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二十章 兩方態度
  戊游遙歡喜至癲狂。

  五年!被他人侮辱整整五年!

  “你知道這五年我是怎么過的嗎?!”

  不過自此刻起,那些都是過往云煙,不復存在,他頭上頂著的‘廢物’頭銜也自行消失。

  戊游遙好久沒有這樣笑過了,好久沒有這樣酣暢淋漓、發自內心的大笑了。

  戊風熱淚盈眶:“遙兒,你終于……終于恢復了……”

  他仿佛看見了當年的那個意氣風發、神采奕奕的小娃娃,誓要證得長生大道,享混元道果!

  “既然你已入無極上元宗,那么自當傳你道承,系統就不給你了,傳你《上清仙經》與《天罡道法》、《大同玄功》、《紫金瞳術》,《上清仙經》對于剛入修行道路的煉氣士來說很是晦澀難懂,以你現在的天賦,開悟只需一個無量量劫即可。”

  李清皓緩聲道。

  戊家眾人:???

  一個無量量劫?!

  大佬,您知道那是多久嗎?

  那可是三百一十一億億歲啊!

  凡人壽命為百歲左右,煉氣期修士壽命為三百歲左右,化神境煉氣士壽命為一萬歲,就算渡劫境的大能也才二十萬歲而已。

  三百一十一億億歲……想都不敢想……

  歲月史書記載,那些真正得了道的仙神才能做到度年如呼吸,元會不過須臾。

  得的什么道?自然是長生大道!

  證得金仙,自此長生。

  “前輩,一個無量量劫……這也……”

  戊游遙也覺得有些太久了,一個無量量劫啊!這得等到啥時候?

  “怎么?覺得太快了?年輕人,不要太驕傲,對自己的天賦不要自滿。”

  甄幽冰拍了拍戊游遙的肩膀,大笑道。

  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

  一個無量量劫就能開悟確實厲害,在李清皓開光之后,戊游遙的天賦真的不是吹的。

  戊游遙:啊?

  問號臉。

  “你是因為天賦好才能僅僅一個無量量劫就能開悟,若換做天賦不好的,《上清仙經》擺在他面前,讓他悟一輩子也悟不明白。”

  洛塵說道。

  自天地開辟以來,數不盡的煉氣士因為悟不透功法心經而導致道行遲遲無法再進一步。修為較別人弱,那么話語權自然也就矮別人一頭。

  危險和劫難也是隨著自身的修為道行而改變的。

  這都與天賦和悟性息息相關。

  戊游遙:……

  真是……入道容易,想要精通就麻煩嘍……

  “前輩,如果我加倍苦修呢?”

  戊游遙心中突然多出個念想。

  “兩個無量量劫。”

  千坤回答道。

  戊游遙:???

  怎么還翻倍了?

  “那如果我夜以繼日,不眠不休呢?”

  “你將永無開悟之日。”

  千陽道。

  “為什么?”

  戊游遙不理解,為什么越努力越難了?

  “你卷你#呢?(手動消音)”

  千坤、千陽、洛塵、甄幽冰四人異口同聲。

  這么努力?還讓不讓別人活了?

  “小戊啊,我們認為,你現在不該擔心開悟的事,而是……”

  甄幽冰指了指戊游遙的身后,示意戊游遙往后看。

  戊游遙面露疑色,扭頭往后看。

  臉色倏然慘白,面無血色。

  戊游遙看到了面無表情,提著一根沾水藤條的老爹。

  “臥槽!”

  多年來當兒子養成的經驗讓戊游遙拔腿就跑,可惜還是慢了一步,被戊風一手逮住,提溜起來。

  戊游遙現在雖然能修行了,但也才剛剛入道而已,怎么可能跑得過元嬰境的戊風老爹?

  “遙兒,跟我講講退婚的事。”

  戊風皮笑肉不笑。

  剛才真的差點把他給氣瘋,看看人家凝兒丫頭多懂事,結果呢,戊游遙開口就是問要不要退婚。

  還好凝兒丫頭脾氣好,沒有搭理失心瘋的戊游遙,若換做其他人,還以為戊游遙是來故意刁難的呢。

  白凝脾氣好,可戊風的脾氣卻沒有那么好。

  “父親,玩梗,玩梗而已。”

  戊游遙縮著頭,小心翼翼的賠笑討饒。

  “什么玩意兒,我看你是欠收拾!”

  戊風可不懂什么是梗,他只知道戊游遙是存心找揍。

  看著戊風右手握著的那根濕漉漉的藤條,戊游遙就出了一身冷汗,他現在的小身板可扛不住藤條的威力啊。

  “父親息怒,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戊游遙現在慌得不行,求饒的同時還連忙向李清皓等人不停使眼色,仿佛在說:“大佬們!救命啊!”

