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68章 失魂落魄的凌柚
  “若冰姐,要我單獨留下是有什么要緊事嗎?”凌柚坐在沙發上,語氣有些煩悶的問道。墨染和元慶他們已經離開了有一會了。

  “是呢。”柳若冰嘆了口氣,來到凌柚對面坐下。

  剛剛還覺得擁擠的小臥室此時又突然變得大了許多。四周靜得連窗外細微的風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

  柳若冰反常的表現讓凌柚變得有些緊張。自己熟悉的若冰姐平時可不會這樣子吞吞吐吐的。

  時間很快又過去了幾分鐘,坐在對面的柳若冰還是沒有開口,只是一個勁的看著玻璃桌,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沒多久,凌柚開始耐不住性子,焦急的湊近問道:“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她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其實是這樣....”

  注意到有些不耐煩的凌柚,柳若冰終于抬起頭看著凌柚。

  縱使她再怎么不忍心,都必須要把事情告訴對方。

  “x市與邪教合作的五只影已經被白清璇消滅了四只,剩下的那只跳海逃走了......”

  “那.....那不是很好嗎?”凌柚勉強的笑了笑。她看得出來,柳若冰還有什么難以啟齒的事情沒有說出來。

  “是很好,是很好......”

  柳若冰用鼻子呼出一口長長的氣,她再一次看向凌柚的眼睛:“但這次追捕,總體來說不是很理想......”

  “在剿滅任務中,不慎波及到了無辜路人.....”

  “那只影在逃亡過程中挾持了一名男子,拉著他一同跳進了海里,到現在還下落不明......”

  柳若冰說到最后時,語氣變得有些無力......

  凌柚的父親,也就是王千鶴。在地鐵附近的小路,被逃跑路過的影用觸手刺穿了胸膛,并且一直被拖拽到海邊。對方以他的生命做威脅,并且警告白清璇不能靠近自己,最后帶著王千鶴跳海逃走......

  這個消息是在凌柚來這里一個小時前她才知道的。一切都發生的那么突然,就連柳若冰都一時難以接受。

  本來不該造成這種局面的......

  白清璇啊白清璇,為什么偏偏這次出了差錯呢?

  “為什么.....”

  “為什么.....這種事情要單獨跟我說....”

  凌柚說話的時候嘴唇已經無法控制的顫抖起來。

  實際上,她很清楚柳若冰接下去要說什么。但還是忍不住問出這句話。

  柳若冰知道自己家里的情況,有一個單親父親和繼弟沈留卿。這些凌柚心里都很清楚。

  單獨叫自己留下談論這種事情,結果似乎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了.......

  “凌柚.....”

  看著凌柚微紅的眼眶,柳若冰內心也跟著揪緊起來。

  在柳若冰的印象中,凌柚是個成熟穩重的人。不管遇到什么樣的突發情況都能時刻保持冷靜。有時候,她甚至會把對方當成同輩人來看待。

  然而,凌柚此時像是失了魂的模樣立刻否定了柳若冰的想法。

  ......

  下午,沈留卿終于結束了一個小時的打掃時間,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樓下。

  他一手撐著雨傘,一手拎著袋塑料袋,里面是從超市買的泡面和火腿腸。在經過大掃除后,已經沒有了做飯的欲望,打算隨便泡點泡面吃完就早早睡覺。

  進入樓梯間,沈留卿收起了雨傘,用力甩了甩上面的水滴:“什么鬼天氣!”

  他回頭看了眼外面正在下著的大雨。一滴滴像蠶豆一般大的水滴砸落在水坑里,連連泛起好幾厘米的水花。這么大的雨他還是第一次見。

  “就像世界末日的前兆一樣呢。”小黑突然開口道。

  “說什么傻話。”

  沈留卿收回目光,不緊不慢的綁好雨傘,轉身向樓梯間內走去:“只不過是一場稍微大點的雨罷了,明天早上起來又是晴天。”

  比起小黑的玩笑話,他更相信天氣預報一點。

  “你為什么這么肯定?”小黑問。

  沈留卿笑了下:“當然是天氣預報啊笨蛋。”

  有時候,他真覺得小黑像個天真的小孩子一樣,總是會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

  “可那種東西也并不一定會準吧?”

  小黑的語氣中明顯帶著些賭氣的味道。這讓沈留卿感到有些意外。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小黑就好像開始變得越來越像人類了。

  他停下腳步,裝作努力思考的樣子,隨后妥協似的點點頭:“確實也不是百分百準確.........”

  “不過也比什么世界末日可靠譜多了。”

  雖然沈留卿很想說出這句話,但一想到小黑可能會因此較真,所以就還是打算作罷。

  ......

  沈留卿一邊和小黑扯皮,一邊慢慢悠悠的爬到三樓。接下來只要接著轉到走廊就可以到出租屋了。

  為了能讓走廊上的聲控燈亮起來,在轉彎后的沈留卿特意加大了點腳步聲。

  隨著一絲電流聲響,燈光如他預期那般亮起來。

  在走廊內,其中一個房間的門口,一個全身被雨水淋濕的女人蹲坐在那。就好像是和大人走散了的小女孩一樣,整個人蜷縮著。

  “柚姐?”

  沈留卿慢慢走近后,才真正看清她的面貌。

  “怎么才回來.....”

  凌柚后知后覺的抬起頭來,虛弱的詢問道。

  她的衣服,褲子,乃至身上每一處地方都是濕的。凌柚被雨水沖亂的頭發凌亂的黏在臉上也全然不管。沈留卿甚至連她的眼睛都看不清楚.....

  “怎么搞成這樣?”沈留卿不自覺的壓低聲音,溫柔的問道。

  凌柚現在這樣子可跟他第一次見到時差得太多了。

  “........”

  她沒有說話,只是把身體縮得更緊了些。

  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凌柚,沈留卿突然覺得有些心疼。

  他摸摸放下手中的雨傘和塑料袋。在扶起凌柚時,沈留卿能感覺到她整個人都十分冰冷。大概是吹久了冷風,凌柚的身體還在不停的發抖。

  沈留卿一手扶著凌柚,一只手摸向口袋里的鑰匙打開了房間門。

  等進了門口后,凌柚再一次無力的坐在地板上。

  她的左手緊緊攥著爛掉的一把黑色雨傘。應該是來的路上被風吹壞的。

  沈留卿換好鞋子后,第一時間就先進了浴室,替凌柚打開花灑的熱水開關后,再來到門口時,凌柚依舊是那個樣子沒動過。

  “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大事。”沈留卿在內心猜測道。

  雖然現在他就想知道,但最要緊的還是先讓凌柚去洗個熱水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