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71,我咋看不出來?
  【“楊浩,你好!”

  “您是…,袁先生?”

  “沒錯,我就是聯系過您的袁中華,1963年生人,今年47歲,自從優酷視頻上出現了有關于你的精神分裂癥的視頻,我就關注到你了。

  這精神分裂癥怎么會這么奇怪?

  到點犯病,到點就好,這種奇怪的癥狀好像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沒有過一例。”

  “哈哈…”】

  望著視頻中笑得很是尷尬的楊浩,說實話,劉怡霏有點懵。

  娜娜姐今天是瘋了嗎?

  沒瘋,為什么要讓我看這個?

  還有,楊浩是瘋了吧?

  如果他沒瘋,怎么會帶著攝影師張家瑞跑到了魯省的這個小縣城~鄒城?難道是電影《人在囧途》的后期制作完成了?

  如果沒完成,楊浩跑去那個地方干嘛?難道不知道現在國內幾家大的影視發行公司都已經準備聯合針對他了嗎?

  劉怡霏困惑,可電腦中的視頻卻仍在繼續:

  【“嗯…,袁先生,咱們還是先說說您的事情吧!”

  “好的!

  楊浩,啊不…,其實我應該稱呼你為楊導。

  楊導,就在你眾籌拍攝電影《人在囧途》的第三天,我就自掏腰包兩萬,購買了你這部電影的兩萬股股份。

  不信,你看,這是我的銀行轉賬記錄,這是你的非你不可電影工作室給我郵寄過來的股權認證書。”】

  股權認證書…

  趴在電腦屏幕上認真瞧了瞧,劉怡霏心中不免有點小小的得意。

  這位中年人的股權認定書是綠皮藍底的,一點都沒有自己的黑皮白底鑲金邊的股權認證書來的莊嚴大氣。

  哼哼…,兩萬塊錢的股權認證書和20萬的自然有著極大的差距!

  【“嗯,袁先生,您手中的股權認定書和銀行轉賬記錄,和我這里的信息能夠對得上,我能證明這是真的。”

  “不是不是,楊導,我不是讓你來幫我鑒定股權認證書的真偽,而是求你幫我一個忙。”

  “好的,您講!”

  “楊導,剛才講過,我是1963年生人,1983年參的軍,1984年的時候上過老山前線。”

  “哦,原來您還是一位英雄,我向您敬禮了!”】

  啊呸!

  看著視頻當中楊浩敬禮的姿勢。

  劉怡霏打心眼里進行鄙視。

  一點都不標準,也不知道這些年的軍訓生活,這家伙都訓了些什么?如果換成自己,絕對能標標準準的來上一個敬禮!

  【“楊導,英雄談不上!

  因為能稱得上英雄的人其實都已經犧牲了。”

  “哦,對不起袁先生,是我不對,勾起了您的傷心往事。”

  “哈哈,沒有…

  楊導,我打電話約你到魯省來,就是想請你幫個忙,我的一位戰友名叫任泉偉,鄒城人,他84年犧牲在了老山前線,現在就葬在麻栗坡烈士陵園六臺47號。

  由于他家境不好,沒什么收入,全家就指著家里的那四畝三分地生活,所以,他家里人也沒怎么去過麻栗坡祭奠我的戰友。

  早在十年前,我看不過去了,就曾經資助過這位戰友的父親去麻栗坡掃過墓。

  如今,過去十年了。

  聽任泉偉的弟弟講,他父親還想再去麻栗坡看看,因為老人家今年已經70多歲了,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再為兒子掃墓。”

  “嗯,袁先生,那,您想讓我怎么幫您呢?”】

  插什么話呀?!

  劉怡霏有點憤怒了!

  我這聽得好好的,都快感動的要流淚了,可你楊浩這時候卻硬生生的打斷了我的情緒。

  可惡,可惡,真可惡!

  【“楊導,你聽我說。

  任泉偉的父親是個要強的人,曾經不止一次的講過,我兒子是為國犧牲的,光榮,我作為家長也不能扯他的后腿。

  如果有錢,我就去看他,如果沒錢,我就在心里想他,堅決不用別人的錢去滇省文山,因為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所以呢?”

  “所以,老人家就在我們縣城撿了兩年垃圾,也掙了四五千塊錢,而除去生病花掉的部分,目前手中大概還有一千五六。

  可是楊導,我們這里距離文山麻栗坡有2500公里,他們父子倆的車票,加上吃喝住宿,即便是節約,來回也要五千塊錢。”】

  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劉怡霏都不敢去擦,害怕擦了之后會流的更多。

  一個老人為了給英雄兒子掃墓,撿垃圾撿了兩年才掙了1500,如果這樣下去,什么時候才能到麻栗坡呢?

  要不我給他捐點吧?

  于是,劉怡霏想也不想的就拿起了手機,可拿起手機,她卻茫然了。

  這錢,我打給誰呀?

  既沒電話,也沒銀行賬號的。

  而視頻仍然在繼續。

  【“楊導,我之所以把你找來,就是想跟你商量個事?”

  “袁先生,您講!”

  “楊導,你是拍電影的,能不能在電影中給老人增加個鏡頭,然后再給他一萬塊錢的片酬,讓他掙錢掙的容易點,好早日見到兒子的墓碑!

  因為片酬也是老人的勞動報酬,相信他會收的心安理得,要知道這些年他既沒麻煩過正府,也沒麻煩我們這些鄉親。

  而我當年資助他去麻栗坡的路費,他事后也還給了我。”

  “嗯…”

  “楊導,別猶豫了,我不會讓你吃虧的,這兩萬塊錢的轉賬記錄和股權認證書我都可以抵押在你這兒,這就相當于是我出錢讓老人家演電影了。

  要知道,當初你可是在視頻當中做過承諾的,投資一萬塊錢,就可以在電影當中爭取一個角色。”

  “嗯…,袁先生,您剛才不是說付給老人家一萬塊錢嗎?”

  “是一萬!

  而另一萬,我希望你能按照同樣的方式付給另外一個人。”

  “誰?”

  “我們鄒城還有一位烈士名叫張相華,犧牲之后,同樣葬在了麻栗坡烈士陵園,而他家的生活更困難,老母親今年70多歲了,一次都沒祭奠過自己的英雄兒子。”】

  “快答應,快答應啊,你這個混蛋!”

  見到視頻當中的楊浩猶豫,劉怡霏怒了,張嘴就飆起了臟話。

  可是罵著罵著,就忽然感覺到了不對,回頭一瞅,竟然是老媽劉曉莉站在了自己背后。

  “呃…”

  劉怡霏想解釋,其實我平時不這樣的,一直像你要求的那樣,是乖乖女一枚,只是今天視頻當中的楊浩太可惡了,英雄的父母沒錢去祭奠兒子,有人想請他幫忙,讓老人家接受捐助的心能夠更心安理得一些,沒想到這家伙竟然不答應。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而劉怡霏還沒開口,劉曉莉就喃喃自語道:

  “王晶花剛才在朋友圈里講,楊浩實在太聰明了,如此一搞,誰也不敢再陰《人在囧途》這部電影了,可我怎么看不出來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