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94,多智而近妖
  “李梅…”

  “嗯?”

  “今天,網上的娛樂新聞,你看了沒有?”

  ……

  元宵節,下午三點

  在星光恒藝店里坐班的李梅,剛把工作交代給員工,準備去離此不遠的瀟灑哥音樂工作室瞅瞅,嗯…,主要是想和正在那里練歌的楊浩非常坦誠的聊聊。

  小子,你牛啊!

  歌曲從左手倒到右手,立刻造成轟動效應,想喝涼水怕塞牙的音樂作品雖然價格高達百萬,但有人依然一口氣買了四首歌曲;《人在囧途》的版權從右手倒到左手,好了,惦記這部電影翻拍版權以及續集拍攝權的人,請別來找我了,因為我已經將它賣出去了。

  呵呵,老娘我在江湖上混十年了,你小子,還真是第一個讓我心生佩服的男人。

  可是,李梅剛走出店門,就看到京圈里有名的虹姐正從一輛奔馳車上下來,舉手投足間,盡顯氣質的優雅。

  于是乎,李梅也只能停住腳步,趕緊把虹姐請進星光恒藝后面的會客室。

  兩人來到會客室,茶泡好,才坐下,京圈虹姐就開口了。

  “李梅,今天網上報道的娛樂新聞,你注意到了沒?”

  “有注意,但不知道您說的是哪一則娛樂新聞?”

  “就是那個名叫楊浩的學生,將《人在囧途》的版權賣給了港島陽碩文化公司,作價700萬人民幣,然后又以700萬人民幣從陽碩文化公司購買了四首歌曲?”

  “嗯…”李梅微微皺眉,不知道這虹姐是什么意思,但想了想,還是坦誠相告。

  “虹姐,這條娛樂新聞我有注意到!

  當時,就感覺楊浩這小子挺聰明的。

  700萬人民幣的投資,拿到億人民幣的電影票房,不管怎么說,《人在囧途》的電影版權、劇本改編權以及續集拍攝權都是一個非常大的熱門,國內這么多有實力的影視公司,肯定會對其進行巧取豪奪的。

  聽說,甚至連中影都打算趁著熱度,趕緊拍攝一部名叫《車在囧途》的電影,好像是準備請那個說相聲的小黑胖子來主演?!

  可沒想到,楊浩竟多智而近妖,還沒等大家對他用上各種手段進行威逼利誘,這小子就急匆匆的把相關版權賣給了港島陽碩文化公司。”

  “嗯…”

  虹姐點點頭。

  眼前這女人不愧是圈里有名的掮客,信息還真不是一般的靈通,就像是《車在囧途》這部電影,中影下面的部門經理剛有這么一個說法,還沒向上匯報,這女人就打聽到了。

  想到這里,神色輕松的虹姐就將自己帶來的一個黑色塑料袋,從地板上提起來,然后放在了兩人喝茶的桌面上。

  “李梅,這里是十萬,你幫我做兩件事。

  一,我下周準備去一趟馬爾代夫,你幫我聯系一下咱們剛才聊到的楊浩,我對他非常感興趣。

  二,港島陽碩文化公司,注冊時間不長,也就是在去年的國慶節期間,但是挺神秘的。

  我問過港圈朋友,基本上所有人都對于這家公司感覺陌生,只知道這個陽碩是港島或者是粵省一帶的人,因為有人和他通過電話,他的粵語非常純正。

  當然也有可能是港島或者是粵省出生的外籍華人。

  所以,李梅,我想請你幫我打聽一下,這老板是誰?最好你能從中牽個線,讓我、老陳能和他面對面的聊個天。

  放心,沒別的事,就是我和老陳打算拍攝一部有關于網絡題材的電影,但同行中沒有特別精通這個的,所以就想和利用網絡將自己的音樂作品賣的風生水起的陽碩面對面的聊聊。

  聊聊他對于網絡暴力這一現象的看法…”

  李梅很安靜。

  一直耐心的聽虹姐把話說完,她這才將放在桌面上的那個黑色塑料袋輕輕的推了回去。

  “虹姐,對不起,您這兩個忙,我都幫不了。”

  “怎么會呢?”虹姐皺眉。

  “圈里人不都是一直在說,星光恒藝的李梅神通廣大,只要你有所求,她就一定包你滿意嗎?”

