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55,有壞人
  路上有點堵!

  劉怡霏、姚蓓娜兩人把那輛紅色甲殼蟲停在南鑼鼓巷交道口派出所門口時,已經是下午三點鐘了。

  不過還算不錯,劉怡霏在電話中和張起淮律師有過解釋,而張起淮律師對此也表示理解。

  畢竟京城的路況嘛,誰都知道是個什么熊樣!

  下車之后,帶上大號的牛皮紙袋,兩人就急急忙忙的朝派出所的院里走。

  剛一進院,劉怡霏便看到那位滿臉疙瘩的律師,正和一位中年警察站在院里聊天呢。

  瞧起來,兩人非常熟的樣子!

  呵呵,想想也能理解,畢竟警察和律師存在有業務上的關系。

  “來了呀!”

  瞅見劉怡霏和姚蓓娜,張起淮便笑著和她們打招呼,而那位中年警察則是順勢離開了。

  “張律師您好,我們來了!”

  劉怡霏笑了笑,不過隨即就好奇道:“張律師,你們剛才聊什么呢?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哦…,那位是趙所長。

  我就是跟他報備一下,估計以后我會經常過來。”

  “還是來賣歌嗎?”

  “當然!”

  張起淮笑了笑,便引著兩位走進派出所的接待室,接待室里有桌椅板凳,適合簽署協議合同啥的。

  至于派出所小院里的石凳石桌嘛…

  現在天氣有點冷了,坐在外面,涼!

  “錢,帶來了嗎?”

  剛一坐下,張起淮便問。

  “帶來了!”

  劉怡霏順手就將那個大號的牛皮紙袋放在了桌面上。

  張起淮把紙袋拿過來,往里面瞅瞅,見錢沒什么問題,就從自己隨身攜帶的包里拿出來歌曲《桃花諾》的詞譜,以及這首歌曲的版權授權合約。

  版權授權合約是姚蓓娜簽署的,沒劉怡霏什么事,于是她就趁著姚蓓娜瀏覽合約的時間和張起淮扯起了閑篇。

  “張律師…”

  “嗯?”

  “《桃花諾》這首歌曲為什么突然就降價了呢?”

  “我也不知道!

  就是吃午飯的時候,我接到了來自港島的一則短信,是陽碩先生發的。”

  “哦,他在短信當中怎么說?”劉怡霏好奇。

  “陽碩先生說,上次交易之后,你就在網絡上罵他背信棄義,讓他感覺非常羞愧,所以就決定按照原來的價格將《桃花諾》這首歌曲賣給你們。”

  “哦,是嗎?”

  劉怡霏竟然有了點小小的后悔。看起來,這個名叫陽碩的人還是不錯的,自己當時的言辭那么激烈,他都沒有在意。

  嗯…,等過一會回家,就在網絡上給他道個歉。

  “劉怡霏小姐…”

  “嗯?”

  “我告訴陽碩先生了,說《默》這首歌,其實是你帶著姚蓓娜小姐買的。”

  “啊…,那他怎么說?”

  不知怎么的,劉怡霏竟有點小小的期待,期待一下這位素未謀面的人對自己的看法。

  “陽碩先生沒說什么,就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哦…,這樣啊!”

  瞬間,劉怡霏就有了點小小的失望。

  看起來,在港島,自己也不是那么出名呀?!

  正想著,姚蓓娜就已經將歌曲版權授權合同簽署完畢。

  “茜茜…,咱們走吧!

  我想現在就回公司,讓編曲老師看看這首歌該如何編曲。”

  拿到了自己心儀的歌曲,姚蓓娜有點急不可耐的意思,說什么也要在第一時間將這首歌錄制完成。

  “好啊!”

  劉怡霏甜甜一笑。

  反正這兩天,電影《人在囧途》還沒開機,自己暫時沒什么事,跟著閨密到她公司的錄音棚里逛逛也挺好。

  不過,還沒等劉怡霏起身,張起淮便朝她們兩人笑道:

  “姚蓓娜小姐,陽碩先生有句話讓我帶給你。”

  “我嗎?”姚蓓娜一愣。

  “對!”

