:兩章二合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