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75,噩夢
  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往往都是善良的!

  在文山普者黑火車站,當來自于57個家庭的烈士家屬,在一節綠皮火車車廂內,穿著冬天的衣服,拍攝完一組鏡頭,收到楊浩代表《人在囧途》劇組給出的一萬塊錢片酬時,第一反應不是喜悅,而是拒絕。

  那個,導演,我們就坐在車廂的座位上,被你們拍個照而已,哪能要的了你們那么多錢?

  50,你們給個50塊錢就中!

  見此情形,一起跟過來的張頌聞,立刻朝楊浩挑起了大拇指。

  幸虧你沒告訴他們,給的不是一萬塊錢,而是一萬股,如果這部電影上映之后票房爆炸的話,這一萬股有可能就是二萬三萬,甚至是五萬塊錢。

  拒絕,怎么能成呢?!

  楊浩笑著就將劇組在當地民政部門的協助下給這些烈士家屬辦理的銀行卡,復印下來,然后將復印件裝進了包里帶走。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這是哥們第一次做如此大的善事,堅決不能半途而廢。

  這些家境貧困的烈士家屬們,好不容易來一趟麻栗坡烈士陵園,他們是不會在當天就回去的,要幫兒子掃掃墓,擦擦墓碑…

  當然,更重要的是陪著英雄兒子說說話,告訴兒子,我有多么多么的想你!

  楊浩是個感性的人。

  最受不了這個!

  因此,在陪著這些老人家祭奠過長眠于此的英雄之后,楊浩就和張頌聞、張家瑞、王瑜等人一起回了京。

  一回到京城,楊浩就開始了馬不停蹄的忙碌,影片剪輯、影片配樂確認、影片送審…,等楊浩忙碌到一定程度時,身材高挑的霓霓便從金陵回來了。

  而與霓霓一起到的,還有李欣茹、何君、付璐璐、蔣婧、張歆怡、張豆豆、白雪、袁陽純子、孫佳、李莼、顧璇等人。

  …………

  2010年1月22日

  農歷臘月初八

  宜:結婚出行合婚訂婚訂盟安葬入殮移柩成服除服開光立碑納婿遷墳塑繪

  忌:搬新房安床

  早晨,跑步回來,楊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萬年歷,而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昨夜做了噩夢,夢見了自己竟然成了唐僧,然后掉進了盤絲洞。

  不過,查著查著,楊浩就笑了起來,這還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按照當初和鑫畫面電影公司簽訂的協議,從今天開始,一共17位身材高挑、膚白貌美的女子就要在自己的指點下進行形體訓練了,從某種意義上講,自己還真就是掉進了盤絲洞。

  笑著搖搖頭,楊浩就開始準備早餐,今天饞了,準備吃點小餛飩,可是剛把餡兒整好,門鈴便響了。

  “叮叮叮…”

  “哥,我,霓霓,我來了。”

  楊浩剛走到門邊,門外就傳來了霓霓的大嗓門。

  聽到這聲音,楊浩不禁的搖頭苦笑。

  原以為,有了張逸謀導演的要求,《金陵十三釵》劇組里的簽約女演員,都必須住在劇組為她們租的黃亭子小區的房子里面,自己就可以不被騷擾了,沒想到,此刻天才放亮,這美女為了口吃的就又找上了門。

  要不,自己將家搬遠點?

  “嘻嘻,哥,今天吃什么?”

  果不其然,楊浩剛把房門打開,從門外擠進來的霓霓,就直接奔向廚房。

  “哇,今天吃餛飩呀?

  這個我很喜歡!”

  “那…,你就學著做唄?”

  一走進廚房,楊浩就扔了張餛飩皮給她。

  “嘿嘿,還是別了,我害怕自己包的餛飩在煮的時候露了餡。”

  霓霓笑著就去燒水。

  本小姐是來蹭飯的不假;但是自己也會干點力所能及的活,比方說燒水。

  “哥…”

  “嗯?”

  “原來我還挺自信的,就覺得老娘的美天下第一,誰都比不過我?

  可是自從昨晚和那些人住在一套房子里,我的自信就有點小小的崩塌,單純比腿,有女孩比我還長還直;單純比胸,有的女孩直接就是蔚為壯觀;而單純比臉嘛,有的女孩比我更適合上鏡…”

  趁著燒水的功夫,昨天剛從金陵回到京城的霓霓,就在楊浩面前倒起了苦水。

  楊浩是一位非常好的聽眾。

  霓霓站在旁邊嘮,他就站在旁邊聽,可是聽霓霓嘮嗑的同時,卻一點也不影響楊浩包餛飩的手速。

  時間不長,五分鐘左右的樣子,托盤里的餛飩就已經被楊浩碼的整整齊齊了。

  “哥…”

  “嗯?”

  “我跟你說話呢,你有沒有聽到?”用手抓住楊浩胳膊使勁晃的霓霓,這時候,撒嬌似的撅起了嘴。

  “聽到了!

  不就是你感覺自己的自然條件比不上別的女孩嗎?”

  “對啊!

  你有辦法幫我克服這個困難嗎?”

  “有!”

  “說說看。”

  “你已經是張逸謀導演內定的絕對女一號了,你還怕她們干啥?”楊浩一邊往鍋里下餛飩,一邊笑著道。

  “咦,對哈,我已經是劇組中的絕對女一號了,我還怕她們干啥?”說到這里,霓霓頓時就將自己的胸脯挺得高高的。

  “不過,霓霓,你要記住,你是和鑫畫面電影公司簽過保密協議的人,不但對此事要絕對保密,而且你的訓練過程、定妝照、日常接收培訓的培訓內容,都不可以向外透露一個字或者是一張照片。”

  “哦,知道了!”

  霓霓回答的有些隨意,笑瞇瞇的她,此刻的關注點,全都在鍋里的餛飩上。

  可這時,楊浩卻黑起了臉。

  “霓霓,張逸謀導演的同學兼好友楊浩已經去世了,他根據錄音選擇你做女主角完全是情分,可如果你真的違反了他的規定。

  根據我師父宋鈁菳對于張逸謀導演的了解,他絕對會朝你痛下殺手,直接將你從劇組里開除的。”

  “哦,是!”

  見楊浩把話說的慎重,霓霓立刻就一本正經的做出了保證。

  “哥,你放心吧!

  一時口快和自己的前途相比,我知道到底孰輕孰重。”

  “嗯!”

  楊浩點點頭。

  其實對于這一點,楊浩還是挺放心的,畢竟在前世,這美女就沒有因為泄密事件而被開除出劇組,被開除的女生里面好像有李欣汝、何君…,而何君后來還對張逸謀展開了報復,害得他交了700多萬的超生費。

  當然,這已經是后話了。

  …………

  張頌聞國際表演培訓班

  按照鑫畫面電影公司工作人員的建議,面積又擴大了許多,直接將旁邊的兩個門頭吃下來,然后擴展成為一個單層面積高達400平方米的培訓機構。

  吃過早飯,讓霓霓先走。

  霓霓走后15分鐘,楊浩這才溜溜達達的出了門,而他到達培訓班時,培訓班早就已經亂成一團了。

  “張頌聞老師,我覺得您講的不對,有關于表演應該表現出更多的技巧,比方說在什么情況下,應該怎么哭,怎么笑,都有固定的公式可以參照!”

  “張頌聞老師,我是中戲的學生,我的表演老師是劉天池,我覺得您和她相比還是差了點,因為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更多的演技,而全都是一些自然反應。

  如果說自然反應好,那為什么表演學校還要教授表演課程?”

  “對啊!

  如果讓我演農民,直接把我扔到農村干上一年的農活就可以了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