  李清皓等人:……

  自求多福吧你。

  幫不了,沒救了,等死吧。

  “別啊大佬!你們不救我今天我就寄了!”

  戊游遙眼色交流。

  李清皓等人已經大步出門了,頭也不回,腳步異常堅定。

  “你們可以說話了。”

  走時,千坤還不忘解除規則限制,他的雞喙一張,規則桎梏瞬間不見,戊家眾人又能開口說話了。

  “多謝前輩!”

  “前輩寬宏大量,晚輩感激不盡。”

  “前輩,晚輩知錯,還請饒我們一條狗命!”

  “是我們狗眼不識泰山,還請前輩發發慈悲,饒我們一命吧!”

  戊家眾人哭的哭,磕頭的磕頭,求饒的求饒。

  結果千坤沒回,這就讓戊家眾人更加忐忑了……

  前輩是什么意思呢?是放過他們了?還是說等會兒再殺他們?

  戊游遙:大佬們,也救救我啊!

  別走啊!

  “額……小戊……”

  甄幽冰突然喚了一聲。

  “欸!欸!我在!”

  戊游遙大喜過望,連忙應聲,心中感動不已。

  嗚嗚嗚,宗主,我就知道,還是你對我好,關鍵時刻只有您會救我啊。

  “下午我們再回來找你,呃……保重……”

  說罷,李清皓等人消失不見,獨留戊游遙一人傻眼。

  戊游遙:???

  說好的團隊精神呢?說好的不離不棄呢?說好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呢?說好的一家人呢?怎么關鍵時刻全跑了?!

  不一會兒……戊游遙的慘叫聲空谷傳響,傳遍整個戊府。

  ………………………………

  皇城,白府。

  白家現任族長的書房內,一位秀麗端莊的女子站在窗邊,眺望遠方,那是戊家的方向。

  而在書桌旁,一名中年男子單膝跪地,神色恭敬,像是在靜待吩咐。

  倘若他人見了這一幕定會驚愕呆滯,那單膝跪地的人不正是白家現任族長嗎?白家族長怎么會給自己的女兒白凝行禮?

  “我所說的你可都記下了?”

  白凝看也不看白家族長,語氣淡然。

  “回少宮主,屬下已經記下了。”

  白家族長垂首回答道,男身女聲。

  “善,原本還想著讓你暗中保護夫君,現在怕是不需要了。”

  “少宮主,那位大前輩是否需要向宮主稟報?”

  “師父尚未出關,她出關之后我自會同師父詳說。記住我的吩咐,我回宮后,這里由你善后。”

  “是,少宮主。”

  “嗯,就如此,有事告知我。”

  …………………………

  與此同時。

  一方不為人知的洞府。

  洞內有幾團黑影,因為光線不足的原因,所以看不清楚黑影的形狀,更別提模樣相貌了。

  “什么?!”

  “干嘛干嘛?別一驚一乍的!”

  “那小子身上的封印竟然解除了?”

  “哪個小子?”

  “還能是哪個小子?就是那個小子啊!”

  “你能不能指名道姓啊?你封印的小子多得是,到底是哪個?”

  “就是跟我有世仇的那個。”

  “噢!那個啊!可是他不是早就已經隕落了嗎?”

  “重新投胎,輪回轉世了。”

  “這么說來,他轉世之后,你又追過去給他身上套封印了?”

  “沒錯,可現在封印竟然解開了!不行,我得過去看看,我倒想知道到底是誰有這么大的膽子,竟敢壞我的好事!”

  “等等等等等等!”

  “不行,你不能去!”

  “主上命令我們駐守在此,為的就是時刻監視圣人弟子的蹤跡,你走了怎么能行?若是此事被主上知曉,定會把你扔進地牢,打入煉獄。”

  “那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等!等主上交代的差事完成之后,隨便你怎么發泄。”

  …………………………

  數個時辰足以讓消息滿天飛,不過下午,昔日宣煌大陸第一天才戊游遙撞見天大機緣的事就已經在整個神妙皇朝傳開了。

  傳言戊游遙不僅恢復了根基,甚至還得到了遠古傳承和大能的青睞。

  在得知此消息之后,整個神妙皇朝震動,就連神妙皇朝現任皇帝都被驚動了,派遣一眾高手前去打探消息情報。

  李清皓等人的道行修為宣煌大陸的煉氣士尚不知曉,但他們知道李清皓等人不是宣煌大陸的煉氣士,乃是來自其他位面的大能,修為深不可測。

  一時間,關于李清皓等人和戊游遙的討論滿天飛,茶館、小巷、客棧等等等等無處不在談論。

  有的討論修為,有的討論來歷,還有的討論相貌。

  此事傳開之后,那些得罪過李清皓等人的仙門可就坐不住了,例如青蛟宗和虛元谷,一干長老帶著弟子連滾帶爬的各種尋理由跑路,就連論仙大會都不參加了。

  他們選擇棄權!

