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65,枯木逢春
  無論是中影、博納,還是即將要于常季虹展開深入合作的星美,都是非常現實的電影發行公司。

  《人在囧途》不是我們本公司投資的影片,你們愛什么時候上映就什么時候上映,至于上映之后的電影票房賣不賣…

  呵呵,全靠影迷說了算!

  電影票房好我們就增加排片,若是不好,我們就減少排片,甚至直接下架!

  所以,現在著急的人只有常季虹,王珞鄲的電影片酬加上自己付出的房租,總共有24萬人民幣,若是賠了,老娘我到哪里說理去。

  可楊浩卻不管她,就在一號攝影棚里忙碌自己的,調整火車車廂兩邊的LED顯示屏,和北影廠的工作人員協調接下來的拍攝時間,以及來到北影廠門口確定明天的群眾演員。

  對于群眾演員,楊浩的要求極高,不但演技要配合的上,而且服裝、行李、道具啥的還要求他們自己帶過來。

  群眾演員都是打工人,將自己過年回家的行李搬到火車車廂里,那場景簡直不要太逼真。

  在楊浩忙著調選群眾演員的時候,常季虹就離開了。

  不過,她在離開時卻是放了狠話,楊浩,你小子給我等著,你想怎么干我都可以全力配合你。若是你害我賠了錢,我之前讓你簽署的那兩份合同,你是不簽也得簽!

  對于常季虹放的狠話,楊浩答應了。

  眾籌拍攝《人在囧途》這部電影,現在已經搞到人盡皆知了,倘若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還能賠了錢,那還不如干脆安安靜靜的去做一個演員或歌手。

  更何況,哥們接下來還有騷操作!

  ……

  來時是早上,而楊浩回去時,卻是下午三點了。

  平安夜的無名小巷是忙碌的,聚福餐館、漁家小炒、胖子家常菜、牧青羊餐廳等各個飯館里都坐滿了人,這些人大多都是北影的學生,男男女女的聚在一起吃飯喝酒。

  下午三點多就開始吃晚餐,想來他們是為接下來的苦戰做提前準備,要去逛街,要去看電影,還要找家隔音不太好的小賓館去詠鵝…

  呵呵,忙的很!

  身體雖然年輕,可心態還沒調整過來的楊浩,顯然還不想加入這些人的隊伍,有這時間,還不如陪著老爹楊春在店里賣豬蹄呢。

  剛想到豬蹄,陽春豬蹄店就到了。

  可楊浩才來到門口,楊春就急急忙忙的從店里跑了出來,掏出500塊錢,就塞進了楊浩的羽絨服里。

  “我有錢!”

  “我知道,不過這錢是我給你的戀愛基金,我都聽說了,今天是平安夜,是男生女生聚會的好日子。

  所以,兒子,你拿著這錢去談戀愛吧?”楊春十分大度,或許是怕楊浩身上的錢不夠,伸手又從兜里掏出500塊錢塞進了他的羽絨服。

  “這是一千,趕緊走吧!”

  咦…

  楊浩有點困惑。

  認識楊春都快三個月了,還沒見他如此的大方過。

  ‘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言不由衷定有鬼’,這句名言可是古人說的,所以楊浩打算去豬蹄店里瞧瞧,可還沒等他繞過楊春,闖進豬蹄店,從店門口就探出來一張臉。

  “春,這就是你兒子楊浩吧?

  快讓他進來!”

  看到門口那笑盈盈的中年女子,楊浩直接在內心深處爆了一句粗口。

  臥槽…,40歲出頭的楊春,這是枯木逢春了呀?!

  …

  皮膚白皙,眼睛挺大,人一笑,臉上便有兩個淺淺的酒窩,頭發挽在腦后扎了個丸子頭,讓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利索。

  這是中年女子給楊浩的第一印象。

  楊春配不上她!

  這是楊浩做出來的第一判斷。

  女人是津門的,講起話來就像是說相聲。“得空兒、奮秋、哏兒、呱唧”之類的常用語,見到楊浩是脫口而出。

  顯然,她沒把自己當成外人,因為把自己當成外人的話,說話聊天也就沒這么隨性了,楊浩如是想道。

  “兒子…”

  “嗯?”

  “你今天晚上不是要和那個誰誰誰約會嗎?”本來心情還挺忐忑,以為楊浩會反對,可是見他始終都沒有生氣的意思,楊春便拿出了當爹的氣勢。

  找個理由,就朝外趕人了!

  “哦,對,我馬上就走。

  之所以過來,就是想看看店里需不需要人幫忙?”

  “不需要,不需要,豬蹄早就賣完了,你趕緊走吧…”

  可是,楊春的話還沒說完,那女人就氣笑了。

  “春,哪有你這樣往外攆孩子的,孩子明顯是想在店里吃晚餐再走。”講到這里,女人就看向楊浩。

  “楊浩,別聽你爹的,我現在就給你做飯去。”

  “不用不用,阿姨,真的不用。”楊浩一邊推辭,一邊往外走。

  哥們如果再不走的話,估計楊春的眼神就要殺人了。

  …………

  兜里揣著意外得來的1000塊錢,楊浩便離開了陽春豬蹄店,可是走在路上,總覺得那位中年女子熟悉,但又說不上來在哪個地方見過。

  誒…,剛才就應該和她多聊聊天的,多聊聊天,或許就能摸清她的底細了。

  看看這女子到底是不是在貪圖楊春的美色,要知道40歲出頭的楊春,現在看起來還是挺有男人味的。

  要不然,他的親生兒子也不會長的這么帥。

  正想著,楊浩兜里的手機就振動了起來。

  “嗨,哥,干什么呢?”

  只聽這語氣語調,根本不用看手機上的備注,楊浩就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了。

  以前,霓霓還稱呼自己為楊老師,可是現在,只要不是在公共場合,這美女就總是一口一個“哥”的親熱的叫著。

  “嗯,在回家的路上!”

  “哦,走到哪里了?”

  “已經進了小區,差不多快到我家樓下了。”

  “已經快到樓下了…,今天是平安夜,你怎么不出去玩呢?”電話中的霓霓,非常好奇。

  “不出去了,年齡大了,融入不了年輕人的世界,所以我更喜歡一個人呆著…”

  “哈哈…”

  楊浩的話還沒說完,美女就在電話中大笑起來。

  “哥,你也太有意思了。

  今年才23歲,說出來的話,卻老秋橫生,像極了一個73歲的老頭。”

  講到這里,電話中的美女猛然一頓,然后就壓低聲音笑道:“哥,你猜我現在在哪里?”

  “還能在哪里?

  不就是在金陵嗎?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難不成你請假來了京城?”

  楊浩笑著,就走出了電梯,可是還沒等他走到801室門口,一個人就從后面嗷嗷的撲了上來,然后將身體掛在了楊浩的身上。

  “哈哈…,哥,沒想到吧,我來京城找你約會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