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31章 我不要你來救我
  沈留卿來到樓下,因為已經很晚了,所以他打了輛車。

  沒多久出租車到了,司機是個四十幾歲的中年婦女。沈留卿上車后直接報了夜極街的地址。

  “夜極街?”中年女司機一臉吃驚的轉頭看向沈留卿。

  她注意到沈留卿打扮得一身樸素,不像是那種出入風流場所的男人。

  畢竟夜極街就在極樂舞廳附近,那一帶都是晚上尋樂場所,所有你能想象得到的那里基本上都有。

  “是的,麻煩你快點。”

  司機并沒有急著啟動車子,一臉擔憂的問道:“小帥哥,別怪我多嘴啊,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嗎?”

  她覺得有必要告誡一下這個小美男,畢竟像他這種漂亮男人一個人到那里可是很危險的。

  “我知道。”沈留卿臉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我女朋友在那里鬼混,我要去把她揪回來。”

  “是嗎........那種女人趁早分了好。”

  中年女司機雖有顧慮,但還是啟動了車子。

  十幾分鐘后,車子抵達了目的地。

  沈留卿下了車,透過車窗遞給司機車費的時候她還不忘苦口婆心的勸道:“你一個男孩子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實在不行別管她了,那種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謝謝你,我會考慮的。”沈留卿露出個禮貌的笑容。

  車子離開后,沈留卿巡視了一圈。周圍基本上沒什么人,大都在娛樂場所里面。偶爾有幾個穿著暴露的男人站在巷子外面抽煙。

  附近沒有什么門牌,他找了好一會都沒有見到五十二號。

  眼見找不到,他只好來到附近小巷子里。

  狹窄的巷子里面,一個身穿背心的黃發男人正坐在門口的臺階上,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嘴里吐出的煙圈。他腰部的玫瑰花紋身若隱若現,一邊的肩帶滑落在肩膀下。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

  “你好,請問一下52號在哪里?”

  黃發男人轉頭看了他一眼,不屑的吐出口濃煙。并沒有搭腔。

  沒多久,一張紅色的票子出現在他面前。

  沈留卿露出個和善的笑容,“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那邊。”

  男人接過票子,隨手指了指巷尾的一處破爛木門。

  沈留卿道了聲謝謝,隨后便越過了黃發男人。

  “你去那里干嘛?”

  黃發男人伸手彈了彈紅票子,隨意的問道。

  倒不是他關心沈留卿,只是有點好奇。畢竟他來這里兩年半了,還是第一次見到沈留卿。

  “來玩的。”沈留卿并沒有停下,只是隨口回道。

  幾分鐘后,沈留卿終于看到了52號的鐵牌子。在木門的最上面,因為時間長的原因,鐵牌子的顏色已經完全退掉,加上生滿了鐵銹跟木門的眼神有點像,所以不太容易被發現。

  “小黑,里面有沒有同類?”為了以防萬一,沈留卿覺得必須謹慎一點。

  “沒有,我沒感覺到。”

  “那就好。”

  沈留卿放下顧慮,推開了木門。

  里面有一條蠻長的胡同,不過黑漆漆的,只有遠處能看到一點光。

  “不知道楚天驕現在怎么樣?”沈留卿暗暗擔心道。

  在電話里面他沒有聽到楚天驕的聲音,要么是嘴巴被蒙住了,要么已經被打昏過去。

  雖然這么想有些不厚道,但沈留卿還是更希望她被打昏。要不然自己不好施展。

  沈留卿抹了好一會的黑,總算來到了光源發出的地方。這時候他才看清,面前是道木門,而光源則是門縫里發出來的。

  他沒有多想,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里面是個小房間,只有一個小窗口能透風。里面五個女人,有的高有的低,四個蹲在地上打牌,還有一個愜意的坐在唯二的木椅子上面滿臉猥瑣笑容,看樣子是她們領頭。

  “錢呢?”猥瑣女人露出個笑容,兩排大黃牙暴露在外面。沈留卿光是站在門口都感覺聞得到味道。

  “我要先見人。”沈留卿淡定的開口。臉上沒有露出一絲慌張。

  “帶出來。”猥瑣女人隨手打了個響指。

  接著一個高高瘦瘦的女人便掀起地上放牌的桌布。下面能看到扇正方形的木板,木板上有一個小鐵環。隨著女人拉起鐵環,一股臭味撲鼻而來。剛才縮在一塊打牌的女人都紛紛捂著鼻子跑開。

  楚天驕從地底被抬上來,她的雙眼失神,身上沾了黑綠色的臟水,皮膚上滿是觸目驚心的紅印,像是被鞭子抽的,嘴巴也被繩子綁住,只能發出嗚嗚的微弱聲音。

  沈留卿不自覺的捏緊拳頭,只感覺整個人都在發抖。

  一群女人看到顫抖的沈留卿還以為他在害怕,全都肆無忌憚的笑起來。

  “你可別怪我狠啊,這小丫頭可是害我們姐幾個賭拳輸了不少錢,跟你要區區五十萬不過分吧?”

  領頭的女人翹起二郎腿,臉上還得意的笑著。

  “我沒帶錢。”

  “什么?!”女人仿佛沒聽清一般,露出兇狠之色。

  沈留卿深呼一口氣,把剛剛腦子里不好的想法忘掉。

  抬起臉,露出個不太自然的笑容,“我沒帶錢,有沒有其他方法能夠還清啊?”

