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94章 野犬三會
  午夜慕家,一座被池水環繞的涼亭內。

  這里是暮瀟別墅里的后花園,面積幾乎頂的上一座小型停車場,花園四周都被綠色的植被環繞,有數不盡的花草種植在道路兩旁,石材制作的古風涼亭矗立在最中間,周邊圍著長滿荷花的池水,不少錦鯉在其中游蕩。

  輝夜倚靠在涼亭的石柱子上,手中的煙斗滋滋燃燒著散發出微弱的火光。

  “嗚哇,真臭......”身后忽然傳出一聲嘆息,帶著重重的鼻音,像是捏著鼻子說話一樣。

  “今晚的月色不錯,不用陪那位美男賞月么?”輝夜頭也不回。她知道那是暮瀟的聲音。

  “月亮再美也只能看看,美男要是想走我又怎么留的住呢?”暮瀟苦笑一聲,坐到了涼亭中間的石椅上。

  雖然她是很想沈留卿留下來過夜啦,但對方執意要走那還能有什么辦法?只能乖乖的送他回家唄。

  強人鎖男可不是淑女該干的事情。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自己現在和沈留卿之間的關系貼近了不少。臨別的時候她還主動上前擁抱沈留卿,對方也沒有流露出退卻的動作。

  輝夜哼哼的笑了兩聲,“名聲響徹國外的鋼琴家暮瀟居然留不下一個稍微有點姿色的男人嘛?哈哈!真是不像樣啊!”

  “所以,為什么跑來這里抽悶煙?”暮瀟很快轉移了話題。

  跟一個快到六十的黑道老處女聊男性經驗的心得.....怎么想都有些怪怪的。萬年留級的學渣學姐難道要幫忙輔導學妹功課嗎?

  “風景好唄。”輝夜輕吐出口煙氣,“你怎么看出我是抽悶煙?”

  “聽宋老告訴我的。”暮瀟說,“她說你在這待了很久。”

  “那個老太婆?真是多管閑事。”輝夜腦海里浮現了暮瀟口中宋老的樣貌。

  那是暮瀟家里的資深老管家,據說是看著暮瀟長大的,隨暮瀟逃離霓虹以后,那個老人便成為了輝夜的“上司”,在兩年時間里不斷教會了她許多身為一名管家該干的事情。

  對方比她年長不少,白發飄飄的,平時總穿著一襲黑色黑衣,但身子骨卻意外的硬朗,貌似還精通許多古武術。如果輝夜不用“龍鱗”跟她只手肉搏恐怕都不是她對手。

  “是不是想琉璃了?你的那個侄女。”暮瀟對輝夜的身世頗為了解。如果說輝夜在霓虹還有什么牽掛的話,那必是神川琉璃無疑。

  “昂,不知道那丫頭怎么樣了。”輝夜輕嘆口氣,“聽說神川家的三個孩子都覺醒了異能,現在加入霓虹的特別公安行動組了,這么一來不就是明目張膽的站在黑道的對立面了么?”

  “神川家的家主怎么想的?這是打算跟自己的老祖宗作對?”

  “這么擔心的話抽空去看看怎么樣?”暮瀟一臉無所謂,“反正我們的計劃一時半會還難以實現。”

  “你傻嗎?”輝夜差點以為暮瀟的腦漿子在滾床單的時候連著一塊兒噴出去了!

  她跟著暮瀟跑到這里來之前可是殺了黑道不少人,現在整個霓虹最大的黑幫會“野犬三會”更是把她列入了暗網的頭號通緝令,現在回去,哪怕隨便坐躺電車都有可能挨槍子兒!

  “別那么著急嘛。”暮瀟拍了拍輝夜的肩膀,“我又不是讓你回霓虹。”

  “那你是什么意思?”輝夜一時也懵了。她本來就不怎么聰明,平常人想跟她正常聊天就不能拐彎抹角的。

  從小作為黑道二小姐的她一向都是以逃課為樂。每天呆在老家跟師匠學劍道那才是女人該干的事!

