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83,大咖有約
  楊浩是被電話吵醒的!

  才6點15分,天剛蒙蒙亮,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誰呀?”

  昨夜,當知道歌曲《因為愛情》紅了。

  喜歡坐地起價的楊浩,在58同城網站上,就再一次調整了歌曲的銷售信息,將價格從百萬人民幣(含稅)調整到百萬人民幣(對方繳納稅款),然后又回復了二十幾位網友的留言,這才躺在床上睡覺。

  因此,今早的精神狀態就不太好,即便是拿起手機,楊浩的眼睛也都沒有睜開。

  可是,楊浩剛問出“誰啊?”,馬上就清醒了。

  “楊老師,是我!”

  霓霓的嗓門真大,幾乎是對著手機吼出來的,震的楊浩的耳朵有點發麻。

  “楊老師,你看到新聞沒有?咱們的《人在囧途》,在票房上是國際功夫巨星郕龍主演的電影《大兵小將》的兩倍。”

  “楊老師,現在,有不少影評人都已經開始在網上評論了,說是《人在囧途》是國內公路電影少有的佳作,而且也真實的反映了國內春運的狀態。”

  “楊老師,我已經和我爸我媽講好了,今天,我們就帶領著全家老小親戚朋友一起去電影院看電影,在金陵,直接對《人在囧途》進行包場觀影。”

  “楊老師,我打算改簽機票了,要提前一天回去,就是想和咱們劇組的人慶祝慶祝!”

  …

  霓霓講話有點語無倫次。

  基本上算是想到什么說什么,足足對著電話講了20分鐘,當楊浩在電話中聽到,她媽要帶著她去給家里的長輩拜年時,霓霓才算是依依不舍的掛斷了電話。

  不過,也挺好,沒耽誤事。

  趁著霓霓講電話的這段時間,楊浩進行了洗漱、做早餐等相關工作。

  當然,時間緊,早餐就有點簡單了。

  其實就是將楊春昨晚捎過來的凍好的手工水餃,從冰箱里拿出來,然后起火,燒水,煮了煮。

  前世,作為一位正宗的北方人,在大年初一早晨,楊浩自然是要吃頓餃子的。

  不過,楊浩才把煮好的餃子放在餐桌上,手機就又響了起來。

  “導演你好,我是張家瑞,在這里祝你新春快樂!”

  “新春快樂!”

  這是自己的攝影師,合作伙伴,楊浩笑瞇瞇的就和他攀談起來。

  可才說兩句,就又有人打進來,而楊浩這么一接,立刻就變成了沒完沒了了。

  “導演你好,我是王瑜。”

  “兄弟,是我,張頌聞,哥哥默默無聞幾年,如今只主演了你一部電影,就立刻在各大媒體上找到自己的名字了。

  所以,謝謝,新春快樂!”

  “導演,我,高葉,我現在正在蘇省老家,大概正月初六回去,你需要什么嗎?要不我給你捎點我們家鄉的土特產吧?保證你見到之后,心生歡喜!

  哦,對了,導演,新春快樂!”

  “師哥,我,景恬。

  在這里,我祝你新春快樂!

  不過,師哥,咱們拍攝的電影《人在囧途》是真好啊,以前,我也演過影視劇,可就是沒有一個角色能讓別人記住。

  而今天就不同了,我剛才正準備下樓溜達,迎面就碰上了一老頭,那老頭開口就問我,是不是在《人在囧途》中飾演了一個瞅見帥哥就走不動道的大眼睛女孩?”

  …

  一開始,邊吃著餃子,邊和打來電話的人聊天的楊浩還元氣滿滿,時不時的還能與對方笑侃上兩句。

  可是隨著電話越接越多,楊浩也就失去了耐心,但大過年的又不能拒接電話,于是就只能嗯嗯呀呀的敷衍。

  不過,就在楊浩隨意敷衍時,一個男人的來電就迅速引起了他的警覺。

  “喂…,是楊浩嗎?”

  “是我,導演!”

  楊浩是真沒想到,自己竟然在大年初一的清晨,接到了來自張逸謀的電話。

  “今天有時間嗎?”

  “哦…,有!”

  “有時間,你就來一趟東三環這邊的山水文園吧,我住在這邊,而小區對面有一家比較精致的羊蝎子火鍋,即便是大年初一,這家火鍋店也營業。

  咱們兩個人今天中午在這里邊吃邊聊?”

  “哦,好。”

  “你能找到地方吧?”

  電話中的張逸謀,見楊浩不假思索的答應,便又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導演,能找到地方,實在不行,我還可以打個出租車過去,出租車司機肯定知道山水文園這個小區。”

  “嗯,那就今天中午11點,我在羊蝎子火鍋店等你。”

  著重交代了一句,張逸謀便掛斷了電話。

  而這時,拿著手機的楊浩早就淚流滿面了。

  前世,自己一輩子沒結婚,也沒有個固定的住所,因此,每到大年初一,只要是在京城,張逸謀就總會約自己吃頓中午飯。

  一開始,兩人會聚在亮馬橋,張逸謀最初的房子就在那邊;而后來,當他在山水文園買了別墅,兩人大年初一的聚會地點也就改在小區對面的羊蝎子火鍋。

  當然,張逸謀也曾約自己去他家過年,可每次都被自己拒絕了,我這孤苦伶仃的一個人,有一位老父親還跟著姐姐住,又何必去別人家蹭那個熱鬧呢?

  ………………

  來的有點早,還不到十點半

  楊浩就來到了位于華威橋東弘燕路上的老京城羊蝎子火鍋店。

  火鍋店面積不大。

  上下兩層也就400平米左右的樣子,不過,裝修的卻極為精致,從外面看是飛檐斗拱;站在店里面,則是古色古香。

  而且會玩的店家,還將地板改成了玻璃,而玻璃地板下面有流水,流水中有魚,當流水和魚,通過燈光呈現在客人面前時,真的是別有一番情調。

  在吧臺處,楊浩報上了張逸謀的名字,服務員就將他領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這位置雖然不是包廂,但四周有屏風,有綠植,倒也形成了一個半封閉的空間,基本上可以保證客人聊天說話的私密性。

  嗯,挺好!

  來到地方,感慨兩句,楊浩就讓服務員沏上一壺碧螺春,有關于茶,老謀子最喜歡喝這種了。

  茶才沏上,楊浩正在沖洗茶碗,張逸謀也就到了,而他身后還跟著最近以來已經和楊浩混的比較熟的張末末。

  “導演,過年好!”

  “末末姐,過年好!”

  “哦,楊浩,你也過年好!”

  現實中的張逸謀,是真的沒什么架子,即便是在明不彰顯的小演員面前,也都是樂樂呵呵,老臉如同菊花般綻放。

  可是當他聞到茶香,瞬間就變了臉色。

  “楊浩,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喝碧螺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