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三十二章 沐雪仙子
  時光流逝,又過十數日。

  因為論仙大會盛事的原因,宣煌大陸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各方各地的煉氣士還在源源不斷的匯聚著。

  也不知是誰牽頭帶領,這些煉氣士到了神妙皇朝皇城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別的,竟是前往新府拜見李清皓一行人。

  可能李清皓等人的名聲太為遠播,鬧的事實在太大,以至于這幾日甚至還有別的位面的煉氣士前來拜謁。

  如果單單只是拜謁也還好,至少人家態度好,伸手不打笑臉人嘛,但是……找茬就不一樣了……

  總有其他位面不怕死的煉氣士不信邪,認為李清皓等人的名聲是宣煌大陸故意炒作的,虛有其名,所以想著法子讓李清皓動手,想要親自試一試李清皓一行人的道行。

  對于這些挑釁的,李清皓一行人當然也不慣著,想論道?那就好好論一論。

  于是乎,短短幾日的時間,宣煌大陸的丹藥行情一片大好,因為神妙皇朝皇城多了許多失憶者、面目全非者、全身癱瘓者等等等等各種各樣不同傷勢的煉氣士。

  就在宣煌大陸的煉氣士以為李清皓一行人的名聲打出來之后,其他位面前來‘請教’的煉氣士就會逐漸減少之時,令他們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李清皓一行人的名聲的確越來越大,可打著‘請教’名頭前來拜會的煉氣士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每日成倍增多。

  怎么一堆鐵頭娃啊?

  是風俗習慣嗎?

  鐵頭娃的數量持續翻倍,這就導致了現在李清皓被新府外每日前來請安的煉氣士們搞得不勝其煩,甚至有搬回道祖圣境居住的沖動。

  這不,李清皓今兒早上才剛剛走出新府,身邊明明空無一人,李清皓卻隔空揮了一拳。

  “轟!”

  拳風炸響,李清皓身側瞬間有一道人影顯形,那道人影結結實實挨了一拳之后似炮彈一樣倒飛出去,撞塌無數房屋之后,倒在廢墟中再起不能。

  “這些小蝦米是真的煩。”

  丟下這句話之后,李清皓帶著千坤和千陽揚長而去。

  在道祖面前玩隱身這一套,想啥呢?

  一名化神境煉氣士,吹口氣就沒了。

  這些小菜處理起來簡單是真的簡單,但煩也是真的煩。

  “老二呢?他人去哪了?”

  不過須臾,李清皓已經離開宣煌大陸置身于宇宙星云之中,被李清皓看在眼中的那顆星辰正是宣煌大陸。

  啊,還是外界安靜啊。

  清凈真好。

  “老爺,按照你的吩咐,小洛已經著手去處理這件事了。”

  千坤回答道。

  就在昨天晚上,洛塵自告奮勇,表示愿意為李清皓排憂解難,他有一個萬全之策,保證可以處理現在的情況,然后今天一大早,洛塵就沒了人影。

  比起李清皓,現在被搞得最煩的人其實是洛塵。

  因為有來自各方位面的煉氣士存在,洛塵就連出門找姐姐妹妹們探討人生都不得安寧。

  正忙著呢……門外就突然傳來哪方位面、何處仙門的煉氣士前來請安。

  這擱誰誰受得了?

  這能忍?

  于是乎,洛塵想要趁早處理此事,還這片大地一個清凈。

  此番行動洛塵乃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絕非為了什么一己私欲。

  他洛塵是那樣的人嗎?

  洛塵自認自己是有大愛的。

  ……………………

  混沌界。

  不知何方寰宇,一方位面。

  騰云駕霧之際,不過一會兒,只覺云霧漸濃,此云霧有仙力維護,尋常仙人無法踏足,若無廣大神通,難以通行,穿過云霧后,似是進入一片新的天地,眼前豁然一亮。

  抬首一觀,但見長空如洗,藍天白云,四面天空,八方回響,再往下俯,腳下有茫茫云海,透過云海,廣袤大地、怪石嶙峋的奇特仙峰、勃勃生機的森林等等清晰可見。

  四方方位,可見瀑布驚濤,但唯獨不見源頭,仿佛來于天河;金烏照耀之下,一道寬廣通暢的彩虹仙橋浮現眼前,似是予以指引。

  一座座金碧輝煌的仙宮御空而浮,在云間若隱若現,駕云復行,一路上可見亭臺樓閣、池館水榭,仙峰青松翠柏昂然挺立;靈禽脆啼,逍遙自在,吟唱在明溪暗柳之間;

  水中錦鯉,高天仙鶴,樹下仙人,亭內鐘聲,與凡俗隔絕,此乃真仙境也。

  卻說今日,此仙門忽的來了一位貴客,那貴客生的一副俊俏模樣,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俊美非常,一雙含情目瞳仁靈動,似星辰海洋一般璀璨閃耀,只看一眼便能深陷其中。

  他身軀凜凜,約有八尺有余,身著一襲白衣,與其束發的白羊玉發簪極為相稱,遠遠一觀,只覺仙風道骨,不入凡塵。

  此貴客入得正殿,并得仙門之主親自相迎。

  “洛塵道友,近來安好?”

