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93,你敢不敢答應我?
  霓霓有點激動!

  長這么大,第一次見到這么多錢,21萬多,基本上能頂上父母兩人四年的工資了。

  于是,從培訓班出來,霓霓就直奔瀟灑哥音樂工作室,昨晚就知道了,楊浩今天會和趙英俊、藏鴻飛、趙夢、刁壘他們在工作室里面練歌。

  不過,在經過黃亭子小區門口時,霓霓卻突然慢下了腳步,哭哭啼啼的,有些丟人哈,如果被趙英俊刁壘他們看到,肯定又會取笑自己。

  霓霓,怎么,沒追上導演又哭了?

  沒追上楊浩就哭…,怎么可能呢?我可是早就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本小姐今年21歲,30歲之前,能順利把楊浩拿下生孩子就成!

  可即便這么想,來到瀟灑哥音樂工作室門口的霓霓,還是在外面調整了一下情緒,然后又用紙巾擦了擦眼角,等一切感覺可以了,她這才拾級而上,推門走了進去。

  “楊老師…”

  霓霓才喊出聲,卻看到在工作室前臺旁邊的休息區里就坐的劉怡霏,朝自己做了個噓的手勢。

  “呃…,怎么了,茜茜姐?”

  霓霓感覺奇怪,快步走到劉怡霏這邊,坐下來就問。

  “楊浩被音樂制作人趙英俊罵了四遍了,說他錄歌時的感覺不對,唱歌時老是炫技,像是工業化產品,什么鼓點進,什么鼓點出,一絲一毫都不帶差的。

  可是這么一來,就讓人聽不出一點真感情了,因為太過于精確,反而失真。

  此刻,楊浩正坐在會議室里培養情緒呢,所以,霓霓,你小聲一點,省的楊浩把趙英俊罵他的火發泄在你身上。”

  “哦…,好的!”

  聽人勸,吃飽飯!

  霓霓自然懂得這個道理,于是現在就連喘氣的聲音都收斂了許多。

  “茜茜姐…”

  “嗯?”

  “問你一個問題唄?”

  “說!”

  劉怡霏本來正在看電影劇本,楊浩為郕龍創作的電影劇本《我不是藥神》已新鮮出爐了,她現在沒事就拿過來瞧瞧,然后瞅個機會就替楊浩給郕龍送過去,可聽霓霓有問題要問,于是就立刻合上劇本,抬起頭來。

  “茜茜姐,你現在開的這輛奔馳在4s店賣多少錢?”

  “怎么,你想買嗎?”劉怡霏反問。

  “嗯嗯嗯!!!”霓霓狂點頭。

  其實也不是我想買,主要是楊浩瞅見這輛車眼睛就放光,能看的出,他是非常喜歡開那種越野車的。

  如果…,我說如果有可能,我好好的演上兩年戲,也給他買上一輛,到時候我把車開到他家樓下,拎著個手持擴音喇叭就開始吆喝。

  楊浩,你快投降吧!

  你只要投降,本小姐的這輛車就送給你了。嘿嘿…,想想就覺得過癮。

  陷入幻想中的霓霓,正暗自得意,突然,耳邊就傳來一聲炸雷。

  “霓霓…,其實這車也不是很貴,裸車價大概是380萬左右。”

  “什么?”

  霓霓瞪大了眼睛。

  “茜茜姐,你說這車需要400多萬才能拿下,這也太坑人了吧?”

  霓霓情緒激動,聲音就有點大,劉怡霏剛想說讓她閉嘴,不遠處,會議室的門就開了,一個頭發凌亂,嘴里叼著根香煙的年輕人就從里面走了出來。

  “來了呀?”

  不修邊幅的年輕人轉頭瞧見霓霓也坐在休息區,于是,就抬手招呼了一下。

  “哦,楊老師,我來找你是…”

  望著楊浩竟是這副造型,霓霓有點吃驚。

  怎么就頹廢了呢?

  難道是失戀了?

  不可能啊!

  我早就跟他說了,你什么時候讓我做你的女朋友都行,只要伱開口,我這邊隨時都可以的。

  而就在霓霓百思不得其解時,身邊的劉怡霏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后笑著朝走廊深處指了指。

  “霓霓,走,咱們去瞧瞧,楊浩這歌練得是怎么樣了?”

  “錄音棚可以去嗎?”

  “不是錄音棚,是練習室,楊浩要先在練習室和樂隊配合演唱,等狀態對了,才會進入錄音棚錄歌。”

  解釋到這,劉怡霏就從劇本里面拿出來一張紙,遞給霓霓。

  “歌,是閩南語的歌!

  你可能和我一樣聽不明白,拿著吧,這是歌詞,等會聽歌的時候你對照一下。”

  “哦…,好!”

  跟著劉怡霏一起朝練習室那邊走的霓霓,連忙把歌詞接過來。

  ………………

  深夜

  小酒館

  一男一女相對而坐,桌子上放著兩瓶白酒,一瓶是牛欄山二鍋頭,另外一瓶還是牛欄山二鍋頭。

  桌面上的菜肴不多,花生米,豬頭肉和一盤手撕包菜。

  男人拿起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朝女人舉了舉,便一飲而盡。

  “你什么意思?”

  這時,女人說話了。

  “沒什么意思?”

  男人苦笑:

  “我一沒錢,二沒藝術天賦,三整天在女人堆里浪蕩,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能看得上我。”

  “你是他最好的兄弟,他不管拍什么電影都帶著你,我想報復他,讓他痛,所以就想和你在一起。”

  女人說話直接,拿起酒瓶,同樣給自己倒滿,然后仰頭就一飲而盡。

  “當然,你也不吃虧!

  娶了我,你就立刻在圈里聲名鵲起,說不定今后還能和你們那些同學分庭抗禮呢?

  更何況,當初在高密拍攝紅高粱時,是你第一個給我寫了情書。”

  “嗯…”

  男人愣住了。

  “這么久的事情,你怎么到現在還記得?”

  “當然記得了,甚至我還記得情書當中的具體內容。

  莉,你又笑了,笑容感染了我,讓我晚上睡覺都睡不著,要不,今晚你隨我一起看看高密的月光,咱們不去高粱地,就在這個小院里就行……”

  女人說時,一開始,男人還陷入了回憶;可說著說著,男人便猛然驚醒了,拿起酒瓶,再次將酒杯斟滿,然后起身就將白酒一飲而盡。

  “對不起!”

  道聲歉,男人轉身就走掉了。

  可等男人走到門口時,那女人就在酒館里吆喝了。

  “如果說我不是為了報復他,就是想和你結婚生子呢,你敢不敢答應我?”

  ……

  嘴里叼著煙,靜靜的站在音樂鍵盤前,楊浩回憶一下那段前塵往事,眼神忽然變得恍惚的他,就伸出雙手,按下了琴鍵。

  茜茜,楊老師怎么像換了一個人?剛想問出這句話,霓霓就聽到有一陣憂郁的歌聲傳過來。

  “婚~嘰gī嘰gī嘰gī爹diang

  就~嘰boy嘰boy嘰boy爹蕩

  嗆哩愛咿體諒哇

  哇酒量波候麥嘎臥蔥坑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