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102章 奇怪的三姐妹
  沈留卿從王倩家打掃完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太陽快要消失在天邊,只留下一絲微紅的霞光。

  他走到了一處馬路的下坡,旁邊是兩排用來保護行人的鐵欄桿,余暉照在身邊那條光滑的鐵桿子上發出刺眼的光。

  一陣輕柔的晚風呼過,從他頭頂的樹上落下幾片枯黃的樹葉。

  沈留卿哼著小調,不緊不慢的緩緩走著。他忽然覺得黃昏的時候偶爾出來散散步也不錯,比如吹吹涼風啦,看這漂亮的城市一點點亮起五彩斑斕的燈。

  走著走著,天邊某處堆積在一塊的云朵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堆云朵拼在一起的形狀有點像澆水的老人,頭頂多出的兩個小角讓它看上去又有點像只大狗。

  他已經有好久沒像現在這么無聊的盯著天空了。

  正看的入神時,不遠處突然有嘻嘻哈哈的吵鬧聲。這種時間居然還有三個背著書包的小朋友,她們齊齊的站在最下坡,擺出一副不太標準的起跑姿勢。

  “等會聽我口令,看誰先跑上坡,最慢的要請吃冰棍!”站在中間的一個女生十分自信的說。看她樣子一定是這個三人小組中的主心骨。

  其他的兩小只很聽話的點點頭,紛紛擺好姿勢,目光緊鎖坡頂。這段坡路目測大概有五十米的距離。

  在維持了一段時間的寂靜后,為首的女孩突然壞笑著看了她們一眼,隨后在喊出“開始”的同時先一步搶跑。

  其他兩個女孩先是一愣,過了兩三秒后才明白狀況。

  “啊!你賴皮你賴皮!”

  “不公平不公平重賽重賽!”

  其他兩個小女孩氣急敗壞的跟了上去,小臉漲得通紅。

  那個不講武德的女孩子此時已經遙遙領先,大笑著狂奔的同時還不忘回頭吐舌嘲諷:“來追我呀,追到了請你們吃冰棍,要是追不到最后一名還是請客哦。”

  她們“比賽”的賽道正好在沈留卿走的路上,為了不阻擾她們沈留卿還特地讓開了道。那名領先的女孩子很快跟他碰面,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女孩臉上還帶著賤賤的笑,隨即朝這個漂亮大哥哥的屁股上狠狠一擊:“耶!第一名!”

  臥槽這年輕人!

  沈留卿“嘶”了一聲,趕緊捂著屁股背墻而立。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痛得他差點五官都扭曲了。

  話說死小鬼力氣倒不小!她是闖關節目看多了嗎?這是把自己的屁股當成通關按鈕了吧!很遺憾它不會觸發什么會噴射白色氣體的機關哦!

  第一名跑過后,沈留卿就一直模仿著螃蟹走路的姿態。他得防備著點,以免后面兩名女孩也學她這套。好在那兩名女孩沒有那么大膽,她們只是在跑過沈留卿身邊時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然后嘿咻嘿咻爭搶第二的名次。

  結果不出意料,耍賴的女孩拿到了第一,接著第二第三名接連誕生。第二名女孩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喘氣,雖然沒能追上偷奸耍滑的第一,但好歹不用請客了。相比之下最慘的還是第三,最后一名小女孩跑上坡頂時高舉雙手抗議,說這是場不公平的比賽........好在最后第一名還是拍了拍胸脯,說由她請客,結果三小只很快又重歸于好,一蹦一跳的消失在了轉角口。

  果然小孩子是一種不擅長生仇的生物,區區一根冰棍就搞定了。

  “年輕真好啊。”沈留卿回頭看著空無一人的轉角口。

  他忽然回憶起了自己小時候,那時候的他也有過這么段時光,無憂無慮,哪怕一天只有一兩塊零花錢也能花得很開心,大家會湊在一塊買幾包不同口味的辣條交換著吃,嘴上沾到辣油了就隨手一擦,然后在衣服褲子上亂抹一通......

  ........

  “我說琉璃啊....實在不行就找個人問問路吧,你不是會說她們國家的語言嗎?”

  “安靜點姐姐,我自己可以找到的。”

  “已經找了一下午了啊!天都要黑了,我跟由乃醬都餓了,你說對吧由乃醬?”

