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導演,請自重 > 16,初級境界
  昨晚,霓霓睡得不踏實,迷迷糊糊中,老想著北影表演教師張頌聞給自己講的第一堂課!

  任何的高級表演技巧,都不如自己的生理反應來的真實!

  細節在于,當一個現實生活中的人或者是一個演員,不停的動他的嘴巴的時候,基本上他是在醞釀接下來應該怎么表演,這是一個很難掩蓋的事實。

  人在面對突發事件時,在一般情況下都是懵的,霓霓,把你剛才心里想的所有的零碎用意志力摁下去,回歸到一個凌亂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辦的狀態上來。

  對于表演來講,有些時候不準確就是準確,而演的太準確其實就是不準確。

  霓霓,因為你已經知道怎么辦了,所以就會起范,而當你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的肌肉是失控的,而肌肉一失控,這…,恰巧就是我們演員的什么,生理反應!

  就這樣,霓霓睡一會,清醒一會,然后再睡一會…,如此反復N多遍,直到天色漸亮,她才算是睡踏實。

  可這種狀態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霓霓就聽到了敲門聲。

  “當當當…”

  “哦…,爸!”

  “霓霓,想吃點什么早餐?爸下樓給你買。”

  早餐…

  吃什么呢?

  油條、豆汁,還是已經把店開進京城的老家金陵的灌湯包?

  霓霓想了想,立刻就從迷糊的狀態下驚醒,然后大聲道:

  “爸,快別買早餐了,你趕緊回房間收拾收拾,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

  港島美食家蔡瀾有句名言:好嘴的人一般都喜歡自己做飯,因為即便是再高級的廚師做出來的東西也不一定能夠符合自己的口味!

  對此,楊浩深以為然。

  所以,今天早晨,跑步回來的他,又開始躲進廚房為嘴上的事抓撓了。

  將昨天楊春留在家里的鮮牛肉切片,用醬油、鹽、味精、姜絲腌制,再用五常大米煮粥,粥開的時候放入腌好的牛肉片,最后再將生雞蛋打到小碗里備用…

  而就在楊浩忙碌時,房門被敲響了。

  “當當當…”

  聽到敲門聲,楊浩一愣,緊接著便皺了皺眉,因為根本不用開門,他大概就猜出來來人是誰了。

  既然你想敲門…,那就敲吧!

  反正再怎么著急,今天,也必須等哥們吃完早餐再說。而之所以不開門,就是怕你像昨天一樣來搶我的吃的。

  不過,就在楊浩將港式早茶“四大天王”之首的蝦餃從蒸籠上取下來的時候,從那扇不太隔音的門外就傳來了說話聲。

  “姑娘,你找誰?”

  “啊,您是劉江爺爺吧?我看過您演的電影《地道戰》,您的那句經典臺詞,我到現在還記得,高,實在是高!

  哦,對了,這是我爸。”

  “哦…,劉叔你好,我姓霓,是從金陵來的!”

  “哈哈…,你們好,現在的年輕人啊,已經很少有人能記得我這個老頭子了。

  不過,你們找誰呀?”

  “報告劉爺爺,我來找我的男朋友楊浩,嗯…,就是住在咱小區那位每到晚上八點準時精神分裂癥發作的年輕人。”

  得…,這話就沒法聽了。

  倘若再不讓她進來,估計過一會就該有幾位甚至是十幾位老頭老太太上來“夸獎”她了,姑娘好樣的,明知道男朋友身患精神分裂癥,你卻依然不離不棄!

  想到這里,把手中的抹布往灶臺上一丟,楊浩走出廚房就去開門。

  “哇…,好香啊!”

  楊浩剛打開房門,一位身穿白色襯衣的高挑美女就俏生生的出現在門口,只是這美女的眼睛有點不太正常,一直朝廚房那邊瞟。

  “嗯…”

  楊浩才想說話,美女就笑瞇瞇的擠了進來,然后又一點也不客氣的鉆進廚房。

  “呃…,楊老師,對不起,霓霓從小被我和她媽當成男孩子來養,所以就…”

  此刻,雙手拎著水果的霓爸,面露尷尬,剛才霓霓在老藝術家劉江面前自稱是楊浩的男朋友,就已經讓人夠無語的了。

  如今,她又毫不客氣的去廚房找吃的。

  不過,楊浩卻是笑了笑,伸手從霓爸的手中接過水果。

  “霓叔,沒關系的,我也是獨生子,從小就渴望自己有個霓霓這樣性格的弟弟。”

  “你真的不介意?”

  “當然!”

  楊浩笑著就把霓爸讓進了家里。

  “霓叔,您應該還沒吃早餐吧?這邊是衛生間,您洗洗手,咱們過來一起吃早餐?”

  “這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

  我知道你們今天會過來,所以早餐就特意做的比較多。”

  而楊浩才把話講到這里,廚房中就傳來霓霓的聲音。

  “楊老師,楊老師,你做的這是什么?簡直也太好吃了,不但造型晶瑩剔透,而且鮮美爽滑,美味可口…”

  “這叫蝦餃,屬于港式早餐。”

  楊浩一邊回答,一邊快步走進廚房,鍋里的臥蛋牛肉粥應該好了,再灑上些許蔥末,就能出鍋了。

  “楊老師…”

  “嗯?”

  “你做飯為什么會這么好吃?別的不說,就拿你爸做的陽春面做個比較吧,你做出來的早餐至少要比陽春面好吃上百倍都不至。”霓霓倒也不是完全白吃白拿,她是有干活的,譬如說往餐廳里送蝦餃,譬如說往餐廳里端粥。

  “在我腦袋里有好多菜譜,想吃什么?直接打開菜譜瞧瞧配方就知道怎么做了。

  而我的眼睛又特別神奇,你看到的東西或許只是個形體,而我看到的東西卻是形體加數據,比如說我能看的出來這點鹽一共有幾克幾毫克,比如說我能看出來鍋里放的油現在已經燒成了多少度,再比如說我能看出來某塊肉的新鮮度,是從動物身上哪個部位取下來的。”

  “真的?”霓霓瞪大了眼睛,好奇。

  “當然是真的!”楊浩笑著,將鍋里的最后一碗臥蛋牛肉粥盛出來。

  “那…,你說說我有多重吧?也不用精確到幾毫克,就說說幾斤幾兩吧。”上身穿著白色襯衣,下身穿著藍色牛仔褲,白色帆布鞋的霓霓,就在孫浩面前輕盈的轉了一個圈。

  “一百五十七斤四兩六錢以下。”

  “嘖嘖嘖…”

  楊浩話音未落,霓霓就直接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楊老師,怪不得張頌聞老師夸獎你的演技好呢。

  不得不說,你的演技真是好,因為就你現在吹牛吹的一本正經的模樣,我就敢說,你已經達到了張頌聞老師口中所講的演員中的初級境界,臺詞從我嘴里講出來,不管你們信不信,但至少我得先讓我自己相信!”

  “哈哈…”

  霓霓的話才講完,楊浩和霓爸兩人便同時大笑。

  而在笑聲中,楊浩腦海中早就有了個數字【毛重:一百二十二斤四兩五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