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大明:家妻上將軍 > 今天做紈绔
  “胡說八道什么?”趙軒義一把推開沈薇薇,拿起衣服穿起來“我們就是睡覺,什么也沒做!”

  “你還想做什么?”

  “我特么想做飯!”趙軒義說完,走到一旁洗漱起來!

  沈薇薇坐在床上,靜靜的看著趙軒義,此刻她的內心也十分的糾結,對于趙軒義她可謂是又愛又恨,此刻的她十分迷茫,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辦了!

  “今天去哪里?”

  趙軒義搖了搖頭“不知道啊!看蘇大哥怎么說吧!”

  “那我呢?”

  “在客棧里面呆著!”

  “在家里讓我住牢房,出來了還讓我畫地為牢?”

  趙軒義來到沈薇薇面前“不是嚇唬你啊!這里可比你想的恐怖,在這里你要是胡來,我也保不住你!”

  “你保護過我嗎?”

  “你說這話有良心嗎?要不是我保護你,你早就被殺了好嗎?”趙軒義不屑的說道。

  “你要放了我,我早就跑了,現在不知道生活得多開心呢!”

  趙軒義捏住沈薇薇的下巴,雙眼認真地看著她“你說的沒錯!你打亂了我的生活,我憑什么讓你開開心心的活著?等回去后,我就把你放在籠子里,當我一輩子的金絲雀!”

  “好啊,有本事你就關我一輩子!”

  “對啊!我就是這個打算!”

  沈薇薇聽到這里,憤怒的表情突然有了轉變,臉上滿是嚴肅,眼神非常認真“說好了,是一輩子!一天也不能少!”

  “廢話,你聽說那個終生監禁的犯人還有無罪釋放的……?”趙軒義說道一半,怎么感覺這話鋒有點不對呢?沈薇薇這表情,怎么感覺有些許微妙?是自己那里說錯了嗎?

  “那個……我是不是會錯意了?你是想被我關一輩子?”

  “你個蠢貨,誰會這樣想啊?你就等著給我毒死吧!”沈薇薇轉過頭不理會趙軒義了!

  這是鬧哪樣?趙軒義剛想說什么,門外傳來敲門聲,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趙軒義放開沈薇薇,來到門口打開門,只見沈巍站在外面。

  “少主!”

  “怎么樣?蘇大哥有什么計劃?”

  “沈大哥說……想去拜訪一下靈珊姑娘!”

  “拜訪?怎么拜訪?那個叫納蘭索亞的會答應?”

  “先送拜帖,隨后看看結果!目前也沒有其他辦法!”

  趙軒義聽到之后,將沈巍拉進房間中“我說沈大哥,這蘇大哥平常也不愛說話,但是我感覺他這次似乎十分認真,他是不是對這個靈珊姑娘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啊?”

  “我怎么會知道?”

  “這么做不妥吧?俗話說得好,強龍不壓地頭蛇,咱們在人家地頭蛇的地盤見人家的女人?這是不是不合適啊?這要是鬧起來,咱們幾個誰也別想活了!”趙軒義說道。

  “這個……?”沈巍聽到趙軒義的話,感覺很有道理,可是目前他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要不少主你去和蘇大哥商議一下?”

  “我……?”趙軒義也有些為難,心道這話怎么開口啊?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什么好辦法,趙軒義只能來到蘇明華的房間之內“蘇大哥!”

  “少主來了!”

  趙軒義坐下,看了看蘇明華蘇大哥“剛剛沈大哥和我說,你想去拜訪一下納蘭索亞?”

  “沒錯,這是唯一能見到靈珊的辦法!”

  “可是咱們現在可是在他家里啊!若是鬧僵了,咱們的危險可沒有人能保護!”

  蘇明華點了點頭“少主這句話說得對,但是我想說,靈珊那里是我們唯一能打聽到凌寒的地方,其他人在城里這么久了,不也是一無所獲嗎?雖然有點冒險!”

  “辦法看來是沒有方式改變了,但是咱們還能換一個角度去辦!比如這個納蘭索亞可是一個真正的大少爺,按照我的想法,在這個環境成長的大少爺,一般都以一些特殊愛好!對吧?”

  蘇明華不屑地笑了“沒錯!納蘭索亞這個人可以說將所有的惡習一樣不落,吃喝嫖賭樣樣俱全!”

