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105章 月色真......
  暗紫色的天空中沒有一片烏云,一輪皎潔的明月懸掛在天邊,空蕩蕩的,周圍零散的星星分布在這幅圖畫似的夜空上。

  沈留卿租的出租屋內。劉子欣已經喝得迷糊了,整個人倒在白江的身上,像是一攤爛泥,稍有不慎就能順著滑在地上。

  轉眼間,這場突如其來的生日派對就迎來了尾聲。

  今天大家都玩的很開心,尤其是沈留卿。穿越到這個世界這么久,他第一次有了真正重生的感覺。

  “留卿哥....已經不早了,我們倆就先回去了。”白江扛著已經失去意識的劉子欣,晃晃悠悠的打了聲招呼。

  “好,早點休息。”沈留卿點點頭,從生日派對開始到現在他的臉上就一直掛著微笑。

  兩位大學生離開后,出租屋內就剩下沈留卿丶凌柚和墨染。

  墨染看上去今天心情不錯,在連著灌了自己一箱啤酒和兩瓶小白后就倒在沙發上不省人事了。凌柚的看起來狀態跟她差不多,不知道什么時候趴在了餐桌上。

  沈留卿看了看房間里的狼藉,心想明天有的自己打掃了。話是這么說,不過他倒是沒什么怨言。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從房間里拿了條毯子蓋在墨染身上,接著又拿來件外套套在凌柚身上。

  做完這一切以后,沈留卿就沒什么事干了。

  閑來無事,他破天荒的想出去看看月亮,于是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間,帶上門。

  來到外面的走廊上,沈留卿靠在鐵欄桿上,不出他所料,今天果然是滿月,在他這個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月亮。

  沈留卿從口袋里掏出一包有些皺了的香煙,趁著四下無人,默默的點上了根煙。

  其實從穿越到這個世界來以后他就很少抽煙了。雖然原身也有抽煙的習慣,不過沒有他那么嗜煙如命,只是偶爾抽上兩支,并沒有很大的煙癮。

  望著天上臉盆子那么大的月亮,沈留卿想起了李白的那首《靜夜思》。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沈留卿唇角微動,無聲的念起了這句詩詞的后兩句。他想家了,準確的來說是在想家里那個小老頭。在沈留卿穿越到這里之前,小老頭就已經確診癌癥,時日無多。

  雖然這么想有些沒良心,不過沈留卿還是挺想知道那個小老頭現在還活著沒?沈留卿想他大概率還活著。可能他的尸體已經被警察從河里打撈上來了,又或許被沖到某個不起眼的犄角旮旯。不管怎么說,在那個世界的沈留卿已經死了,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

  不知道小老頭察覺到了以后會是什么反應。可能會一邊哭著捶桌子一邊怒罵他是個不孝子吧?

  總的來說他很抱歉,其實沈留卿也不想死的。鬼知道自己為什么喝醉了腦抽爬到橋上去了呢?

  回想起上一世的種種,沈留卿終究還是羞愧的垂下頭。

  “對不起了老爹,銀行卡里的錢你自個用吧.....剩下的時間里想買什么就買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沈留卿情不自禁的小聲嘀咕。似乎這么說能讓他心里好受些。

  是啊,要是他沒死,小老頭肯定說什么也不會用這筆錢。現在他死了好了,小老頭也沒什么后人,不管他送給前妻也好,自己用了也好,都比給了他這個廢人要強,反正他這輩子也就那樣了,拿了那筆錢也翻不了身,頂多再茍延殘喘一陣子。

  “你怎么一個人跑到外面來了?”

  身后冷不丁的聲音嚇得沈留卿一顫,他僵硬的轉過頭,發現凌柚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自己身后,肩膀上還披著自己的衣服。

  “沒.....我出來透透風,屋子里太熱了....”沈留卿心虛的別過頭。心想凌柚怎么跟個女鬼一樣,走路都沒個聲兒。

  凌柚倒也沒懷疑什么,順手脫下外套后披在沈留卿的肩膀上。因為喝了不少酒的原因,她還有點暈乎乎的。

  把衣服還給沈留卿以后,凌柚并沒有第一時間離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手臂順勢就勾在了他肩膀上。

  借著月光,凌柚這才發現自己是第一次正視沈留卿的臉,那張精致到極致的五官在月色的襯托下顯得無比完美,美得令人窒息。

  猶如蟒蛇纏繞般的窒息感.......

  兩人同時呆住了。沈留卿不明白凌柚靠近自己是什么意思,近在咫尺的距離,雙方都能看清對方的臉。

  凌柚清秀的小臉上還掛著紅潤,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還沒完全醒酒原因。

  總之就是曖昧,有股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有那么一瞬間,沈留卿甚至覺得凌柚要親過來了。

  這個荒唐的錯覺讓沈留卿很快否決,為了避免尷尬,他假意抬頭看了眼月亮。

  凌柚在這時才發覺自己有些冒昧了,僵硬的收回手后尷尬的干咳了聲:“你....你抽煙了?”

  “嗯......我也就偶爾。”沈留卿覺得倒也沒什么,畢竟自己已經成年了。不過說這話的時候他還是有些沒底氣,雖然凌柚只大他一歲,不過好歹也算是自己的姐姐。

  出乎意料的是,凌柚并沒有打算以長輩的身份責怪兩句,她更多只感覺到自己不稱職。

  “也挺好的。”沉默了好久,凌柚才憋出這么一句。

  沈留卿對酒精過敏,這是她今天晚上才知道的,包括他會抽煙這件事也是才知道。

  凌柚對這個弟弟了解的太少了,甚至還沒有墨染知道的多。在生日派對上,她還保持著疑惑,想著小男人是怎么一個人撐到現在的,難道一直到現在他都沒什么很大的壓力嗎?就算像柳若冰那樣可靠的成熟女性偶爾也有要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時候。

  這么想著,凌柚也學著沈留卿靠在欄桿上看起月亮。

  兩人無言,各自想著各自的事。

  “你今天真漂亮。”過了好久,凌柚冷不丁的冒出這么一句

  “啊.......謝謝?”沈留卿像是被什么東西噎住了,臉上的表情跟油畫一樣豐富。

  他發現自己有點跟不上這個繼姐的腦回路,看這月亮又大又圓,像面鏡子似的,讓人聯系更多的不應該是遠方的家鄉嗎?雖然也有著“月色真美”這類曖昧對象隱晦表白的情節,不過用在他們身上貌似不太合適吧?應該?

  “我只是才發現.....你別誤會什么...我其實沒....”凌柚臉上難得有了慌神的表情,或許是因為喝了點酒的緣故。不過“沒那意思”這四個字還是被她硬生生咽了下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