  至于報仇雪恨?他們哪里還敢?

  同時震驚宣煌大陸的消息還有白家大小姐拜入仙云宮,并已經離開了的消息。

  宣煌大陸第二天才白凝,作為萬眾矚目的天之驕女,她終于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這讓宣煌大陸的仙門都有些失望,這等天才沒有被他們招攬,實在是一大遺憾啊!

  以及有關白凝的另外一件事,靈寶。

  不過這件事信的人不多,絕大多數煉氣士都認為只是謠傳而已。

  開玩笑,那可是靈寶!真正得道成仙的人才能擁有的至寶!所以關于這件事宣煌大陸的煉氣士只是當做樂子來聽,閑得無聊打發時間而已,沒人相信。

  還有一件事被稱作‘人不可貌相,大能就在身邊’。

  在神妙皇朝皇城內發瘋十幾年的大聰明竟然是隱藏大能,凡是知道甄幽冰存在的人聽后無不咋舌,以為別人是小丑,結果最后自己成小丑了。

  甄幽冰:?

  什么人不可貌相?他只是臉化妝了而已,清洗干凈后還是很俊雅的。

  想當年他也是十里八鄉有名的俊后生。

  ………………………………

  午后,烈陽高照。

  李清皓等人隨意在宣煌大陸轉了幾圈之后如約歸來,迎接他們的是拄著拐的戊游遙,以及由戊風帶領的戊家所有煉氣士。

  無視掉戊游遙一臉幽怨的目光,李清皓等人和戊風搭話。

  “前輩對遙兒的再造之恩沒齒難忘,晚輩道行微薄,但只要前輩開口,無論前輩讓晚輩做什么,晚輩定聽前輩號令,絕不會皺一下眉頭,說一個不字!”

  戊風拱手作揖,神色嚴肅,聲情并茂的定聲說道。

  戊風非常清楚這個恩情有多大,絕不是小小的一個戊家可以衡量的。

  “他與無極上元宗有緣,命數如此。”

  李清皓溫聲道。

  戊風知道李清皓在勸他不必多禮,可恩就是恩,情就是情,怎能忽視?

  對于李清皓來說可能只是隨手的事,可是對于戊風來說,李清皓就是救他兒子一命的恩公。

  “小家伙,感覺自己什么時候能踏入筑基境?”

  李清皓又看向戊游遙,詢問道。

  入道可以跳過,因為入道不是境界,而是出發點,入道指擁有修行資質和天賦,并有得道之人引領或是功法、道承啟蒙的生靈,得了道承就已入道,功法入門后就代表已經踏入煉氣期了。

  所以戊游遙目前的修為處于煉氣前期。

  “一個月。”

  戊游遙握了握拳,回答道。

  在通過李清皓解除封印并疏通靜脈和根骨之后,他有這個自信。

  “一個月?!”

  戊家眾人和千坤等人異口同聲,不過表情卻分為兩派:

  戊家人是震驚,不敢相信;

  千坤等人是皺眉,無法理解,不敢相信。

  “遙兒,不可驕躁!前輩問話,你要老老實實回答!”

  戊風沉著臉訓斥。

  他以為是自己兒子飄了。

  不止戊風一人這么認為,戊家其他人也是這么認為的。

  “游遙莫要胡說!就算是當年你也經過三年才終得筑基,現如今怎么可能一個月筑基呢?!”

  “游遙,在前輩面前可千萬不能吹噓!”

  “游遙啊,我們知道你內心壓抑已久,可前輩問你,你合該如實道來。”

  戊游遙:???

  自己真的不是飄了,他是親身實際感受出來的。

  “小戊,你筑基要一個月?”

  千陽鼠眉緊皺,一張鼠臉都快扭曲了,不敢置信的問道。

  “鼠前輩,難道就連你也覺得我飄了嗎?”

  見千陽出來質疑自己,戊游遙真的有點自我懷疑了,難道自己真的飄了?

  沒有啊!

  “飄個屁啊,一個月時間才筑基,你修煉到狗身上了?”

  誰曾想,千陽不是覺得戊游遙飄了,而是覺得戊游遙太浪費時間了。

  戊游遙:???

  啊?!

  戊家眾人:???

  前輩,你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

  一個月筑基還慢啊?三年筑基他們就已經想都不敢想了。

  “為什么沒有直接帶你走就是因為你尚未辟谷,且不適應新的功法和天賦,所以需得等你突破元嬰境后,狀態穩定了才行。

  結果你需要一個月才能筑基,不行,太慢了!”

  “一個月時間踏入煉神反虛境,兩個月元嬰,時間不等人,沒開玩笑。”

  “道法也別忘了修煉,中途貌似有個論仙大會,你去報名參加,隨隨便便拿個第一名回來。”

  ………………………………

  PS:兩章二合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