  “原來如此,那咱們就有辦法了!蘇大哥,咱們今天就出去玩兩把!沈大哥、多準備點銀子,也讓我這個少爺見識見識這銷金窟真正的樣子!”

  “你啊,純純的敗家子!”沈巍笑著說道。

  “老子的錢是自己賺的!”

  “你這是擺夫人們的家!”

  “……”趙軒義一時之間竟然還無言以對!

  半個時辰之后,趙軒義三個人跟著蘇明華來到一家叫財神閣的賭坊,趙軒義看了看這個牌匾,不由點頭“名字真夠雅致的,這名字我喜歡!”

  “這是納蘭城最大的賭坊,里面每天的流水大到嚇人!”蘇明華說道。

  “哼!有多大?”

  “最大的時候,一天過幾百萬兩!”

  趙軒義聽到之后,雙腿一軟,差點沒跪下!沈巍一把抓住趙軒義的衣服“你別還沒玩就跪下了,你這樣子還成嗎?”

  “沒事!不就是殺一個國家得到的軍餉嗎?老子又不是沒有!走,進去!今天咱們也做一回紈绔!”趙軒義說完,一把抱住沈薇薇的柳腰,向里面走去!

  沈薇薇抬頭看了看趙軒義“你拿我當那些窯姐呢?”

  “來這種地方不帶個女人太沒面子了,你要不喜歡,我去青樓找一個也成!”

  “你敢!”沈薇薇說完,一把抓住趙軒義腰上的肉,用力一擰!

  趙軒義也不客氣,大手抓住沈薇薇的翹臀,用力一捏!

  沈巍在后面看到這兩位親蜜的舉動,眉頭都快打結了,心道少主啊少主,你知不知道你懷里的這個女孩,她親生父母是你殺的?

  走進賭坊之后,一陣熟悉的感覺迎面撲來,賭坊里面煙霧彌漫,各種賭具搖的嘩楞楞脆響,幾百人好像瘋了一樣,嘴里不斷大喊,一個個聲嘶力竭,亢奮高歌!

  “大大大……!”

  “小小小!”

  “特么的,又輸了一點!你這牌九就不能多刻一個坑啊?”

  有人贏錢歡呼跳舞,有人輸錢抱頭痛哭,在這里面見到什么,都不會感覺到驚訝,畢竟這里除了輸贏,什么都沒有,別想在這里看到人性,更看不到所謂的親情!

  蘇明華來到趙軒義身邊“少主,咱們玩點什么?”

  趙軒義對于賭具不是很了解,唯一能上得了手的,無非就是篩子,至少他知道大小還有豹子!但是來到這里,玩的無非是四樣,第一、運氣,人的運氣來了神鬼都擋不住!

  第二個、千術,各種抽老千都可以用,前提是別被人發現,可惜自己不會!

  第三個、財力,若是沒有足夠的銀子,釣魚都不上鉤!

  第四個就是膽量了!你要做到泰山崩于面前,不動聲色!趙軒義一甩上杉,抱著沈薇薇向賭桌前走去,看了看桌子上的賭金,什么都有,金銀、玉石、銀票等等,根本看不到銅板!怪不得這里的乞丐都不要銅板,太丟人了!

  趙軒義伸出手,沈巍從懷里拿出一疊銀票,趙軒義抽出一張放在沈薇薇的手中“我的小寶貝,你看看咱們是押大還是押小?”

  小寶貝?自從兩人見面的那天起,趙軒義也沒這么溫柔地叫過自己啊!沈薇薇白了趙軒義一眼,就知道他在演戲,當拿過銀票的一瞬間,沈薇薇瞪大了眼睛“一百兩?”

  沈薇薇看向趙軒義,心道你知道這是多少錢嗎?你是不是拿錯了?“有沒有十兩和二十兩的?”

  “又不是你的錢,你心疼什么?來來來,各位讓讓,讓我的寶貝開賭了啊!”趙軒義推開前面的賭徒!

  “你這人怎么如此……?”

  【啪!】當一百兩銀票扔到桌子上之后,賭桌上的人瞬間鴉雀無聲,在這里賭博的人不少,但是能一把拿出一百兩的,屈指可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