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二十八章 ‘好地方’
  “余下的你們龍族自己考慮商議吧,我就不多做提醒了。”

  李清皓表示此事到此結束,他不會再插手龍族族內的事。

  都已經提醒到這種程度了,如果還是救不了的話,那就只能說龍族命中注定如此了。

  飯都快喂嘴里了,不吃就沒辦法了。

  “老爺是要回去?還是在宮內歇息?”

  祖龍上前一步,低聲詢問道。

  “我……”

  李清皓仔細想了想,洛塵現在定是還在青樓,日常夜不歸宿;甄幽冰……甄幽冰獨自一人……

  新府也沒個廚子……

  而且臨走前也跟洛塵和甄幽冰提前說了,明天一早回來。

  所以……

  “就在這里住一夜吧,可有房間?”

  李清皓打定主意,下定決心。

  新府也沒人做飯,他回去做什么?

  跟甄幽冰一起喝西北風嗎?

  甄幽冰:???

  他這是被拋棄了嗎?

  “有!當然有!為了迎接老爺,我們曾專門建造一處行宮供老爺圣駕后暫住,無數無量量劫以來每天都有人打掃整理。

  如果老爺覺得不滿意,龍宮內還有空房無數,老爺可隨意挑選。”

  祖龍忙道。

  當年創造此方空間時,祖龍曾專門劃分一片風水寶地,專供李清皓什么時候親臨時居住。

  而且偌大的宮殿怎么可能沒有房間?

  單單只是招待貴客的房間就有無數。

  就算真的沒有,那也得有,現在立馬建造,馬上開工。

  “有心了。”

  李清皓頷首。

  ……………………………………

  與此同時。

  戊家。

  戊家今晚來了一位貴客。

  狼吞虎咽吃飯的貴客。

  “前……前輩……可還能吃?后廚又端上來一百多道菜。”

  戊家眾人看著坐在椅子上,此刻正以風卷殘云之勢席卷菜肴的乞丐,嘴角抽搐,謹小慎微的問道。

  在乞丐身旁,空空如也的盤子堆積如山,可見乞丐這般勢頭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

  “能!當然能!我還沒開始呢。”

  乞丐埋頭苦吃,頭也不抬的說道,因為嘴里嚼著佳肴,所以說起話來含糊不清的。

  戊家眾人:???

  說的什么?

  眾人不敢再打擾乞丐,生怕惹乞丐不快,只好把目光移動到乞丐的對面……同樣埋頭干飯的戊游遙……

  同樣的,戊游遙身邊也堆滿了盤子。

  戊家眾人滿頭黑線。

  這倆人跟比賽一樣。

  “遙兒,甄前輩說的什么?你可聽清楚了?”

  戊風問道。

  這位甄前輩除了甄幽冰還能有誰?

  因為新府沒有廚子,所以甄幽冰就來戊府蹭飯了。

  蹭飯需要臉皮厚,可甄幽冰是誰?他連臉都不要,還需要臉皮厚?

  戊游遙距離甄幽冰比較近,而戊家眾人……因為盤子的存在……離得比較遠……

  上菜都得用法力推過去。

  “父親,宗主說他還能吃。”

  戊游遙猛咽一口,回答道,然后繼續一心干飯。

  戊風:……

  戊家眾人:……

  旁邊伺候的婢女們:……

  有這么香嗎?

  “上菜上菜!”

  “來人啊,讓丫鬟們把做好的菜肴呈上來。”

  “去,吩咐后廚,讓他們繼續。”

  “趕緊派下人去附近的客棧,把所有空閑的廚子都借過來,按十倍的工錢給他們。”

  “如果沒有就現在聘請,能找多少就找多少,快去!”

  戊家上下忙成一團。

  ……………………………………

  不可描述的熱鬧之地。

  這里,是能傾訴煩惱的地方;

  這里,是能放飛理想的地方;

  這里,是能改善身心的地方;

  這里,是能創造生命的地方;

  這里,是能揮灑汗水的地方;

  這里,是能重振雄風的地方;

  這里,是能治療臉盲的地方;

  這里,是能聆聽感人故事的地方;

  這里,是能資助旁人,大顯善心的地方;

  這里,……

  簡單來說,那就是好地方。

  洛塵認為,花是需要灌溉的,花是需要照料的,所以洛塵忙于澆‘花’,爭取每一朵好看的‘花’都能夠被照顧到,他的溫柔要顧及每一朵好看的‘花’。

  與‘花’交流,很潤不是嗎?

  抱歉,在忙。

  ……………………………………

  李清皓、洛塵和甄幽冰各自忙自己的正事時,新府外有很多前來打探情報的探子。

  或是皇帝的鷹犬、或是王公大臣的屬下、或是修仙世家的族人,又或者是哪方仙門的長老大能。

  他們侍奉的人雖各自不同,但目的卻完全一致。

  監視、打探、觀察。

  可今兒卻讓他們納了悶,無他,只因他們從下午觀察到現在,寸步未離,結果卻一個人也沒有見到。

  這不禁讓他們心生疑惑,難道來錯府邸了不成?

  可不應該啊!

  是這里沒錯啊!

  于是,一干人等聊了起來,共享自己的猜測。

  “怪了,怎么沒動靜?”

  “是啊,這都快一天了,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

  “幾位前輩不運功修行的嗎?”

  “這么晚了,這幾位前輩不點燈的嗎?”

  “不知道啊,這般大的府邸,竟然連一個下人也沒有?”

  “有沒有一種可能,那幾位前輩現在并不在府中?”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是啊,不可能,我們這么多人一直守在這里,從未見任何一位前輩出門啊。”

  “嘖,這樣下去該怎么回去交差啊?”

  “要不……直接說找不到人得了……”

  “你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

  “唉,等吧,除了等還能怎樣呢?”

  于是,一干人等在新府靜候,安安靜靜的守著。

  即使新府并沒有人。

  夜晚很漫長,星幕閃爍。

  天高露濃,太陰隱于蒼穹,清冷的月光灑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銀河的繁星卻越發燦爛起來,一顆顆星辰,代表著一方方位面。

  茂密的灌木叢、新府內的園子此唱彼應地響著蟲子的唧令聲,鳥雀也偶然加上幾聲伴奏,一些路過的小動物也會偶爾加入合唱團。

  但是合唱團不屬于孤寂無聊、無所事事的探子們。

  “咱們真的要等嗎?”

  “不然干嘛?闖進去?”

  “當然不是,我哪有那個實力和膽量。”

  “那你想干嘛?”

  “我想撤了。”

  “撤?撤的話就等著回去挨批吧。”

  “挨批還是好的,就怕直接巴掌伺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