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98章 想哭就哭唄
  深夜,一家小酒吧內。

  這里位于z市的邊緣地帶,不像其他大酒吧那么熱鬧,也沒有那么雜七雜八的有錢人來往。

  整個酒吧小的就只有一條吧臺丶幾座沙發椅還有個不怎么大的舞池。頂上的彩燈勻速旋轉著,花花綠綠的顏色不停變換,再配上賣唱的女吉他手,幾對男男女女在舞池中間翩翩起舞,顯眼包們跳著不太專業的街舞,享受來自場外觀眾的歡呼聲。

  舞池中一名朋克風穿著的年輕女人突然松開了男伴的手,脫下外套甩到一旁,露出胸口紋身的時候不少男生公雞一樣怪叫起來,圍觀的女人也被帶動了,四周滿是歡呼聲,偶爾摻雜幾句口哨。

  過了一會,那名年輕女人動了起來,單手撐著地面,強大的臂力帶動她整個人旋轉,那是極其標準的托馬斯全旋,想不到小小酒館里居然能看到這種表演。

  “好啊!好!蕪湖!”

  “姐姐太帥啦!我要跟你生猴子!”

  “我愛你姐姐!”

  .......

  男人們更興奮了,有的甚至脫下外套攥在手里轉圈。

  如此精彩的街舞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除了吧臺處的一個女人,她的眼神漠然,燈光一會把她的黑發漂成藍色一會又變成紅色,周圍的熱鬧仿佛跟她沒有一點關系。

  “小姐姐,可以跟人家跳個舞嗎?”一個年輕男人出現在她身后,穿著一身黑色的皮衣,又是露大腿又是露肚臍的,風騷的不行。

  凌柚沒有搭理他,還是自顧自的喝酒。

  “好不好嘛~小姐姐~”男人不依不饒的捏起她的袖子,大概是覺得自己這樣很可愛。

  凌柚還是沒說話,喝完玻璃杯里的酒后重重的砸在吧臺上。男人被這一下嚇得松開了手,尷尬的跑掉了。

  回到沙發椅上時同伴還捂著嘴取笑他,他們早就提醒過男人不要去不要去,可他非不聽,現在好了,騷里騷氣的跑過去結果又夾著尾巴跑回來,丟人丟大發了。

  “酒保,來瓶啤酒,冰的!”又是個不長眼的坐到了凌柚旁邊,這次是個痞里痞氣的女人,“我剛剛在門外看到你們這里有活動是吧?”

  “是。”女酒保一臉無所謂的擦著杯子,“買啤酒送花生米。”

  “那正好,記得花生米別忘了給我送來啊。”

  “我們活動是買一打啤酒才送的。”女酒保白了她一眼,“你才買一瓶,要我給你抓一把來嗎?”

  嘿嘿,還有這種好事?

  “那也好啊,麻煩你了。”女人沒皮沒臉的笑起來。

  女酒保沒好氣的“切”了聲,從冰箱里拿出瓶啤酒推到女人面前。

  “喂喂什么態度啊阿花,好歹幫我開一下蓋子啊,怎么說我也是這的常客好不啦!還有花生呢?”

  “要點臉行嗎墨染?”女酒保撇起嘴,“你每次來就點一瓶啤酒然后在這占幾個小時位置,我都不稀罕掙你這點。”

  “那我是不是經常來?經常來不就是常客了嗎?話說你們這啤酒也太貴了,要是便宜點我就買兩瓶了。”墨染還在喋喋不休。

  “大姐我們這是酒吧誒.....”女酒保還想爭論幾句,但之后還是輕嘆口氣,隨手從吧臺下拿出兩小包花生米扔到墨染面前。

  算了算了,跟著種不要臉的人扯皮能一直扯到天亮,她可不想浪費多余的口水。

  墨染嘿嘿一笑,打開包裝,把一粒花生扔到嘴里:“謝啦,愛你喲~”

  “滾蛋,死姬佬。”

  墨染輕笑一聲,隨口咬開瓶蓋,咕咚咕咚的喝起來。

  今天的她顯得異常安靜,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跟旁邊的凌柚一樣。舞池中間的年輕女人在這時候轉完兩圈,最后擺出個收尾動作,以俾睨群雄的目光掃視觀眾們,一大堆穿著火辣的男人尖叫著一擁而上把她圍在中間,剛才過來搭訕的年輕男人也在其中。

  “嘁,一幫庸脂俗粉。”墨染小聲嘀咕了句。

  自己家的留卿可比他們好看多了!

  “你怎么來了?”還是凌柚忍不住先開口,聲音低沉。她在這坐了好久,也喝到了現在,喝的醉醺醺的,連隨口呼出的氣都帶著酒味。

  “來喝酒唄。”墨染瞟了她一眼,“一個人喝酒多沒勁。”

  她確實是來喝酒的,順便來看看,畢竟自己和凌柚一起執行過好幾次任務了,也算得上是搭檔了,搭檔心情不好那還不得安慰兩句?

  凌柚呵了聲,也分不清是冷笑還是自嘲。大概是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輪得到墨染同情。

  透過反光的玻璃桌,凌柚終于看清了自己現在的樣子。整個人亂糟糟的,頭發也好久沒梳了,有好多條頭發已經打了節,像條被拋棄的雜毛狗,也難怪墨染會可憐她跑來一起喝酒。

  真的,她想忘掉很多事情,哪怕只有一會兒也好,可噩夢哪是能輕易忘掉的呢?它就像是影子,哪怕平時不去在意,但總有一天你會不小心看見它,然后轟的一下全都記起來了,連一點點的緩沖時間都不給。

  她又想起了在x市的那天晚上。其實當時就算違抗命令也無所謂,頂多被關十天半個月的緊閉罷了,如果她留下來的話王千鶴說不定就不會死了.......但那終究是如果,是假設,這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可吃。

  凌柚長吁口氣,突然鼻子發酸得厲害,怎么也控制不住,她只好假裝自己鼻子不舒服拿手指不停揉搓。

  在這時,一只拿著啤酒瓶的手伸了過來,輕輕的碰了碰凌柚的酒杯

  “想哭就哭唄,大不了我不拍你丑照就是了。”墨染輕聲說。

  凌柚忽然間愣住了。她本來還以為自己能硬撐的,偏偏墨染這個死家伙這時候看穿了她,聲音還他爸這么溫柔。

  眼淚順著臉頰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接著越來越多,凌柚最后干脆不抵抗了,直接趴到了桌子上,好在周圍的音樂聲和歡呼聲蓋過了她的哭聲。

  “該死.....該死的.....”凌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罵誰,可能是墨染,也可能是自己,不過這都無所謂了,現在不管誰來她都要罵上兩句。

  “好好好,我該死我該死.....”

  墨染把手搭在凌柚的肩膀上,凌柚像個鬧別扭的小孩子一樣抖抖肩膀甩開。

  不知不覺間音樂結束,另一首土嗨dj放了起來,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又加入了不少新人,她們開始了新一輪尬舞,歡呼雀躍的圍在一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