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十六章 聊天鬼才已上線
  正堂云霧彌漫,一名衣衫襤褸,看起來瘋瘋癲癲的乞丐緩緩自云霧中走出。

  甄幽冰無奈苦笑,拱手道:“白凝道友。”

  “道友今日怎不去招收弟子了?”

  白凝眸光似流星閃爍,似笑非笑,旋即又看了戊游遙一眼,語氣陡轉平靜:“怎的有空來戊家做客了?”

  甄幽冰偽裝乞丐的事她早就知曉,只是甄幽冰所做之事與她的目的沒有沖突,所以白凝從未想過要與甄幽冰結識。

  本想著雙方互不干涉,但若要動戊游遙的話……

  那就不成了。

  十幾年來從未踏入戊家一步,偏偏挑選今日,這怎能讓白凝不猜忌?

  “自是來尋找有緣人。”

  “他身上有大因果,道友,我奉勸你還是早點放棄這個打算吧。”

  白凝規勸道。

  意思就是:戊游遙身上的因果太大,你把握不住。

  現如今無量量劫將近,絕大多數煉氣士都不愿意沾染因果,更何況是這種大因果,所以白凝自認為甄幽冰會知難而退的。

  招收弟子固然重要,但自己的性命更為重要。

  不過白凝這次卻錯了,尋常煉氣士懼怕因果,可甄幽冰不怕啊。

  甄幽冰知道自己在為誰做事,他一言一行都是在為完成道祖下達的任務而努力。

  換句話說就是甄幽冰的后臺是道祖,有道祖授意,所以他怕個錘子。

  莫說是那些因果,就算是圣人親傳弟子來了,甄幽冰也一點不慫。

  遇見道祖,什么因果也得消散。

  “貧道若是怕那勞什子因果的話今日就不會來戊家。”

  甄幽冰面露笑意,故作神秘的笑道。

  祖師就在頭上站著呢,他是真的一點也不慌。

  洛塵當面,哪怕是祖龍、祖鳳、圣人親傳弟子以及洪荒時期的那些老前輩也得給幾分面子。

  白凝秀眉微蹙,心道這人到底什么來歷?

  甄幽冰的來歷她算不透,只知甄幽冰的道行不如她。

  戊游遙:……

  你們聊完了嗎……

  宗主,麻煩別搶戲好嗎?

  這場戲他才是主角啊!

  “差點忘了,道友今日是來戊家拜訪的,貧道就不打擾你了。”

  甄幽冰朝白凝略微拱了拱手,身形一閃重回房梁。

  千坤:……

  千陽:……

  洛塵:……

  你回來干嘛?!

  甄幽冰:來找大部隊啊。

  還是待在幾位老前輩的身邊安心啊。

  原計劃被打亂后,白凝深感頭疼,接下來該怎么進行?

  該怎么找話題?

  早上好?

  吃了沒?

  都很尷尬啊。

  早知道就不該點破甄幽冰的身份,可又怕甄幽冰暗中布局……

  就在氣氛不知不覺間有些尷尬的時候,聊天鬼才戊游遙主動挑起了話題。

  “白大小姐,你是來退婚的嗎?”

  白凝:嗯?

  美目瞪圓,以為自己聽錯了。

  白家一行人:豎子安敢無禮!

  你小子!你……(鳥語花香)!

  我……(小嘴抹蜜)!

  一個個的臉都快氣歪了。

  戊風默默抄起板凳。

  戊家眾人:!!!

  我的小祖宗欸,我們給你跪下行不行?你自己尋死別帶著我們一起啊!

  千坤、千陽、洛塵、甄幽冰:???

  龜龜,這么直接?

  這是什么聊天鬼才?

  有你這么展開話題的嗎?

  就連閉目休息的李清皓都緩緩睜開雙眸,望著頭頂的木質天花板:“得,一個宗門宗主和副宗主都不正常,這個‘號’算是廢了。”

  李清皓很想問一句,現在換人還來得及嗎?

  “不行,得提醒一下小家伙。”

  洛塵焦急不安,再不提醒戊游遙的話,這事就直接吹了。

  說干就干,洛塵直接傳聲:“小家伙,其實白凝……”

  但洛塵忘了,戊游遙現在是凡人,沒有修為,所以戊游遙能聽到洛塵傳聲,但戊游遙卻無法傳聲與洛塵溝通,若想溝通的話,就只能……

  直接開嗓子嘮……

  然后就發生了下一幕,沒等洛塵把話說完,戊游遙就直接打斷:“祖師不必提醒,我知道白家大小姐是來退婚的。”

  說完,戊游遙還雙手叉腰,一臉驕傲,仿佛在說:“怎么樣,祖師,我上一世看的小說沒白看吧?”

  這‘外放交流’……

  本來屋里就安靜,所以戊游遙說的話在場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洛塵只覺得眼前一黑,頭往后墜就要倒。

  “老爺救命。”

  洛塵傳聲向李清皓求救,請求支援。

  結果李清皓早早就已經換地方睡了,現在人在屋頂,勿擾。

  洛塵:……

  白凝鳳目閃過一絲危險,螓首微抬,緊盯甄幽冰寸光不移。

  甄幽冰被白凝看的發毛,心中直呼冤枉。

  這事跟他有什么關系啊?

  他就一個看戲的!

  雖然不是甄幽冰干的,但是甄幽冰的罪名已經坐實了。

  白凝不知道李清皓等人的存在,所以在場能讓戊游遙喚祖師的人除了甄幽冰之外還能有誰?

  甄幽冰:嗚嗚嗚,終究是自己一個人扛下了所有。

  白凝現在可沒有時間和甄幽冰扯東扯西,更沒有時間問清楚到底誰才是罪魁禍首,因為她現在首先要應付的人是戊游遙。

  “你還是這么直接,跟以前一點也沒變。”

  望著少年清澈又較真的眼神,白凝心中的火氣倏然降低幾個級別,甚至還生起了調笑的想法。

  “所以你是來退婚的?”

  戊游遙面露喜色,大腦飛速運轉,瘋狂回憶和現場編造自己的臺詞。

  退婚還這么高興?

  白家一行人和戊家眾人一頭問號。

  這戊風的兒子該不會是傻子吧?

  戊風默默把手中的板凳換成柳樹條。

  “如果是呢?”

  白凝玉手負后,俏臉略帶揶揄,嫣然巧笑。

  “如果是的話,我……”

  “如果是的話,便與我定下三年之約?然后放下【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等狠話,最后再把我休了?”

  白凝顧眸流盼,抿嘴笑問道。

  聽白凝侃侃而談,一副我知道你想干什么的表情,戊游遙一愣一愣的。

  這不是他的臺詞嗎???

  怎么還帶搶答的啊?

  能不能給點游戲體驗?

  戊游遙失神間,不知何時白凝竟來到了自己面前,幽香撲鼻,眉眼嫵媚,朱唇誘人,白凝貼著戊游遙的左耳,輕吐蘭氣:“只是原著有說女方輸了自愿為奴為婢,我若輸了,你可愿收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