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23,你要淡定
  【兒子,說話方便嗎?】

  收到楊春的短信,已是傍晚六點,楊浩正在北影小區門口,布置“小紅離開京城”最后一個鏡頭的拍攝場地。

  〔還行吧!

  我在等天黑,等天完全黑下來,再拍攝一組鏡頭,今天的任務就算是全部完成了。〕

  北影小區門口

  環境有些嘈雜,各種聲音是此起彼伏,賣烤串,賣水果的,某男人翹著蘭花指因為腳被壓了而厲聲尖叫的,遛彎的大爺因某位老太太眼睛帶鉤而罵大街的…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楊浩依然選擇用短信和楊春交流。

  【那行,兒子,我長話短說,有兩件事和你聊聊。】

  【一,五萬塊錢我收下了,合同上的手印也按了,咱算是和那位美女明星約定好,從明天開始,你就不能再表演精神分裂癥了。】

  〔嗯,我知道了。〕

  楊浩淡淡的回道。

  【兒子,爸爸有點好奇,你是不是和那位美女明星有過一腿?要不然她怎么會主動給咱五萬塊錢呢?

  嗯,定然是這樣!

  她覺得你表演精神病,丟她的人了,所以才用這種方法來補償我這個當爹的?】

  〔是你想多了。

  94年,著名作家王碩,瞅見自家胡同口有一個修鞋的,就怎么看怎么別扭,然后便扔給那修鞋匠三萬塊錢讓他滾蛋。

  估計這美女明星,其實和王碩差不多,就是瞧見我表演精神病,她的尷尬癌就犯了。〕

  【呃…】

  【是這樣嗎?】

  〔難道你還有更好的解釋?〕

  【嗯,那算了,我說第二件事。

  兒子,要不今天晚上,咱這精神分裂癥就別演了?】

  〔為什么?〕

  瞅見楊春發來的這條短信,楊浩感覺非常好奇。

  這個年輕老爹可是個不折不扣的財迷,當聽說自己不再表演精神分裂癥時,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暴跳如雷。

  每天晚上3000多塊錢的純收入,怎么說不演就不演了呢?

  你若不表演,咱們爺倆今后怎么生活?你以后怎么娶媳婦?

  可是現在,楊春竟然連最后一天的錢也不想要了。

  【兒子,剛才徐師傅過來的時候說,咱們這條巷子今天晚上估計得瘋。】

  〔什么意思?〕

  【你表演精神分裂癥這一個多禮拜以來,咱們面館里的生意是蹭蹭的往上漲,許多人為了看你表演,甚至只交錢,不吃面。

  而這,就讓周邊鄰居眼紅了。

  據徐師傅說,胖子家常菜請來了一個冀東的精神病,這精神病每每都說自己是關公附體,他今天晚上要在胖子家常菜門口表演胸口碎大石。】

  〔嗯…〕

  雖然有思想準備,可是看著楊春發來的短信,楊浩還是皺了皺眉。

  其實這就是國人的通病,如果看見誰做哪個項目發財了,大家伙總會一擁而上。

  你養雞發財了,老子也養雞!

  而不是像猶太人那樣,你養雞發財了,我就賣雞飼料,我就搞活雞運輸,我就搞雞蛋加工…

  【兒子,還有漁家小炒,據說今晚他們家請來的精神病更厲害,似乎是專門針對你的,因為他對外講,自己是趙括轉世。

  為了報當年在長平之戰中坑殺40萬將士之仇,他聞著白起的味就來到了這里。

  所以,兒子,我害怕這些人為了生意會像前天晚上一樣,找個那么壯的男人來尋你的麻煩…】

  〔嗯…,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把最后一條短信回復出去,楊浩就直接關閉了手機,而這時,天就已經完全黑了。

  ………

  “霓霓…”

  “在呢,楊老師!”

  即便是身上的衣服換成了最俗氣的大紅外套,身材極佳的霓霓,依然在攝像機鏡頭里呈現不一樣的風采。

  “情緒調整到位沒有?”

  “已經完全OK了。”

  站在北影小區門前的小道上,霓霓回身就對楊浩點了點頭。

  “說說看?”

  “我媽掉河里了,我著急回去救她,用這種情緒代入來演出我的急迫感;我爸站在樓頂,說如果我不趕緊回去,他就要跳樓尋死,用這種情緒代入來演出我內心回家的堅定。”

  “嗯,不錯,你再調整一下,咱們馬上開始拍攝。”

  對于霓霓,楊浩總是不吝夸獎。

  “好的,楊老師。”

  霓霓輕松一笑,然后拖著行李箱,就來到了小區門口站定。

  與自家姑娘開心不同,這時的霓爸卻是懵了。

  腦袋瓜子嗡嗡的那種懵。

  什么意思?

  如果想演好這段戲,就得必須把我想象成站在樓頂跳樓尋死唄?而且就連霓霓她媽也沒放過,因為她媽目前還在金陵河里呆著…

  與霓爸并肩站立的張頌聞,眼疾手快,見他表情不對,就立刻拉著他的手去了北影小區門口的人行道。

  “怎么了,老霓?”

  “張老師,說實話,我挺感激這個小楊的,霓霓只不過是愛好表演,但之前她從來沒有演過戲。”

  “這個我知道。”

  “張老師,一個之前從來沒有接觸過表演的姑娘,經過小楊這一天的調教,能演成現在這個水平,即便是我這個外行人,也覺得這個小楊真的很厲害。”

  “這個我也知道。”

  “張老師,我是從來沒有想過,小楊竟然是用這種辦法來調教霓霓演戲的,把我說成要跳樓。”

  “呃…”

  “還要把霓霓她媽想象成已經掉河里了。”

  “呃…”

  “張老師,您給說說,如果小楊想讓霓霓演出絕望的情緒,是不是必須得讓我和她媽兩人已經死了?”

  “是,呃…,不是不是老霓,你要淡定,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這種表演方法有個專業名稱叫做…”

  “我不管叫做什么?

  我就覺得小楊這小子沒安好心,他是在利用霓霓詛咒我和她媽,因為今天下午我找到小楊,說其實拍攝《特殊交易》這部短片根本沒有花到三萬塊錢,那就更別提后續我們還要再拿出來七萬…”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詛咒!老霓,你聽我說咱們一碼歸一碼,拍攝短片的事,我不知道,但是在表演上,我是可以跟您解釋解釋…”這時,張頌聞緊張的連汗都冒出來了。

  而就在他絞盡腦汁的想要做出解釋時,北影小區門口就傳來高葉打板的聲音。

  “Action!”

  站在小區門口,望著前方川流不息的車輛,霓霓從兜里掏出來手機,然后便撥打了出去。

  時間不長,手機聽筒里就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

  “是媽媽嗎?”

  “是媽媽…”

  霓霓只說出這三個字,便淚如雨下。

  “媽媽,你什么時候能回來呀?”

  “囡囡,明天,你明天睡醒之后就能看到媽媽了。”

  講到這里,霓霓便掛斷了電話,然后抬起手,一輛出租車就停在了她的身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