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37,見財起意
  “茜茜,我們老板名叫孫新!”

  “我知道啊!”

  “《默》雖然是你買給我的禮物,但卻是值20萬呀,我怎么可能會要你這么貴重的禮物?

  于是,在來的路上,我就偷偷的給我們老板發了短信,說是我買了一首歌,讓他幫我報銷這筆錢!”

  “嗯,然后呢?”劉怡霏好奇問。

  “然后,一到公司,我就將《默》這首歌的歌詞和曲譜復印一份給了老板,算是在公司報備一下!

  可誰曾想?

  我們老板拿到這首歌曲,感覺《默》這首歌寫的非常好,讓我一個新人來演唱就虧了,于是他便給華語歌壇上一位天后打了電話。

  而那位天后剛好要發專輯。”

  “誰呀?”

  “那櫻!”

  “嘶…”

  聽到這個名字,劉怡霏倒抽一口涼氣。

  這可是位大姐大,別說是姚蓓娜了,就連在華語影視圈混的風生水起的自己都不敢招惹。

  “嗯…”

  繃著小臉想了一會,劉怡霏還是沒有主意,因為這種事在圈里太常見了,咖位小的人拿到的資源若是被咖位大的人看到并感了興趣,咖啡小的人基本上都保不住到手的東西。

  當然,除非你有很硬的后臺!

  姚蓓娜有很硬的后臺嗎?

  當然沒有!

  思索片刻,劉怡霏突然想到了一招,如果說寫歌的人不同意將歌曲版權的授權轉讓,那么即便是那櫻超喜歡《默》這首歌,她也拿不走。

  倒也不算坑你,讓你去得罪天后那櫻,這就相當于讓你搞售后!

  嗯,就這么辦了!

  留言太慢,想來那個無恥的想喝涼水怕塞牙不一定能及時看到,于是劉怡霏就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律師張起淮的電話。

  “喂,是張律師嗎?”

  “對,是我,劉怡霏小姐。”

  “張律師,是這樣,請問一下,你能把陽碩先生的電話告訴我嗎?我有急事找他。”劉怡霏語氣有點著急。

  “你是想買第二首歌曲嗎?

  如果是,我自己就可以做主將歌曲賣給你。”能聽得出來,電話中的張起淮心情很好。

  “不是!

  我就是想要陽碩先生的電話。”

  “這個恐怕不行!

  當然,不是我不給你,而是我真不知道。”

  “不可能吧?!”劉怡霏感覺對方把自己當成了傻子。

  作為委托人的代理律師,你怎么可能沒有對方的電話呢?

  “是真的!”電話中的張起淮苦笑道。

  “劉怡霏小姐,我是在昨天晚上,接到一封來自港島的郵件,才接下來這項工作的。

  我只知道對方是一家港島的文化公司,想要把歌曲賣給你,價格,你們早在網絡上談好了,而我只負責收錢和指導你們簽署版權授權協議,嗯,僅此而已!”

  “哦,這樣啊!”

  劉怡霏語氣中難掩失望。

  看起來,目前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那個無恥的想喝涼水怕塞牙身上了,希望他能早一點看到自己的私信,早一點通過網絡和自己聯系。

  不過,就在劉怡霏想要掛斷電話,并重新打開筆記本電腦時,電話中的張起淮突然來了一句。

  “劉怡霏小姐,你們是不是遇到什么難題了?”

  “對啊!”

  “能說說嗎?說不定我可以幫你。”

  “張律師,你也知道《默》這首歌曲,其實是我送給好朋友姚蓓娜姐姐的禮物,可當她準備錄制這首歌曲時,《默》卻被另外一位歌手看上了……”

  “這不可能!”

  劉怡霏話還沒說完,電話中的張起淮就直接斷言道:“劉怡霏小姐,根據你們和陽碩文化公司簽訂的協議,這首歌曲只能由姚蓓娜小姐來演唱。

  如果別人再想唱這首歌曲,當然我這里說的“唱”其實是指用于商業用途的演唱,都必須取得陽碩文化公司的授權。”

  “真的嗎?”

  劉怡霏忽然開心了,覺得陽碩見財起意也有見財起意的好處。

  “當然了,咱們簽署的協議當中的第四款第六條明明白白的寫著呢。”

  “嗯,謝謝了張律師,我知道了。”見張起淮還想再說,劉怡霏講了一聲感謝就掛斷了電話。

  “娜娜姐…”

  “嗯?”

  “練歌去吧!

  這首歌誰也甭想從咱們手中搶走,哼哼!”

  ~~~~~~~

  從陽春面面館出來,楊浩并沒有第一時間就去吃飯,而是和霓霓一起來到了【瀟灑哥音樂工作室】。

  時間雖然還沒到傍晚六點,才五點四十,但這些枝枝葉葉的東西就不去計較了,提前20分鐘嘛,也算不得自己在收貨時違約。

  走進音樂工作室,中午和瀟灑哥一起吃烤腸的前臺小姐李莼,目前已不知去向。

  想來應該是到時間了,她下班回北影了。

  站在前臺,楊浩用手敲了敲桌子。

  “當當當…”

  而就是這么巧,楊浩剛敲響桌子,抽著煙撓著頭的趙英俊就從音樂室的里間探出頭來。

  “楊導,過來看看吧!

  東西已經做好了。”

  ………………

  “咣咣咣…”

  一陣像是火車與鐵軌摩擦出來的聲音之后,電腦屏幕上就出現了一陣煙霧,然后鏡頭下移,是一張非常精致的女人的臉,在那烈焰紅唇中,一根香煙在燃燒。

  “呼呼呼…”

  兩根纖纖玉指,將香煙捏住,那女人朝天吐了兩口香煙,這才把眼睛往下看。

  “這地方是你該來的嗎?

  哪里涼快,哪兒呆著去哈?”女人將身體靠在身后的電線桿上,語氣有點不耐煩了。

  “頭回看到你這樣的人哈?

  這種事干嘛來找我呀?

  像我這樣的人,不是滿大街都是嘛?

  呵呵…,你怎么這么會聊天?

  我可沒時間陪你玩?

  你知道一個小時我能掙多少錢嗎?”

  而女人話音剛落,攝像機鏡頭下移,立刻就出現一只小手甩出兩張紅彤彤的鈔票。

  女人瞟了一眼,然后就把頭轉向另一個方向,繼續優雅的抽煙,可誰知,這時那只小手又甩出來三張紅彤彤的鈔票。

  ………

  站在楊浩和趙英俊的身后,霓霓死死的盯住電腦屏幕,這就是自己的表演,這就是自己演的短片《特殊交易》,這就是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影視作品…

  臥槽…,太他娘的美了有沒有?

  一顰一笑,一舉一動,一次回眸,一個眼神,都將美刻劃進自己的骨頭里。

  特別是在樂巢KTV包廂里拍攝的那段往衛生間走的姿態,上身優雅,臀部一搖一擺的…

  即便自己是個女人,即便知道走路的女人其實就是自己,但自己看到這個畫面,依舊想吶喊上一聲:

  美女,你真的很哇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