  “我還好,是綾乃姐餓了吧?明明中午的時候還吃了那么多東西......說到底,還不是因為綾乃姐你中途非要染頭發,否則琉璃姐早就找到住處了......”

  “好啦好啦我的錯!看在我是大姐的份上就原諒我吧!全靠你了琉璃,我可不想今天晚上睡大街啊!”

  三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女人并排走著。最左邊的金發女人一臉苦相,一直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身旁的小個子女孩則很有先見的捂住了耳朵。兩人跟在一名短發少女的身后。

  “應該馬上就到了.......”最前方的少女低著頭,一遍遍確認手機屏幕上的定位。

  “好餓好餓好餓.....好想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金發女人看上去已經有點神志不清了。

  她們三人今天第一次來到這個國家,難得有個放松的機會,本應該花時間好好游玩一番吃吃美食才對,可現在卻因為看不懂導航而浪費了大把時間。

  “振作點綾乃姐。”由乃說,“別打擾琉璃姐。”

  “可是......”綾乃欲言又止,最終只得輕嘆口氣。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琉璃好像也有點路癡來著,雖然相比自己和由乃要稍微好上一點,但也真的只有一點而已.......大名鼎鼎的鍛刀世家——神川家的三個孩子居然都是天生的路癡,就連她們的媽媽也是!不得不說母親大人的基因真的很強大!也虧她能自信滿滿的說出“神川家世世代代都是路癡”這樣的名言。

  實際上,琉璃此時臉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她覺得自己這個導航真是爛透了,定位點居然連個箭頭都沒有!她還是屬于那種分不清東南西北的人,能摸到這里已經算很不錯了。

  “怎么辦.....要是今天找不到的話就只能住酒店了......”她不由得擔心起來。

  她們幾人今天剛下飛機,還沒來得及兌換貨幣。中午吃飯的錢還是新上司柳若冰通過手機轉賬的,笨蛋大姐自說自話的挪用了其中一部分用來染頭,現在已經所剩無幾了。

  琉璃正煩惱時,轉角處突然冒出一個人影,兩人都沒注意一下子撞了個滿懷。

  “抱歉.....你沒事吧?”琉璃捂著胸口,天生胸部貧瘠的她被這一下撞得可不輕。

  “抱歉抱歉,是我剛剛走神了。”對面的男人捂著額頭。

  額頭和胸骨對撞,硬碰硬顯然誰也占不到便宜。

  綾乃和由乃這時候追了上來,用地道的霓虹語說了聲抱歉,搭配上手勢才勉強令人看懂。

  交叉口的路燈在這時亮了起來,三人這才看清男人的樣貌。看樣子是個十分標準的東方美男,輪廓分明,身材勻稱,樣貌自然也沒的說。

  一時間,三人都看呆了。早在來之前她們就聽說過這個國家的美男遍地都是,沒想到一來就碰到個極品中的極品!

  沈留卿今天穿著件寬松的短袖,搭配白邊的黑色短褲,如此樸素的穿著下,一條骨肉勻稱的大白腿顯得格外吸睛。

  沈留卿看她們這打扮一時半會也摸不著頭腦。她們齊刷刷的穿著西服,還都背著大個提琴包,說她們像大提琴家吧,好像有點不太合適........畢竟那個金發爆汝的女人都不怎么好好穿衣服,里面白色襯衫的扣子都只扣一半,最為核心的黑色決勝內衣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相比之下沈留卿覺得她們更像電影里的殺手,說不定背后的大提琴包就是個幌子,里面不是樂器還是槍械武裝........不不不,這太扯了!說不定人家只是衣服小了扣不上扣子呢!

  琉璃情不自禁的多看了幾眼,突然發現沈留卿的領口此時歪在一邊,半露著的香肩像是打磨過的大理石一樣光滑,在接著往下就是鎖骨.......娥滴老天,肩.....肩帶,為什么看不到肩帶?

  她又發現了件要命的事!

  難道說這位美男的上半身正處于真空狀態嗎?

