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二十二章 蒼龍截路
  無人回應崩潰的甄幽冰,因為大家伙都已經開始忙自己的正事了。

  混沌界,一方位面。

  波濤盛怒的汪洋大海上空,這片海洋一眼望不到邊,此刻天陰沉的駭人,驟風席卷波濤,血盆大口開口似能吞天噬地,烏云駿黑似墨,厚重如山,云層間還夾雜著電閃雷鳴,颶風如刀割一般撕裂厚重的烏云,時而吐露一點細微光亮,但很快就又被黑夜填滿。

  海面龍卷四起,旋渦頻仍,龍卷足部鉆入海底,身軀竟還有擎天之巨,著身一搖便無比輕松的將海洋生靈橫卷入萬里高空,再由深不見底的旋渦吸納,帶去不知何地。

  方才被龍卷吹起的滔滔海浪從蒼穹天際處滾滾而來,銀白皎亮的波濤推涌追逐,漸漸由遠而近,似瀑布一般敲打海面,浪潮愈發高聳響亮,宛如修道大能挾著雷鳴一般的轟然巨響奔騰而至。

  這時,只見一條蒼龍從天而降一頭扎入海中,海浪登時又激起等天高的海慕,剎那間便使一眾煉氣士眼前被直聳入云的海幕占據。

  蒼龍在海中御海而駛,風馳電掣一般的神速外加其萬丈體型,每次翻涌對海洋來說都是一場滅頂之災,直攪得海洋風暴滾滾,驚濤駭浪!

  “孽障!”

  “該死的畜生!”

  “nmmd!”

  “龍族煉氣士!為何阻攔我等前行?!”

  “殺千刀的破落戶!竟敢傷我人族同胞!今日你若不說出個一二來,貧道便去人皇陛下神殿前長跪不起,直至人皇老爺顯圣為止!定要請人皇老爺為我等討個說法!”

  “你這條刁龍!我們與你無冤無仇,你卻偷襲我們?”

  一眾煉氣士各個怒火攻心,氣的指著海里的那條龍就是一陣亂罵。

  他們原本只想著渡海而行,帶著一位剛剛結識的道友四處逛逛,看看此方位面的風景,領略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結果倒好,這條蒼龍趁著他們不注意埋伏襲擊,不僅傷了他們許多道友,而且還胡攪蠻纏,說他們打擾他清修了。

  “哼!還不是因為你們肆意妄為,此地乃是本座的地盤,你們這些人族小道打攪本座清修,本座還不能還手了?”

  蒼龍龍吟一聲,吐露滿含怒意的吐息。

  “這是哪門子的道理?我們只是駕云渡海而己,就連海水都不曾觸碰,又怎會打擾你清修呢?

  而且誰規定的這是你的地盤?這片海洋乃是上古遺跡,壓根就沒有歸屬。”

  一名人族女煉氣士憤憤不平,氣的胸口起伏不定。

  這不是明擺著的潑臟水是什么?

  “我們本就沒有興趣與你們龍族起什么沖突,反倒是你這條刁龍,不僅污蔑我們,還打傷我人族同胞!你居心何在?!”

  另一名人族煉氣士怒聲質問。

  被打傷的人還要賠償施害者?還有沒有天理了?!

  實在不行咱們就去人皇殿,咱們請圣人老爺出面評評理。

  但蒼龍肯定不敢去,因為還沒有到人皇殿,蒼龍就會被圣人親傳弟子給斬了。

  “諸位道友,多說無益,這神經病一樣的夯貨就是看你我幾人好欺負,這才出手偷襲我們。

  比起看我們不爽,貧道看他更像是想要攔路打劫,想從咱們身上搶些好處,他們龍族這般羞辱我等,我們又何須再跟他客氣?

  當年圣戰時我人族前輩大能們曾斬龍族不知多少,今日倘若我們低頭討饒,豈不落了前輩們的威名?”