  正殿內,共有煉氣士近二十位,為首之人乃是一位年輕秀麗的女仙。

  大衍玄天圣宗宗主——蘇念辭。

  大衍玄天圣宗一干煉氣士或是拱手,或是福身。

  洛塵拱手還禮,一邊回道:“近來……呃……還行……”

  洛塵本想回答說【近來一切安好】,但想了想近期的遭遇……

  唉,還是不要昧著良心說話了。

  大衍玄天圣宗眾煉氣士:???

  你有病啊?

  這不就是一句客套話嗎?至于嗎?別抑郁啊!

  不過,說這番話的人是洛塵,所以他們能夠理解。

  畢竟道祖老爺座下幾位大仙人均有什么大病,沒一個正常人,這是七界有目共睹的。

  “洛塵道友,可是來尋雪兒的?”

  繞過這個話題,蘇念辭美目微眨,一臉玩味,笑吟吟的問道。

  沐雪——大衍玄天圣宗現任大長老。

  “嗯,有些急事,她可在宗門?”

  洛塵頷首道。

  這些煉氣士中并無她的身影。

  “雪兒在是在,但見不見你就不知道了。”

  蘇念辭抿嘴笑道。

  其他煉氣士也是一臉笑呵呵的笑容,人均吃瓜群眾,主打的就是一個看熱鬧。

  道侶之間吵架再正常不過了,自洛塵和沐雪結為道侶以來,細細盤算的話,兩人的吵架次數已經無法統計了。

  次次都說要斬斷情絲,斷了緣分,結果洛塵一來,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又和好如初了,由于太過頻繁,大衍玄天圣宗的吃瓜群眾們都習慣了。

  “我尋她去。”

  “那就不叨擾道友了。”

  “洛塵道友,請。”

  “速去速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道友,請。”

  “大長老可是一直在等你呢。”

  大衍玄天圣宗眾煉氣士紛紛給洛塵讓路。

  …………………………

  離開正殿向里走,撥開朦朧云霧,可見一座絕妙仙峰,那仙峰上有一幢小屋。

  環往小屋四周,左邊是一片挺直青翠的仙竹,嫩綠的葉,青翠的竿,一片片,一枝枝,投下綠綠的濃陰。

  右邊一道細小溪流,清風撫摸下,溪流蕩起了無數漣漪,木橋橫跨小溪之上,稚嫩荷花三兩朵,靈魚暢游;

  前方一片五彩繽紛的花海,百花爭奇斗艷,各個鮮艷奪目,花香沁人,正對門處留了一條石徑小道,像是商量好了一般,沒有任何花草在小道上方生長。

  踏上石徑小道,靠近竹窗邊,那紅檀木的桌子上擺放著幾張上好宣紙,硯臺上擱著幾只毛筆,宣紙上鎮著一枚玉佩,一幅尚未完成的畫像,細膩的筆法,一張素白香帕,似乎在宣示著閨房的主人也是多愁善感之人。

  明媚的陽光從竹窗灑下來,那的桌子上也灑滿了陽光,窗邊的瓷盆中栽著一株嬌艷的木槿花。

  再往旁看,還有一名明眸皓齒、粉嫩可愛的女童在追著蝴蝶跑來跑去。

  “這丫頭還是這么天真浪漫。”

  洛塵莞爾一笑。

  而這時,那女童似乎也注意到了洛塵的存在,轉身尋找,果真找到了洛塵。

  “二爺!”

  見了洛塵后,女童喜上眉梢,甚是激動,小腳快跑,似是想要撲到洛塵懷里,可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間停止腳步,留在原地,嘟著小嘴,小臉委屈。

  “嗯?這是怎了?”