  “神川家的家主動用了自己的關系,把那三個孩子送來了這里。”暮瀟解釋說,“可能這兩天就要到了吧。”

  “大概到時候就算是影殺隊的成員了。”

  “是么.....”輝夜略微震驚的點起頭,眼神復雜的看向天上的明月,“神川家看來也要不行了,所以才這么著急的把女兒們送出霓虹。”

  今夜的月亮到達了最圓潤的時候,皎潔明亮,光滑得像一面鏡子。

  輝夜的眼眶微微閃爍著光芒。

  這一輪漂亮的圓月讓她想起來些不開心的往事.......那個神川家的嫡系——夜刀神一族就是在那個月亮下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徹底被抹除了痕跡。

  如今,夜刀神一族的歷史可能要在神川家重現了。

  “琉璃她們知道嗎?”輝夜沉默良久。

  她跟神川家其他兩個孩子也并不是沒有交集,以前輝夜還在霓虹的時候就經常偷偷教她們三個劍道,也算得上是師徒關系。

  輝夜不禁暗想,如果她們明白了這次出國的目的是避難,會是什么心情?

  “知道什么?”暮瀟問,“告訴她們這次出國可就回不去了,就算有機會回去了,神川家那時候可能也已經不復存在了嗎?”

  輝夜忽然不說話了,一個勁的吸起煙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神川家身為“野犬三會”的其中一會,從戰國時期流傳下來的就只有一門鍛刀手藝,歷史上著名的武士刀基本上都是出自神川家。而作為嫡系的夜刀神一族只不過是臭名昭著的試刀人,在戰國時期草菅人命,往往就連無辜的路人都不放過,她們干著最臟最惡心的活卻都樂在其中,每試好一把寶刀就會轉賣給其他家族。

  天道家和加藤家都有各自祖傳下來的刀技,是當時神川家的“合作伙伴”,三家組成了聯盟“野犬”,顧名思義就是一群瘋狗,見人就咬的那種。

  “野犬”在那時候的霓虹征戰沙場,無一敗仗的戰績令人聞風喪膽,普通的小家族聽到了她們的名號嚇得逃跑都來不及。

  到了后來,各地的官府意識到了她們的恐怖才不得不聯手打壓,“野犬”的勢力才逐漸變小了許多。不過直到現在,三大家族依舊還是黑道中的大姐大,掌控著暗地里大部分資源,霓虹不管大大小小的賭場或者歌舞伎町基本上都在她們的名下。

  “野犬三會”的天道家和加藤家如今都發展的很好,除了神川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祖宗們骨子里都透露著對鍛刀事業的熱衷,神川家的后人對其他產業基本上都一竅不通,仿佛個個都是為了鍛刀而生,可如今早已經是熱武器的天下了,即使八九眮的寶刀也架不住飛快的子彈。

  偏偏“野犬”的老祖先們立下過血誓,三大家族共同盈利賺取的馬內必須平等分撥。如此一來天道家和加藤家當然不同意了,相對于沒落的神川家,他們這種行為不亞于上貢,辛辛苦苦賺的黑心錢怎么能就這樣白送給別人!

  于是在某個夜晚,臭名昭著的夜刀神一族順理成章的成了儆猴的雞。兩大家族的人以清除邪祟為由,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屠殺了夜刀神一族,當時年僅三十七的夜刀神家主被親妹妹砍下了頭顱,甚至連她年幼的女兒也被扔進水井淹死.......自此,夜刀神一族最后的一個女人趁此宣告了對兩大家族的效忠,最后誰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這件事情過去一個晚上,第二天新聞報紙就出來了,標題是:不知名飛車暴徒團伙與黑幫火拼,雙方同歸于盡。

  輝夜深知天道家和加藤家的嘴臉,如果當時神川家選擇包庇夜刀神一族,那她們就可以趁機冠上包庇罪名,然后一網打盡。

  “起風了。”暮瀟輕聲說,“真涼快啊輝夜桑。”

  “.....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