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99章 我就剩一個弟弟了
  凌晨了,小酒吧里依舊熱鬧,但比起幾個小時前還是差了點。

  “阿花,再給我開一瓶。”墨染對女酒保招呼。

  她看了眼喝得醉醺醺的凌柚,貌似已經快到極限了,不過整個人倔強的撐在桌子上,晃晃悠悠的,眼眶還泛著紅。

  她面前的桌子上擺了不少空酒瓶,從坐下開始就不停的陪著凌柚喝酒。

  墨染忽然覺得這個畫面有些似曾相識,多年前她安慰失戀的小姐妹時,對方也差不多這樣。那時候她們都是窮鬼,身上所有的錢都拿來買酒了,但也只夠買一箱的,也才十二瓶“勇闖天堂”。

  她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小姐妹一邊跟她倒苦水一邊又給自己灌酒.........

  “真稀奇呢。”女酒保有些摸不著頭腦,心想這墨染今天是中彩票了?

  她又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用開瓶器打開后,收走了桌上的空酒瓶。

  “沈.....留卿,他是個什么樣的人?”凌柚突然間開口了,她想多了解一點自己的這個弟弟。

  王千鶴死了,死去母親的父母也不曾管過她,沈留卿或許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雖然她們倆沒有任何血緣關系。

  “嗯?”墨染一愣,“他是你弟弟,難道你不了解他嗎?”

  凌柚沉默了。她對于沈留卿的了解僅僅停留在幾年前,那時候的他不怎么跟自己說話,凌柚也懶得搭理他。一想起沈留卿那不著調的母親,凌柚對他的好感度更是降到了極點。

  可就在幾天前,自己對這個弟弟的固有印象徹徹底底的改變了。她發現沈留卿并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惹人厭,甚至還很溫柔成熟,也不做作,長得也很好看,簡直完美的不像話。

  凌柚想起了那天晚上,自己難過得像是個受了天大的委屈的小孩子,蜷縮在沈留卿懷里。那個男人的手臂很細,一看平時就不怎么好好吃飯,可凌柚枕著的時候卻無比安心。就好像小時候靠在王千鶴身上睡覺,窗外是駭人的暴雨雷電,狂風拍打窗戶的聲音十分嚇人,外面有什么妖魔鬼怪就要破窗而入似的,可她卻能睡得很香。

  “留卿他......”墨染頓了頓,“是個適合結婚的男人......吧.....”

  “適合結婚的人?”

  “昂。”墨染擠出個苦澀的笑容,“是我以前不夠珍惜,所以才被他甩了。”

  “那你活該咯。”凌柚抿了口酒,心想墨染說的還是太籠統了,簡直跟沒說一樣。

  墨染撓撓頭。

  凌柚好不容易愿意主動轉移話題,她覺得自己應該描述的更詳細些,可自己腦子現在昏昏沉沉的,到頭來也只能總結出沈留卿“是個適合結婚的男人”。

  “其實我蠻好奇的。”

  “好奇什么?”墨染疑惑。

  “我好奇他是怎么看上你的。”凌柚想起剛來到z市的時候,瑞玟還給她看過墨染以前的照片。

  那時候的墨染剛進加入鬼殺,頭發還是金燦燦的,像一只炸毛的母獅子,其中一只耳朵上還掛滿了耳釘,凌柚只能用“非主流”這三個字來形容她。

  然而就是這么個“非主流”居然追得上沈留卿那樣的超上等貨色........難道是墨染抓住了他什么把柄嗎?

  “其實我當時也沒想過自己能追到他。”墨染嘿嘿的笑了起來,“我跟留卿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是地鐵站,當時我買了好久的鬼火壞了,地鐵站b口外面就有個維修店,那天下午的太陽很毒,我就躲在樹蔭下抽煙,一抬頭就看到剛走出地鐵站的留卿了.......”

  “然后你們一見鐘情了?”凌柚打斷了墨染。

  “沒有。”墨染搖搖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當時真的看傻了,第一次見到這么漂亮的男人,想也沒想就上去搭訕了。留卿膽子也挺大,那時候我打扮得還挺嚇人的。他說自己剛從其他地方過來,想問問路。我一聽還有這種好事,正好車子在修,等修完了還能送送留卿,順便揩點油.......”

  墨染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于是小心翼翼的往旁邊瞟了眼,凌柚臉上的表情果然變得難看了不少,眉毛都要抵在一塊了。

  “繼續說。”

  “好好好....”墨染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車子修好后我就提議送送留卿,他答應了,然后就坐上了我的后座。一路上我故意開得很快,然后跟他說害怕就抱緊點,留卿一開始很害羞但最后還是照做了。哦對了,他身上自帶體香你知不知道?就好像什么花香一樣.....我想不起來了.......”