  洛塵覺得有趣,不由調笑道。

  “姑娘說了,再見到二爺,不可表現的親昵。”

  女童捏著衣裙,支支吾吾的道。

  “那我去和你家姑娘談談。”

  洛塵捏了捏女童紅潤的小臉,輕笑道。

  這女童并不是人族,也非是他族,原身本是一張宣紙,后被小屋女主人點化,賜名侍畫。

  莫要看她現在的女童模樣,其實她的實際年齡比甄幽冰還要大上不少。

  “二爺,剛才宗門內已經有人過來通風報信,說是您來宗門做客了,姑娘早知你會過來,就一直待在屋里沒有出來。

  二爺,你可小心點,姑娘現在還在生你的氣呢。”

  侍畫細聲提醒。

  “嗯,我知道的。”

  洛塵點頭。

  說罷,洛塵前往小木屋正門處,而后敲了敲門。

  第一次,沒人回應。

  第二次,還是沒人回應。

  第三次,終于有了答應。

  “何人?竟敢擅闖吾之居所?”

  妙聲妙語如泉水涓涓細流,清脆嘹亮又婉轉柔和。

  “久聞大衍玄天圣宗大長老沐雪仙子風華絕代,有仙姿玉色之貌,貧道今日唐突拜訪,只是為了一度芳容,一親芳澤罷了。”

  洛塵言語含笑,頗有一番垂涎欲滴的意味。

  嗯,像極了老色批。

  以沐雪的修為道行,再加上洛塵也沒有刻意隱匿自己的行蹤,所以洛塵踏入沐雪的居所時,沐雪自然是第一時間知曉的。

  既然沐雪仙子明知道來者是洛塵,但卻還要裝作一副不知不曉的模樣,那洛塵就只好奉陪到底了。

  “呸!登徒子!”

  沐雪啐了一口。

  “嗯,登徒子不僅要調戲仙子,現在還要進屋了。”

  說罷,也不管沐雪怎么回答,洛塵自顧自的推門而入。

  “呀!等等,我沒穿衣服!”

  屋內佳人被洛塵唬了一跳,羞急勸阻。

  “那就更要進去了,仙子別著急,等會兒我幫你穿。”

  聽到這番話,洛塵不僅沒有停止動作,反而更快了。

  侍畫則是又追蝴蝶去了。

  …………………………

  “乖,好丫頭,把腿并攏。”

  ………………

  “別塞呀!”

  “好雪兒,忍一忍,一會兒就舒服了。”

  “你只會欺負我,怎么不把這糟蹋人的玩意兒用在別人身上?”

  ………………

  “叫聲好哥哥。”

  “不要~”

  “不要?那我可就出來了。”

  “嗯~好……好哥哥。”

  “乖。”

  …………………………

  云雨過后,軟香入懷。

  洛塵溫柔的幫沐雪梳理汗水打濕的發絲。

  “今日我來尋你還有一件要事。”

  “何事?”

  沐雪睜開美目,稍稍移動身子,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柔聲問道。

  洛塵口中的要事,無一不是茲事體大。

  “是這樣的,前些時日……”

  洛塵將最近一段時間的經歷一一講述給沐雪聆聽,以及自己今日過來的另一個目的。

  宣煌大陸有一個大衍玄天圣宗的分舵,大衍玄天圣宗分舵在宣煌大陸是霸主般的存在,而且大衍玄天圣宗在整個混沌界都極富名聲,倘若身為大衍玄天圣宗大長老的沐雪親臨,那些鐵頭娃一樣的煩人煉氣士們定會聞風喪膽,不敢再擾。

  所以,洛塵在李清皓面前毛遂自薦是很有把握的,二來洛塵也很想借助這個機會與沐雪修復關系。

  “老爺睡醒了?!”

  沐雪美目睜大,訝然問。

  距上次沉睡,已經多少歲月了?

  因沐雪早就去過道祖圣境,并給李清皓請過安,所以沐雪可以像洛塵兄弟幾人一樣,只稱李清皓為老爺即可。

  “嗯,就在前不久。聽老爺的話音,大劫將至,雪兒,近來你要多加注意,盡量避免無關的因果。”

  洛塵手握白膩,揉來揉去,正色道。

  嘴上正經,手卻不正經。

  嘴和手各忙各的。

  “嗯,我知道的。”

  沐雪俏臉遍布紅霞,羞赧答應。

  他們二人所指的大劫并不是無量量劫,而是李清皓口中的大劫,無量量劫固然可怕,但遠沒有道祖帶來的威壓瘆人。

  鬼知道以后會發生什么。

  “那我們動身吧,事不宜遲,老爺還在等我們呢。”

  “好。”

  “我幫你穿衣服。”

  “不!行!”

  “我保證不亂動,只穿衣服。”

  “我!不!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