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69章 就讓我任性一回吧
  “熱水開了,先去洗個澡吧?”

  “哦......”

  凌柚低著頭,聲音再次變得有些顫抖。

  她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忍住不流眼淚的。即使現在就算被臭罵一頓,凌柚也覺得自己可以頂得住。但是沈留卿溫柔的口吻又讓她想起了王千鶴。如果他在身邊的話,肯定會和沈留卿做出同樣的舉動。

  她說完后,并沒有立刻做出起身的反應,而是緩緩從衣服里面掏出一封黃色紙皮的信件。

  信件的外表看上去有些皺皺巴巴的,但是幾乎沒沾上一點雨水。

  因為是王千鶴最后拜托她做的事情,所以在來的路上,即使是淋著大雨,她都始終夾在外衣內。

  來的時候,因為地面上有很多泥水的緣故,凌柚半路上一個不小心還摔了一跤。好在信封和里面的錢都安然無恙。

  她默默的把信封放在桌子上,推到沈留卿面前:“這個.....是爸讓我給你的....”

  “哦,哦.....”

  沈留卿有些錯愕的拿過那封鼓鼓的信件。

  他看著信封里面滿滿的紅票子,記憶開始變得恍惚起來。

  從原身出來打工開始,每個月就都會省下一點錢寄回家里去。為了不被發現異常,沈留卿自從穿越過來后也一直保持到現在。

  他沒想到王千鶴都替自己攢著,而且已經攢了這么多了。

  稍稍失神了一會,沈留卿才終于想起最重要的事情。

  “為什么非要今天送過來?柚姐,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說?”

  沈留卿盯著凌柚滿是碎發的臉,想要從她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一會說....”

  凌柚用力吸了口氣,似乎是在哽咽。

  接著沒等沈留卿繼續問下去,她就起身脫掉了濕透了的西裝外套,掛在客廳椅子的靠背上。

  ......

  廁所里傳來斷斷續續的花灑聲,在此時安靜的客廳內能聽得一清二楚。

  沈留卿坐在椅子上,一根手指不停的敲擊著面前的木桌。自從凌柚一聲不響的進入廁所后,他額頭上皺起的眉毛就沒有下來過。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沈留卿開始仔細回想起昨天的事情。

  明明那時候的凌柚還很正常,也沒有發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今天怎么就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這一點也不像自己記憶中的凌柚。

  .....

  時間一點點消逝,不知道過了多久,凌柚終于從廁所出來。因為衣服濕光了的原因,她現在正穿著沈留卿給的一件白色襯衫。雖然看上去有些緊,但好歹也能穿。

  看著凌柚還在滴水的頭發,沈留卿輕聲提醒道:“吹風機在廁所墻上掛著。”

  他以為凌柚能看得見的。畢竟吹風機就在鏡子旁邊,十分顯眼。

  “算了....反正我已經擦過了。”凌柚小聲說道。

  事實上,她在進廁所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但自己就是沒有想吹頭發的心情。

  反正就這樣放著不管,頭發也會自然干。

  “那怎么能行!”沈留卿從坐了許久的椅子上站起來。

  他沒有一絲猶豫,直接快步走進了廁所。

  這么濕的頭發,如果放任不管的話,明天就很有可能會感冒。特別是現在這種天氣。

  沈留卿到現在還想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事情能讓凌柚變得這么神經大條。

  這種強烈的反差就像是一個跨級學習的神童在一夜之間變成個傻子一樣。

  然而現在最讓他著急的事,就是凌柚那副要說不說的模樣。這是沈留卿最不喜歡看到的反應之一。就像某些腦殘編劇寫出來的影視劇情一樣,明明可以一兩句話講明白,卻非要拖的很久........

  在看到墻上用掛鉤掛著的電吹風后,沈留卿想也沒想,直接抓著吹風機的頭就往外走。

  然而還沒等他走出門口,吹風機的插頭卻不合時宜的卡在掛鉤上。沈留卿試探擺弄吹風機上連接著的電線讓插頭脫身出來,但這該死的掛鉤就像是有意和他作對一樣,死死的扣著插頭。

  “屮(cao)。”

  沈留卿忍不住小聲罵了句。

  他緊接著直接使勁扯了一把。墻上粘著的塑料掛鉤很快斷裂開來,碎片四散在藍色的方形瓷磚上。

  “.......”