  聽到這話的五個女人面面相覷,眼珠子一轉一轉的。確認了各自的想法后紛紛露出猥瑣的笑聲,在小房間里不斷的回放。

  “當然有了——”

  領頭的女人從椅子上站起來,沒幾步走到沈留卿面前,伸出烏黑的手指扶起他的下巴。沈留卿從始至終都沒有一絲反抗。

  “極品啊。”

  女人越看越對眼,想要在這里玩到沈留卿這種級別的,一次起碼都得要好幾萬。

  而現在,自己不用給一分錢就能品嘗到這種尤物。而且就算玩膩了還能拿出去賣,這么算起來貌似要比五十萬更值得。

  “那我們......什么時候開始呢?”

  女人猥瑣的笑著,一根手指勾露出沈留卿的香肩。眼睛就像是個乒乓球一樣,瞪著沈留卿短袖里面的皮膚。

  “可以不在這里嗎?”沈留卿伸出手指捏住了女人的咸豬指。

  女人還以為是在跟她調情,口水都差點漏出來。

  “那你想在哪?”

  “我剛才在進來的路上看到一處空曠的地方,我們可以在那里........”

  “哦?”女人的臉上略顯驚訝,隨后變態的笑起來。

  “原來你喜歡玩這種的。”

  “好啊!”

  “把她們也叫上。”沈留卿努力抑制住表情,朝后面的四個女人努努頭。

  猥瑣女人聞言回頭朝她們笑笑。

  “不用你說,她們會來的。”

  四個女人互相看了一眼,紛紛舔起了嘴唇,跟著沈留卿走了出去。

  六個人來到外面,因為沒有燈光的緣故,只能大概看到沈留卿的輪廓。

  “我先來!”

  猥瑣女人迫不及待的解開皮帶,但還沒靠近沈留卿,雙腳就像是被粘在地上抬不起來。

  女人疑惑的回過頭,發現跟在后面的四人也一樣動彈不得。

  “你........你干了什么?”女人這才意識到不對勁,尾音帶著些顫抖。

  她現在似乎明白為什么這個男人敢單槍匹馬找上門了。

  沈留卿回過身,微弱的月光照射下來。他的眼睛就像是一頭兇狠的餓狼一樣死死盯著她們。

  不多時,女人感覺膝蓋越來越重。最后更是重重的砸在石磚上,連石磚也承受不住碎成兩個大坑。

  緊接著,幾個女人鬼哭狼嚎的慘叫起來。只覺得下半身失去知覺沒挺幾秒就昏死過去。

  ..................

  小房間內。

  意識模糊的楚天驕感覺身上有什么東西在動。她強撐著睜開眼睛,面前沈留卿的臉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你......怎么會在這里?是做夢嗎?”楚天驕的聲音很虛弱。她甚至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

  “我來救你了。”

  沈留卿解開了楚天驕身上所有的繩子。手腕和腳腕處的勒印還清晰可見,看得他十分心疼。

  “你.......!”

  楚天驕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在確認這不是幻覺后艱難的爬起來。

  “走得動嗎?我背你回去吧。”沈留卿在楚天驕面前蹲下,聲音十分溫柔的說道。

  “不用你背。”

  “你怎么了?”沈留卿走近低著頭的楚天驕。

  楚天驕此時朝向地面的臉已經滿是眼淚,蠶豆大的淚珠一顆顆的砸落在地上。整個身體也隨之顫抖起來。

  “為什么?你來干什么?”

  “我說過了,來救你啊。”

  “我不要!”

  楚天驕猛的抬起頭。她幾乎是咬斷了牙關喊出來的。

  如果自己能夠小心一點不被綁走的話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

  沈留卿能夠安然無恙來到這里,就說明那幾個禽獸已經對他下過手了。而導致這一切的源頭都是自己造成的。

  她沒辦法原諒自己,但是一時的情緒上頭讓楚天驕找錯了發泄對象。她本來不想吼沈留卿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就像是關不上的水龍頭一樣,她沒辦法控制住這股情緒。

  “我不要你來救我!與其讓你被.........那我還不如去死!”

  楚天驕話音剛落,沈留卿的巴掌就招呼到了她的臉上,隨之而來的是火辣辣的疼痛感。整個小房間都在回蕩那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就當楚天驕還捂著發熱的半邊臉發呆時,沈留卿抓住了她的衣領。

  “老子大老遠打車過來不是來聽你講這些喪氣話的!你要是想死就死遠點!別給我添麻煩行嗎!”

  沒多久,沈留卿放開了楚天驕。

  楚天驕無力的坐到地上。

  沈留卿生氣的看了一眼便頭也不會的離開了。

  .............

  極樂舞廳外。

  一輛霸氣的黑色轎車停在門口。

  主駕駛下來一個精壯高大的女人。她面無表情的來到副駕駛的位置打開車門。

  里面走出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短發女人。正好合身的西裝完美勾勒出她傲人的身體曲線。為了不輕易被人認出,女人特地戴了副黑色墨鏡。

  兩人下車后,旁邊小巷里竄出的沈留卿和她們擦肩而過。

  西裝女人像是感應到了什么,盯著遠去沈留卿的背影看了好一陣。

  “那家伙是同類嗎?”精壯女人問。

  “不.....”西裝女人搖搖頭,表情奇怪的提了提鼻梁上的墨鏡。

  “應該是錯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