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丹娘 > 第460章有備而來
  “往后日子可不能如之前幾日這般,凡事都要講究一個徐徐圖之,切莫著急,若是火急火燎的,反而容易壞事。”

  她醞釀著言語,努力將這些話說得很文雅很正面,同時也能讓沈寒天聽明白。

  這男人何等的聰明。

  其實在丹娘剛打了個開頭時,他就明白了。

  微微笑著,眉眼清亮,只是專注地凝視著眼前這年輕貌美的女人,越看越歡喜,到后來沈寒天都忍不住打斷她的話,捉起她的一只小手揉了揉,口中旁若無事道:“不打緊,這事咱們屋里的事情,外頭誰會知曉?”

  丹娘本來說得一本正經,壓根沒有往房事上靠。

  沒成想,自己費勁巴腦地想了這般多的說辭,又搞了這么多的開場白,最后被這男人一句給打回原形。

  她張了張口,很是生氣。

  瞧她如一條擱淺的魚似的,瞪著眼睛,張著小嘴,愣是說不出話來,沈寒天又笑了:“你不就是這個意思么?我曉得了,我往后都消停點,你身子吃不消。”

  丹娘火了:“誰跟你說這個了?!”

  沈寒天一臉迷茫:“難道你方才不是這個意思?”

  丹娘:……

  很好,夫妻二人的交心談話就此終結。

  要說有用的話,還是有的,從這一天起,沈寒天也真的消停了好些,每晚也不會太過折騰。

  但只要遇到得空的時候,那一晚會鬧得更兇。

  丹娘一時間無言以對,想要反駁,這家伙卻有一大堆的理由等著她,什么他沒有姨娘,只想夫人親近,什么家中只得一女,未免太過孤單寂寞,想要抓緊時間給玉姐兒添個弟弟或是妹妹,要么就是他白天忙了一整日了,難不成入夜時分想摟著老婆親熱一下都不成?

  無論哪個理由,丹娘都拒絕不了。

  罷了罷了,就這樣吧……

  反正她不是身嬌肉貴的深宅貴婦,倒也能經得住。

  這么一來,丹娘卻越發嬌艷水潤。

  大約真是與沈寒天親親熱熱的緣故,她的眼角眉梢總是蕩漾著一抹心滿意足的滋潤,瞧著膚白瑩潔,唇畔盈盈透著春色,顏色更勝從前。

  她還沒等到馬秀蘭那頭的帖子,卻等到了柳家的求救。

  慧娘早產!

  情況很是兇險。

  丹娘一聽,趕緊命人執自己的名帖去太醫院找人。

  緊趕慢趕地趕到柳家,里屋已經一片緊張,進進出出的丫鬟們拿著熱水巾子,又是一盆盆的血水給換了出來。

  這一幕既是無聲,又看得人驚心動魄。

  丹娘是見慣了血腥的。

  倒也沒有多被嚇著。

  只是親眼所見,方知女子艱難,光是生產這一事就足以讓很多女子進了鬼門關。

  柳承易與柳家父母都等在門外。

  柳承易很著急,來來回回地踱著步子。

  丹娘則坐在不遠處,她特地讓人在這廊下給自己設了個座椅。

  產婦生孩子有的熬,她要是也跟著一樣站著,那等慧娘的孩子生出來了,她怕是也要累得半死。

  一邊品茶一邊等著,丹娘緊繃的心開始漸漸平復。

  產房內,時不時傳來嗚咽聲,壓抑痛苦,卻又帶著生的希望。

  丹娘已經飲了兩盞茶了,仿佛只有這熱乎乎的茶水才能面前平復內心的不安。

  要說對慧娘有多少姊妹情分,那是在騙人。

  慧娘既不像杳娘那般會為人處世,更不如丁氏待丹娘真心真意,可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丹娘還是不想讓她出什么事。

  生孩子……若是連自己一條小命都保不住,留下一個出生就沒了娘親的孩兒,這還有什么意義?

  她坐著飲茶。

  不遠處的柳夫人卻瞧著很不是滋味。

  “哼,好個氣派的誥命夫人。”

  她鼻息中冷哼兩聲,“自個兒的親姐姐都這般危急了,她倒好,還有閑情逸致坐著品茶!果真沈夫人那意思錯不了,這沈家大奶奶還真是盛氣凌人!都把自家的婆母逼得那般艱難……今日我算是見得一二了。”

  柳大人正滿心擔憂,聞言不由得焦躁,壓低聲音狠狠訓斥:“你就少說兩句吧!還嫌如今這局面不夠亂的?她橫豎是兒媳婦娘家的人,你管她那么多作甚!”

  說白了,丹娘都是出了門子的。

  細數起來應該算是沈家人。

  若非趙氏身子不爽,聽聞女兒難產當即就暈了過去,連馬車都上不了,她這一病倒,家中兩個兒媳自然要忙著照顧,生怕鄭氏一人料理不來,丁氏也緊趕慢趕地過去伺候著。

  這么一來,宋家那頭除了一個丹娘,還真是找不出其他人了。

  總不能叫同樣有孕的杳娘也往這兒跑吧,那更不現實。

  好歹丹娘帶來了太醫,緩解了方才的急難之處。

  被丈夫呵斥了住,柳夫人眼眸閃了閃,到底分得清輕重,當下便就不開口了。

  特地尋來的兩位太醫已經進去了好一會兒,終于瞧見他們開了方子要去抓藥。

  柳夫人看了一眼方子,差點哭出來:“其余的也就罷了,這些個參茸咱們府里可沒有這么好的呀,能頂得上么?”

  老太醫捋著胡須:“最好還是用老參,這樣才更好。”

  柳夫人慌了神。

  另一老太醫又道:“如今產婦氣血虛弱,急需吊著這口氣……能用則用,保命的。”

  柳承易愣在一旁,目光凝滯,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丹娘放下茶盞,緩緩抬手。

  爾雅新芽便將一早就備好的匣子打開,里頭一樣樣竟然都是經年的上好藥材,也不乏方才老太醫點名要的老參。

  老太醫面色一緩,連連點頭。

  “但凡這里有的,只管拿去,若是還有什么旁的,也與我說來,我定然竭盡所能,萬望救我姐姐一命。”丹娘的聲線沒有太多慌張,有的則是更多的鎮定沉穩。

  有了上好的藥材,很快便得了一碗藥送進了產房。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穩婆出來報喜訊:“恭喜老爺夫人,少奶奶平安生產,喜得一子!”

  柳夫人一聽,忙不迭地雙手合十,連連呢喃著,也不知是在答謝哪路大羅神仙。

  柳承易渾身的緊繃總算緩和下來,他木木地看著產房內,剛要抬腳進去,卻又被柳夫人一把扯住。

  “你胡鬧什么,女人剛生產過的屋子里血氣大,不干凈,你是個讀書人,怎么能往里面跑?就在這里等著便是,里頭還有丫鬟婆子們伺候著,哪有你站的地兒。”

  柳承易聞言到底沒有堅持。

  不遠處的丹娘微微一笑,頗有些嘲弄。

  就這般鬧騰了好一陣子,到了日暮十分,丹娘進去見了慧娘。

  慧娘面色慘白如紙,毫無血色,眼瞧著就知道元氣大傷,連說話都氣若游絲。

  她帶著一細條護額,額上的汗都濕透了發絲,瞧見丹娘的那一刻,她的雙眸騰地一下亮了起來,丹娘還未到跟前,她就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好妹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