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越到女尊世界的我只好繼續生活 > 第104章 生日快樂
  黃昏,林和苑。

  接近傍晚的時候,沈留卿終于和三姐妹分別。

  火燒似的天空下,一切事物都被染上了色,走廊上的鐵欄桿反射著太陽倔強的余暉,刺眼而又絢麗。

  沈留卿并沒有第一時間回家,反正他一直都一個人住,家里面不會有人等他。

  他一個人百無聊賴,雙手撐在溫熱的鐵欄桿上,向外望去,月亮已經在天的另一邊了。

  樓下有人下班了,拎著大包小包跟小區里扇扇子的大媽打招呼;不遠處又蹦蹦跳跳的跑出兩個小孩,而大人們背著他們的書包,不緊不慢的跟在身后聊著天........一切都那么安靜祥和,就連小黑也不說話。

  沈留卿忽然覺得自己回到了前世上初中的時候。

  以前自己的家也是在二樓,也是差不多這么個小區,每當放學回家的時候他就經常趴在走廊的石墻上發呆。樓下鄰居家里的油煙機壞了,每當他看到外面冒煙時就知道該做晚飯了,于是屁顛屁顛的跑回屋子插上電飯煲,再回到走廊上時,老爹說不定就會拎著半只燒鴨出現在樓下。

  “留卿哥你回來啦?”白江突然出現在樓梯口。

  他還是老樣子,一身綠色運動服,胸口的藍色商標已經洗掉色了不少。背在身后的雙手好像還拎著什么東西,通過露在外面的雞爪來看,應該是去了趟菜市場。

  真稀奇啊,今天還吃上雞了,是什么特殊節日嗎?

  沈留卿點頭:“嗯,今天回來這么早啊?不用去夜跑了嗎?”

  “啊哈哈.....今天是特殊情況....”白江打了個哈哈,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像是怕什么被發現似的,“你....不進去嗎?”

  沈留卿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白江很快心虛的扭開了頭。

  “果然還是覺得哪里不對勁。”他心里暗想。

  他拿出門口地毯下的鑰匙開門,期間白江還是沒怎么靠近。

  轉開門鎖后,房間內一片漆黑,窗簾全被拉上了,他記得自己出門前開窗通風了。

  沈留卿下意識的后退一步。

  下一秒,客廳的燈亮了,映入他眼簾的是兩根炮筒子,還沒等他搞清楚狀況就聽到“嘭”的一聲,接著頭頂飄下一片片鮮艷的碎紙條。

  “生日快樂我的寶貝卿卿!”

  “生日快樂啊留卿。”

  “生日快樂.....留卿哥哥.....”

  “呼.....剛剛嚇死我了,還以為要被留卿哥發現了呢。”

  沈留卿愣住了,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房間里站著的所有人。有凌柚丶墨染,還有縮在一旁的劉子欣,身后的白江居然也是和她們一伙的。

  仔細一看,客廳里面也被布置過了,沙發上還有幾個吹好的氣球。

  話說今天是他的生日嗎?連沈留卿自己都快忘了。

  “好啦好啦,我先去做飯。”白江迫不及待的擠進客廳,“今天就讓留卿哥嘗嘗我的手藝。”

  “我...我去幫忙...”劉子欣弱弱的說了句,接著跟了上去。

  墨染樂呵呵的,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生日帽往沈留卿頭上一戴,眼睛都彎成了月牙狀:“想不到吧?”

  “想不到。”沈留卿忍不住抿嘴一笑,“生日連我自己都忘了,謝謝你們。”

  墨染不好意思的嘿嘿了兩聲,笑完了又用肩膀頂了頂木頭似的凌柚。

  那個冷艷繼姐看上去還有點害羞,全靠墨染的提醒才往前走了兩步,拿出提前準備好的生日禮物。

  那是個白色的手提袋,通過輪廓能勉強看出里面是個方形物體。

  “生日快樂。”凌柚說,“打開看看吧。”

  “謝謝柚姐。”沈留卿有些意外的接了過來,拆開塑料袋時才發現里面裝著個方盒子。

  仔細一看,這不是個手機嗎?還是最新款的愛瘋。

  “我也不知道給你買什么.....不過記得你手機好像挺舊的了,就想著干脆給你買個新的。”凌柚說這話時語氣顯得有些別扭。

  其實她之前還打算買化妝品首飾之類的東西,可這些她都沒見沈留卿用過,思來想去,最后還是選擇了個最實用的。各方面都是最頂配的愛瘋,花了她一萬多塊錢。要是沈留卿連這都不喜歡,那她就真沒轍了。

  “謝謝.....你費心了柚姐。”沈留卿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聯想起那天晚上的凌柚,沈留卿忽然間覺得這個姐姐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難相處。或許她是個外冷內熱的女人?

  他下意識想握手感謝,但轉念一想這樣是不是太死板了,又顯得生疏。難道該給個擁抱嗎?這樣是不是太自來熟了?

  凌柚也不笨,很快察覺到了沈留卿的尷尬。她主動上前一步,將這個弟弟擁入懷里,輕聲說:“一直以來都辛苦了,今后就盡情依賴我這個姐姐吧。”她忽然頓了頓,“真抱歉現在才對你說這種話。”

  沈留卿一愣,突然覺得鼻子酸酸的。

  男人這種時候就應該說自己沒什么,然后反過來瀟灑的抱住她。可現在他什么話都說不出,甚至連張嘴都做不到,只能低著頭安靜的埋在凌柚的肩膀上。

  真是稀奇,這種感覺就像是堵了好久的水泥管道一下子被疏通了一樣,里面好像有什么快要流出來了。

  “喂,柚姐,抱的差不多了吧。”墨染有些不滿的撅起嘴。想起之前兩人在酒吧時說的話,心中的醋意變得更濃了。

  “誰是你姐?我可不記得自己有個這么豬的妹妹。”凌柚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哼哼完兩句后又伸手摸了摸沈留卿的頭發。還記得那天晚上自己就是這樣睡著的,不過兩人的位置現在調了過來。

  “喂喂,柚姐你臉紅什么!該不會在想什么瑟瑟的事情吧!快住腦!”墨染大聲抗議。

  “少......少啰嗦,你以為我是你啊!”凌柚被墨染這么一激總算放開了手。正結結巴巴的想解釋些什么的時候,猛然間察覺到了自己正在發燙的臉頰。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你個死悶騷女!”

  “你....!我看你是欠抽!”

  “略略略....有本事來抓我。”

  “有種你別跑!”

  “傻子才不跑!你真當我是個瓜慫啊?”

  “靠!別踩氣球,我吹了好久的!”

  “就踩就踩~”

  墨染和凌柚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圍著沙發轉圈,她們一個油腔滑調,一個氣急敗壞,好像動畫片里的湯姆和杰瑞。就連廚房里的劉子欣看到了都忍俊不禁,白江笑得像只鵝一樣,手里的刀也拿不穩了,兩人靠在廚房的門口饒有興趣的看著。

  沈留卿也是一樣,一邊笑一邊揉著發紅的眼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