  一名煉氣士沉聲道。

  一條不成氣候的小龍也想騎他們頭上?做夢去吧!

  “道友說的不錯,這狗雜種壓根就不講道理,完全聽不懂人話,與其再受折辱,還不如祭出法寶跟他斗上一斗!”

  “不錯,我輩人族修士,豈能在龍族面前丟了面子?若是倉皇而逃,怕是就連人皇老爺的神殿也沒臉再進了。”

  “是極是極,若是真的被這條孽障拿捏,我人族先輩又怎么看我們呢?”

  丟人!丟臉!

  祖宗、祖師的臉都被丟盡了!

  出門在外都不敢以真樣貌示人,他們能想象到那副場景,以及親朋好友的嘴臉。

  【聽說你前段時間被破落戶打劫了?】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這年頭還真有人害怕龍族啊?】

  【實在不行就閉關去吧,別再出去丟人現眼了。】

  “道友,今日閑逛怕是不成了,你且躲我們身后,我們定會保你平安。”

  一名人族煉氣士看向身側俊秀不凡的青年男子,寬慰道。

  雖然處理起來有點麻煩,但是并不是打不過。

  一場惡戰傷筋動骨是注定的,但!那條龍也別想活著離開了!

  那青年男子左肩站一只公雞,右肩站一只老鼠。

  “唉,不必了,躲在別人身后可不是我的風格,你們且退后吧,我來處理此事。”

  一人、一雞、一鼠,他自然就是出門去見祖龍的李清皓了。

  可祖龍沒見成,倒是遇見了一條不成器的小龍。

  雖說李清皓是故意沒直接去找祖龍的,也知道會在此地遇到這條小龍,本以為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不再生氣了,但真等見面后……

  “道友,這……”

  “道友,你認真的?”

  一眾煉氣士目瞪口呆,這位道友不會被嚇傻了吧……

  這條蒼龍可是他們近乎十人竭力配合才能拿下的,李清皓一人……

  行嗎?

  “自昔日圣戰之后,龍族元氣大傷,無數龍族元老、遠古巨龍隕落,自此一蹶不振,早已不是當年霸主之姿,直至現在還是不復當年光景。

  小龍,龍族今既無圣人庇佑,祖龍又隱世不出,你是怎么敢的?”

  李清皓面無表情,淡淡問道。

  “吟!找死!”

  這件事乃是龍族逆鱗,提起不得。

  任何一位龍族族人聽旁人拿這件事侮辱都會瞬間暴怒無比,提起此事就如同在龍族的傷口上大把大把的撒鹽,實在忍不得。

  至于龍族族內,此事乃是禁忌,若是有龍提及,無論有意無意,都會被剝骨抽筋,斬斷龍魂。

  蒼龍龍吟怒喝,抬起似鎧甲般漆黑堅硬的巨型龍爪便重重向李清皓砸去,明顯動了殺心。

  這一掌拍下,瞬間與空間摩擦響起一聲驚雷般的爆炸聲,李清皓身后的眾煉氣士早已被龍威震得臉色蒼白,這一掌更是大幅度增加威壓,使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愈無血色,足見這一掌之威。

  這條蒼龍剛才隱藏實力了!

  剛才他們還納悶,這條蒼龍怎么敢這么狂?

  李清皓面色不變,靜靜等待龍爪降落,在李清皓眼中,蒼龍的動作實在是慢的無法描述,就在龍爪即將觸碰到李清皓的那一剎那,蒼龍的動作突然戛然而止,定格在夜玄卿頭頂上空,仿佛被一股無形之力阻隔,任憑蒼龍使勁全力,也無法再寸進分毫。

  “龍族真是越發沒落了,祖龍就是這么教你們的?龍族的神通都遺忘了?就連龍族引以為傲的肉身也沒有好好修煉,你有什么臉面敢在本座面前獻丑?”

  李清皓淡淡說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