  “我說,你那猥瑣的心里想法可以略過嗎?”凌柚皺眉,“說重點。”

  脫墨染的福,她現在越來越好奇了。為什么沈留卿當初會喜歡上這種女人。

  “阿....嗯..重點重點......”墨染嗯嗯啊啊的思索了會,隨后又喝了口啤酒潤嗓子,“在那之后我們就分開了,第二次見面是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地方,當時我正好沒煙了,想跟旁邊的面包車司機要根煙抽抽,可那個司機跟個死人一樣,我敲了她好幾次車窗都不理我。然后沒多久綠燈了,那輛面包比我先啟動,我隱隱約約在后車窗的位置看到了留卿的樣子,雖然只有一點點側臉,但那真的很像他。那會新聞里報道了好幾次人口失蹤案例,大部分都是妙齡少男。我當時心想不妙啊!于是就追了上去。”

  “你開著輛鬼火追面包車?”凌柚語氣跟著急切了不少,“那里面是沈留卿嗎?”

  “是他!”墨染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心驚膽戰的感覺,“還好我當時追上去了。那輛面包車挺能跑的,見到我在后面追開得更快了。”

  “我在后面跟了好久,好幾次差點跟丟,后來鬼火也撐不住了,我就搶了輛自行車死命蹬,最后追上了高速,我被交警攔了下來,眼看實在沒辦法了,我只好撒謊自己男朋友被人拐走了。”

  “那個交警大姐也挺仗義,二話沒說就帶我追了上去,最后終于追到了,交警大姐攔住了那輛面包車,檢查到后座被綁著的三個男人后果斷報了警,配合后到場的警察制服了那個面包車司機,年紀最大的那個警察還激動的分了我好幾根煙.......”

  “所以這算是英雌.....救美....嗎?”凌柚實在不想用英雌來形容墨染,不過........原來是這樣嗎?怪不得沈留卿會喜歡上她。

  敢情她還真救了美男的命啊!

  “昂。”墨染一臉回味的表情,“后來我們就交往了。”

  “所以他后來為什么把你甩了?”

  “這個嘛.....”墨染頓了頓,“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以前一直以為他會對我死心塌地,所以就養成了混吃等死的小白臉。”

  人這種動物就是容易犯賤,不管什么東西都會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這幾年來墨染一直在反思自己,回想起和留卿的曾經.....他真的很好,以前也很關心墨染,不管墨染惹了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煩或者跟什么人吵了架,最后都是沈留卿跑去跟人家道歉替她收拾爛攤子。

  她還記得留卿跟自己分手的前段時間好像一直在吃什么藥,以前總是開朗的沈留卿也不怎么笑了。大概是被自己氣出什么病來了......

  墨染想著想著,喉嚨沒由來的一陣發澀。如果有機會回到過去,她肯定狠狠的抽自己兩巴掌。

  “我就知道.....”凌柚安靜的小口抿著酒,忽然嘆了口氣。

  “所以....我...我現在想補償他,雖然現在說什么都晚了......但是我還想.......”墨染猛的咽下口口水,想要緩解喉嚨的不適,可惜效果甚微,“我還想....當他女朋友....”

  “不可能的了。”凌柚下意識脫口而出。

  轉眼間墨染的頭就低沉了下去,凌柚好像還隱約看到她微微泛紅的眼眶。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么失落的墨染。

  “就不能想想辦法嘛柚姐,替我說兩句好話唄。”凌柚試圖以開玩笑的口吻來掩蓋些什么,可聲音卻提不起勁來。

  “沒辦法了。”凌柚對她現在的狀態全都盡收眼底。

  “不過你不用擔心留卿,以后我會照顧他的。”

  “......哦,你是說自己會經常關照他,對吧?”墨染愣了一兩秒,覺得認為是自己想歪了。

  “目前是。”

  “什....什么意思?”墨染驚訝的皺起眉頭,“難道你喜歡上留卿了?你可是他姐啊!”

  “又不是親的。”凌柚的語氣平淡,“我國法律又不禁止重組家庭的子女談戀愛。”

  “不不不......這太奇怪了......你在開玩笑對吧?柚姐!”墨染神情緊張的盯著凌柚,凌柚的表情始終都很平靜,看不出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乖乖!她還是第一次聽說凌柚對沈留卿有這種想法!應該....不是真的吧?

  “總之,你加油吧。”凌柚把玩著手里的酒杯,“我就剩這個弟弟了,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讓他開開心心的。”

  “如果你能重新追到他,讓他得到幸福,那就比什么都好。但如果你做不到,那就由我代勞。雖然我沒有戀愛經驗,但我會盡我所能,他想做什么我都愿意順著他。懂了么?”

  凌柚說完就站起身,沒給墨染說話的機會,付了所有的酒錢后就晃晃悠悠的離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