  張起淮點頭的同時,便從自己的公文包里再掏出來兩張A4紙,每張紙上面都印有歌詞和曲譜。

  “姚蓓娜小姐,通過歌曲《默》,陽碩先生了解到了你的音質、音色以及音域,他認為這兩首英文歌曲非常適合你,你可以先瞧一瞧。”

  “英文歌嗎?”

  劉怡霏突然感了興趣,于是就和姚蓓娜分別拿起了一張紙。

  rollinginthedeep,輾轉于深淵,怎么會有這么奇怪的歌名呢?

  劉怡霏皺了皺好看的瓊鼻,正準備和身邊的閨密姚蓓娜交換一下意見,而這時,卻突然聽見姚蓓娜在一旁吟唱了起來。

  “Hello,it'sme

  Iwaswonderingifafteralltheseyearsyou'dliketomeet

  Togoovereverything

  ……”

  ~~~~~~~~~

  “楊浩…”

  “嗯?”

  “你在家嗎?”

  張逸謀走后,楊浩打掃完宋鈁菳編劇工作室里的衛生,剛鎖上門,就接到了劉怡霏的電話。

  “嗯…,不在!

  我現在來無名小巷這邊了,準備和我爹在一起吃個晚飯。”

  楊浩這話講究,今晚我在我爹店里吃,你若想過來蹭飯,嗯,那就到這邊來吧,好像這邊的飯有點難吃。

  可令楊浩沒想到的是,電話中的劉怡霏,這時,竟然用一種哭喪的語氣道:

  “楊浩,有壞人!”

  “呃…”

  “楊浩,我和娜娜姐不是來南鑼鼓巷交道口派出所買歌嗎?”

  “對啊,出什么事了?”

  楊浩皺了皺眉。

  這個張起淮律師,前世就在娛樂圈里非常有名,曾經代理過轟動一時的王寶鏘離婚官司,而且官司處理下來,效果還不錯,所以楊浩才選擇他作為自己的幫手的。

  難道是張起淮突然見色起意了…

  不應該吧!

  正疑惑,電話中的劉怡霏就突然恨恨的道:

  “楊浩,你還記得我今天中午和你聊的那個想喝涼水怕塞牙嗎?”

  “當然記得,怎么了?”

  “楊浩,就是這個人,太壞了!

  今天,我和娜娜姐過來買歌,錢交了,合同也簽好了,正要走,想喝涼水怕塞牙在內地的代理律師張起淮就又拿出來兩首歌,是英文歌曲,一首名叫《hello》,一首名叫《rollinginthedeep》。

  有關于這兩首英文歌曲,別說是專業院校出身的娜娜姐了,就是我這個只在小日子那邊接受過短期培訓的二把刀歌手也能看的出來,這兩首歌如果唱好了,發表出去,哪怕是在競爭激烈的歐美樂壇,也是霸榜屠榜的存在。

  當然,前提是先別讓他們知道這兩首歌是由華人演唱的。

  可是歌好是好,就是太貴了,20萬美金一首,不叨叨。

  更可恨的是,這個想喝涼水怕塞牙,竟然還說,姚蓓娜,這兩首歌是我為你量身打造的,以你的音域和音質絕對能拿得下它們…”

  “哈哈…,所以呢?”孫浩笑道。

  前世,只知道劉怡霏私下里是個非常好玩的女生,不管做人做事還是接受記者的訪問,基本上,隨性的很!

  而如今,自己也算是見識到了。

  “所以,就苦了我的娜娜姐了,她決定先將《桃花諾》錄制出來,然后趁著《默》的熱度未退,多接一些商演,好早日拿下來那兩首英文歌。

  誒…

  楊浩,我就說這個想喝涼水怕塞牙壞吧,娜娜姐,剛掙了點錢,就得馬上送給他。

  嗯,還不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