  “哈哈…”

  李梅輕笑。

  “那都是圈里人捧,虹姐,我是人,不是仙,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能心想事成。

  現在,咱們一樣一樣的說吧!

  一,自從楊浩在無名小巷中的陽春面面館門口演唱完皇后樂隊的兩首歌曲之后,他就一直受大家的關注。

  甚至咱們圈里有人還給楊浩開出10萬五天四夜RB游的價碼,可是這些,都被他一一拒絕了。

  因為你也看到了,有才的人,根本不會也不屑于用身體去換錢、換資源。

  二,在您之前,已經有六撥人來找過我,他們在歌壇上的地位甚至不遜于你在影視界的地位,他們和您一樣,都是希望能讓我打聽打聽陽碩到底是誰?

  可是沒辦法,我通過港島方面了解到的內容和您了解的差不多,只知道這人叫陽碩,其他的一概不知。”

  “嗯…”

  虹姐沉默了。

  非常優雅的喝了兩杯茶,這才慢悠悠的道:“李梅,我知道伱和楊浩很熟,楊浩拍攝《人在囧途》所使用的全部設備都是在你這里租的。

  你幫我給楊浩帶個話,我們家老陳覺得他的氣質非常適合我們的下一部電影,問問他是否有意愿出演?”

  “好,這個沒問題。”

  李梅一邊說著,一邊就將剛才推出去的那個黑色塑料袋拉回來,打開口,從里面取出一張100塊錢,然后又重新將這個黑色塑料袋推回去。

  “虹姐,你是知道的,我們這一行的規矩,哪怕是再小的事情,也都不會為別人做免費服務。”

  “呵呵…”虹姐輕輕一笑。

  “曉得!”

  ~~~~~~~~~

  “楊老師…”

  “嗯?”

  “我感覺你的眼神當中充滿了故事,像是在對什么人戀戀不舍,又想是充滿遺憾什么的。

  反正吧,我雖然聽不明白你演唱的歌詞內容,但聽到你的歌,卻是給我一種淡淡的憂傷。”

  在瀟灑哥音樂工作室的練習室內,高歌一曲的楊浩,剛剛把閩南語歌曲《浪子回頭》演唱完畢,霓霓、劉怡霏就溜溜達達的走到了他眼前,而說話的人是霓霓。

  “嗯,不錯!”

  楊浩笑了笑,就開始收拾東西,像是音樂鍵盤上的電線,必須得整理好,否則有可能會絆誰一腳。

  “霓霓…,看起來這段時間你的表演課是沒白上呀,觀察力已經突飛猛進了,甚至能從我眼神當中看出一些內容了。”

  “嗯,那是,你也不看看平時是誰在給我們上表演課?”霓霓有點小驕傲,將頭仰成45度,一副你趕快來崇拜我的樣子。

  不過,楊浩卻并沒有理她,而是把頭轉向身邊的劉怡霏。

  “《我不是藥神》這個劇本怎么樣?”

  “剛看了一半,非常好!”劉怡霏點點頭。

  “不過,楊浩,我感覺這個劇本目前來講,在咱們國內沒辦法拍攝,因為題材太敏感了。”

  “是啊,的確是太敏感了,不過拍攝出來對普通老百姓倒是非常友好,因為至少能讓某些人知道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楊浩搖搖頭,感慨了一下,就準備到錄音棚那邊去。

  這次的試唱不錯,讓身后這幾個混蛋都有點感動,趙英俊刁壘趙夢他們全都朝自己豎起了大拇指。

  楊浩,這一遍,歌曲唱的霸道,咱們可以試著錄制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