  出于禮貌,由乃早就避開了視線,琉璃也緊跟其后,東看西看的假裝四處看風景。三姐妹中現在只有大姐綾乃還意猶未盡的盯著。

  “你們是霓虹人?”沈留卿雖然聽不太懂她們的語言,不過他以前也追過一段時間的動漫,能稍微理解點。

  “嗯,對。”琉璃強作鎮定的用本國語言回答,目光卻始終不敢看向他。

  倒是綾乃很大膽,直接上前單手握住美男的手,隨即一個轉身將沈留卿壁咚在旁邊的石墻上,整套動作行云流水,像是個專業的舞者。

  “大...大姐!”由乃和琉璃不約而同的向綾乃露出驚訝的表情。她們顯然沒想到會有這種奇怪的展開,以至于被嚇得差點喊出聲。

  最震驚的還是由乃。她還清楚的記得綾乃姐剛才明明還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結果轉眼間就滿血復活了!

  按照霓虹劇的套路,她現在或許該做出個相當夸張的顏藝以表達內心的震驚。

  綾乃微微一笑,十分自信的勾起沈留卿的下巴:“小貓咪,這么晚了一個人出門可不安全哦。要不然姐姐送你回去?”

  沈留卿尬笑一聲,一個側步撤了出來:“抱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以他對霓虹語言的了解就只聽懂了“姐姐”兩個字。

  “夠了大姐,你別嚇到人家。”琉璃總算松了口氣,上前拉住綾乃的肩膀。

  emmm......一個黃毛混混模樣的女人突然對漂亮男人做出如此失禮的舉動.....怎么想都很糟糕啊喂!

  不過好在他聽不懂。萬幸萬幸!

  “琉璃琉璃。”綾乃十分興奮,用胳膊頂了頂琉璃,“機會來了,快問路,然后我就有機會請他吃飯了!這可是你未來的姐夫啊!”

  “綾乃姐......你就收斂點吧,我可不想來到這的第一天就在警察局過夜。”就連由乃也苦口婆心的勸導。

  “什么話!”綾乃低聲呵斥,“你難道在質疑你們大姐的魅力嗎?”

  “嗯。”琉璃和由乃同時點頭,幾乎沒有一絲遲疑。

  “相信我綾乃姐,要是放任你接著搭訕的話,我們三個今晚很大概率要去警局喝茶......不,是百分百會去警局喝茶!”由乃不留余地,“這里還是交給琉璃姐吧,求你了,可靠帥氣的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為什么這種時候叫得這么親密啊....”綾乃思索了一會,然后很不情愿的點頭答應,“好吧......雖然很不爽......但既然由乃醬都這么說了.....”

  綾乃雖然不是很聰明,但她知道能讓由乃克服羞恥喊出這四個字的事情,那肯定是蠻大的了......

  “那個......你們是迷路了嗎?”沈留卿試探性的問道。

  “對,我們找不到前輩幫忙租的公寓了。”琉璃說著一口不太標準的本國話,接著把手機遞了過去。

  沈留卿借過手機,隨便撥弄了幾下,很快就找到了終點定位——林和苑三樓308。仔細一看這不就是自己住的地方嗎?而且還是上下樓的關系。

  “怎....怎么了?”琉璃從沈留卿略微震驚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什么。

  該不會是自己不小心帶錯了路,離目標越走越遠了吧?

  “沒什么,看來我們住一個地方呢。”沈留卿微笑,“我正準備回去,順便帶你們過去吧。”

  “好,好。”琉璃內心莫名其妙的激動起來,對著沈留卿深鞠一躬,“萬分感謝!”

  “怎么了?好好的怎么鞠躬了?”綾乃小聲問,“由乃醬你聽得懂他們再說什么嗎?”

  由乃搖搖頭:“不知道,大概人家好心,愿意帶我們去目的地吧?”

  沈留卿說了句“不客氣”后,便走過來朝由乃和綾乃露出個禮貌性的微笑。

  “他在對我笑誒!他是不是喜歡我啊!你說是不是啊由乃醬!”綾乃興奮的揮手回應。

  “我覺得不太可能.....”由乃說,“聽琉璃姐怎么說吧。”

  沈留卿走了,琉璃便跟在后面。路過她們身邊時,琉璃拍了拍兩人的肩膀,用霓虹語說:“那個小哥也是住在那兒的,他說可以帶我們過去。”

  “喲西!”綾乃握拳,目光好似燃起熊熊烈火:“近水樓臺先得子!”

  “是先得月啦綾乃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