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道祖在線發掛 > 第一章 老爺,我太想進步了!
  一方位面,此方位面渺無人跡,只見山林矗立,草木遍野,花香襲人,可見野獸、飛禽,但唯獨不見人煙。

  唯一獨特之地,便是此界最高峰處有一普普通通的洞府。

  那洞府內也是平平無奇,簡單的擺飾、不大不小的空間,獨見一名相貌清秀的青年道者在一幅畫像前,朝著蒲團就是‘噗通’一跪。

  開口就是:“老爺,我太想進步了!”

  那畫像倒也奇特,一張潔白無瑕的白紙,沒有任何點綴。

  意料之中,畫像并無回應。

  但青年道者卻并不氣餒,一味地糾纏著:“老爺,你說句話啊。”

  話音剛剛落下,畫像終于有了回應。

  只見畫像輕輕顫動,微微泛著白光,似是被青年道者感動了……

  青年道者見此也是大喜:“老爺,您可終于算是……”

  白光須臾間凝化為一只大手,朝著青年道者見面就是兩巴掌往頭扇。

  “吼!”

  青年道者不禁驚吼,雙目瞪大,閃避不及,已是結結實實被兩巴掌扇飛。

  雖說挨了兩巴掌,但這兩巴掌著實沒有什么力道,青年道者站起來時,腰也不疼、腿也不酸、腳也不麻,甚至就連血都不流。

  兩巴掌更多代表的是一種情緒與態度。

  “老爺,我是認真的。”

  青年道者站直身子,撫平衣服的褶子,委屈極了。

  還好《凈衣術》與《凈體術》時刻都在運轉。

  “說人話。”

  洞府內突兀傳來聲音,那聲音如雷貫耳,但又平緩非常,聽起來似乎近在眼前,但尋找源頭又無跡可尋,如同心靈傳來的聲音一般。

  “回老爺,弟子這些年來一直潛心修行,就連狗都沒有多擼,莫說是狗,就算是……”

  見自家老爺終于有了回應,青年道者大喜過望,但見那凌空中的巴掌再次揚起時,青年道者又一次兩眼大的像銅鈴,同時戰術后仰。

  “簡單概括。”

  “弟子所修功法前方似有桎梏枷鎖,只是參修悟道再進一步實屬困難,還請老爺指點。”

  提起修行一事,青年道者明顯正經很多。

  “嗯,下凡歷劫去吧。”

  “是,老爺,弟子……等等!嗯?!歷!歷劫?!下凡?!”

  青年道者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下凡歷劫?開玩笑的吧?

  圈里人都知道他是家里蹲啊!

  “此番歷劫歸來,自可圓滿。”

  “老……老爺,只有這一種辦法嗎?”

  青年道者弱弱問。

  “你再重活一世也可以。”

  “那算了,已經死夠了。”

  青年道者迅速做出決定。

  一個是下凡歷劫,一個是重活一世,怎么想都是歷劫好一點。

  “嗯,自封修為,自改相貌,自選地方,重新修煉,只保留名字記憶即可,去吧。”

  “弟子遵命。”

  青年道者作揖領旨。

  “還有。”

  “請老爺吩咐。”

  “把你新養的那頭豬帶走。”

  “欸?”

  “他的修為和記憶也要封鎖。”

  “是。”

  青年道者再次領命。

  那頭豬是他一炷香前收養的,剛起完名字……

  “柳楓,此番下凡歷劫,你早已修得《混沌玄功》并身負死玄神通,故肉身功法助你有限,所以便予你《金光道法》,你當好好修行。

  再予一水為破祟卦逍水,此水至陽,更是邪祟入魔者克星,但你已身負更好的太陰極水,故將此水予你的那頭豬。”

  話畢,兩朵桃紅蓮花憑空現世,直入柳楓眉心。

  柳楓的死玄神通,乃是柳楓受道祖指點,歷經不知多少世,跨越人族、妖族、魔族、巫族、先天生靈等萬族所修煉得來,今世才終于修煉圓滿,今生本體乃是楊柳木。

  所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與柳楓斗法,倘若不能將其一擊擊斃,柳楓便能無限次數恢復巔峰狀態。

  “弟子謝老爺賞賜!”

  畫像沒有再回應柳楓,光芒逐漸消散。

  ………………

  與此同時,不知何地,一名青年模樣的男子自空白世界坐起,同時左手掐指推算,時而望向遠方。

  只見他身著一襲玄色直裾,外罩羽鶴大氅,墨黑長發如瀑般及至腰際,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峻,細長的劍眉無形中修飾著冷冽之氣。

  白羊玉帶系腰,腰墜鳳鳴圖紋香囊,足踏青云靴,一雙星眸如寰宇般深邃無極,身材修長高大卻不粗狂,但又給人一種恍若不可攀登的天山般的絕望威壓。

  他左肩站著一只公雞,高傲的抬起頭顱,仿佛低頭后皇冠就會掉似的;右肩站著一只老鼠,睡意惺忪,睜不開眼睛。

  “老爺,你可算是睡醒了,這段時間小柳可沒少纏我們兄弟兩個。”

  老鼠揉了揉眼睛,半假半真的無力抱怨著。

  “能不醒嗎?那幾位圣人又按捺不住了。”

  青年瞳色轉化為金色,喃喃道。

  聞言,公雞和老鼠皆是臉色驟變,對視一樣:“不會又要圣戰吧?!”

  他們可忘不了當年那場圣戰,那場圣戰幾位圣人老爺斗的憾碎乾坤、鴻蒙中斷、混沌消散,打碎宇宙無數,人界、神界、天界、魔界、佛界、冥界六界破碎,致使生靈涂炭,大有重煉地水火風,將天地重歸混沌未果之勢!

  且鴻蒙紫氣泉受圣戰余波沖擊,自此破碎,受濁氣污染,化作污泉。

  那一戰,最后一刻還好自家老爺睡醒了,這才避免天地重煉,生靈湮滅。

  不然就得重新開天辟地,一切從零開始了。

  那是第一場圣戰,也是唯一一場。

  但僅僅一場圣戰就足以給天地間的生靈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所以一聽圣人動作,公雞和老鼠都下意識的想起那場圣戰。

  “一切早已有定數,順其自然發展即可。”

  青年面色淡然,語氣平淡。

  “開始了,又開始了,老爺又開始謎語人了。”

  “唉,老爺每次睡醒都要整一出,都已經成保留節目了。”

  公雞和老鼠一個翻白眼,一個扶額直嘆息。

  青年:……

  早晚把這倆當藥膳燉了。

  “走吧,睡了這么久,也該走動走動了。”

  青年御空而行,大步向前,一步一個殘影。

  “走動?咱們去哪?”

  公雞奇道。

  “去找能夠推動大劫的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