  看著手上已經有些變形的電線,沈留卿稍微冷靜了一些。

  其實仔細想想,只要往前走兩步就能很快取回插頭,并且可以不損壞任何東西。

  但他還是選擇了最不理智也是最不值當的做法。

  “我他媽到底在干什么啊.....”

  或許是受到了凌柚的影響,沈留卿此時有種莫名的心煩。

  在他的腦海里,王千鶴穿著粉色衛衣的樣貌突然不受控制的浮現出來,帶著不屬于他這個年紀該有的純真笑容.......

  沈留卿突然好似自嘲般的笑了笑:“真的是很莫名其妙,我到底在煩什么呢?”

  他接著深呼一口氣,恢復心情后,走出廁所。

  客廳內,凌柚還在盯著地板發呆,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沈留卿把插頭插在沙發旁的插座上,也不管凌柚愿不愿意,直接上手開始幫她吹頭發。

  兩人沒有交流,狹小的空間內只有吹風機的聲音。

  “爸遇害了.....”

  “.......”

  凌柚顫抖的聲音讓沈留卿停下了手里的動作。

  他沒有做出太過驚訝的反應,只是愣了很久。

  其實在看到凌柚最初的狼狽模樣時,他就有所猜測,但也就只是猜測而已。

  沒想到現實還真就這么狗血。

  明明今天中午回來的時候,他還和王千鶴還約定好過幾天要帶他出去玩的.....

  “好燙......”

  “啊....抱歉.....”

  沈留卿很快移開吹風機,手上凌柚的頭發已經被吹得發干了。

  “沒關系......”凌柚淡淡的回應道。

  說起來,這種事情在她小時候也經歷過。

  那時母親去世沒多久,王千鶴就一個人照顧著她。從沒幫女孩吹過頭發的他,經常笨手笨腳的。他總是擔心吹不干凌柚的頭發,所以會在每一處地方停留很久,時間一長,頭皮就會覺得很燙。

  .....

  深夜十點,窗外的大雨還在下,樓下路面上已經積了很多雨水。照天氣預報說的話,雨會一直下到后半夜。

  沈留卿躺在床上,沒有任何食欲和睡覺是欲望,兩只眼睛愣愣的看著天花板上已經熄滅的玻璃燈。

  在這之前,他還在地板上打了個地鋪。原本是打算給自己睡的,但凌柚說什么也不愿意。

  “睡了嗎?”

  床邊下突然傳來凌柚的細微聲音。

  “還沒。”沈留卿回答道。

  凌柚翻了個身,望著旁邊的床沿:“你出來多少年了?”

  “七八年了吧。”

  “真了不起。”

  凌柚的聲音很輕微,好像是怕吵到什么人似的。

  “七八年,七八年嗎?”

  凌柚把手臂壓在眼皮上,嘴里小聲喃喃道。

  整整兩千多天的日子,這個男人居然可以說得這么輕描淡寫。就好像一點都不在乎一樣。

  一個人獨自生活七八年,期間一次家也沒回過。這種事情,甚至連她自己都沒有把握可以做到。

  沈留卿啊沈留卿......

  從離家開始到現在,你究竟過著什么樣的生活呢?

  凌柚放開手臂,忍不住再一次看向沈留卿躺著的位置。她不得不承認,身邊的這個看上去柔軟的男人,實則要比她堅強許多。更對方比起來,似乎自己才像是個小孩子一樣。

  .......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沈留卿終于來了困意。

  等他準備閉上眼時,一直在地上躺著的凌柚突然站了起來,帶著自己家里唯二的枕頭,直接鉆入了他的懷里。

  沈留卿稍微挪開了點,剛想說些什么的時候,懷里的凌柚先一步發出困倦了的聲音:“抱歉.....抱歉.....”

  她跟著挪了挪腦袋,似乎是在找一個舒服的位置。

  “只有今晚就好......就讓我任性一回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