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248章 擒賊先擒王
  這些難民雖然窮苦,但也不是傻子,事到如今也看出來一些門道。

  那姑娘明明是救治瘴疫有著天大的功勞,衙門的人卻像是在尋犯人一樣找她。

  而他們這些一直吃著那姑娘給的藥的人,早就好得差不多了。

  可像王大慶這些人,要不就是病的越來越重,要不干脆就無聲無息地死在了角落。

  現在就算說衙門的藥沒問題,他們都不信。

  看來那姑娘還真是菩薩下凡,來救他們性命的。

  見難民的嘴一個比一個嚴,仇縣令氣得不行。

  他眸子一轉,突然笑了出來。

  他不再端著架子,而是揣著袖子,放緩了語氣,好聲好氣道,

  “那人也許正是衙門正在通緝的嫌犯。如果你們誰說了實話,便是給衙門立了大功,本官便帶他進城安置,還會安排大夫給他診治瘴疫,只是......”

  仇縣令特意頓了頓,才帶著誘惑的口吻繼續說道,“獎賞名額可就這么一個,如果誰能提供線索,城內可有溫軟的床榻和噴香的飯菜候著呢。”

  仇縣令的話一下一下重重地敲擊著難民們的心底的防線。

  大夫、床榻、飯菜......這幾個看似尋常的事物,對于風餐露宿、食不果腹十多天的難民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這些難民,無一不是自己的家被洪水毀了,無家可歸,才來宜賓城討條生路。

  更別說那些因吃了衙門的藥這幾日身子每況愈下的難民,聽到能有大夫給他們診治,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仇縣令話音剛落,便有一人踉踉蹌蹌地站起來,一臉讓人無法忽視的病容,時不時還打著擺子,口中說著含糊不清的話卻絲毫不帶猶豫。

  “王大慶說得沒錯,有一行人在大概四五日前就來給咱們看過診,然后他們就進城去了。三日之前他們又來了,其中一個姑娘像是大夫,她讓我們不要吃衙門給的藥,說跟她的藥有沖突,只是小人和王大慶他們當時沒有相信......”

  所以他們一個接一個的病重而亡......

  說到最后,他似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聲音越來越小,還試探地抬頭瞥了一眼仇縣令,眸中還帶著求生的卑微,生怕惹了仇縣令他們不快。

  在他的心里,無論衙門的藥有沒有問題,是不是想要他們的命,都不重要了。

  他現在只想進城,只想有吃的有住的,還有人給他醫病。

  他不想死!

  仇縣令微笑著看向他,對旁邊向他面露不忿的難民恍若未覺。

  他的臉上絲毫看不出任何不悅,語氣中帶著鼓勵道,“你說的那女子何時還會再來?她有說嗎?”

  那人病得有些站不穩,晃了兩晃,“上次說是今天應該會來......”

  得了確切的消息,仇縣令立即收回臉上的和藹,冷厲地吩咐下去。

  “如果本官猜得沒錯,這一行人就是前幾日頂替婚約,打傷沈統領的那幾個人,可算找到他們了。”

  “你們在這里守著,本官現在就回去稟報沈二公子。”

  仇縣令轉身欲走,身后卻傳來一道虛弱又有些急切的聲音,“大人,小的坦白了,能否讓小的進城......”

  他回頭,便看到方才那難民著急地往前走了兩步。

  仇縣令不禁蹙起眉頭,沖著旁邊的衙役使了個眼色,然后悄悄做了個手勢。

  那衙役立刻會意,捂緊口鼻走上前去拽那難民,“跟我走!”

  那難民不疑有他,歡天喜地地跟著那衙役進了城。

  ......

  夏落一個午覺醒來,已經快申時了。

  她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

  見洛翊宸正忙著聽景天匯報著什么,便起身去看徐大夫的柴胡截瘧丸煉得怎么樣。

  徐大夫的煉藥的手法越發熟練了,一天的時間便能煉好那些難民兩天的用量。

  不過聽景天說,大部分難民都好得差不多了。

  今天這波柴胡截瘧丸煉完,徐大夫應該就不必這般辛苦了。

  夏落見時辰差不多了,便準備去城門外為難民做最后一次診治。

  洛翊宸正巧這時也與景天說的差不多了。

  景天見徐大夫與夏落兩人忙著分裝藥丸,便知他們到了要出門的時辰,不由得有些擔憂。

  “仇縣令和白語嫣他們已經察覺到有些不對了,不然少爺你們今日就不要去了。”

  夏落有些為難,“可是前幾日我答應他們今天要去的,就怕有些難民情況不好,如果我不去,就怕他們熬不下去......”

  她知道此時露面一定會很危險,她身為醫者雖視治病救人為天職,但是她也不愿連累大家。

  她抬頭看向洛翊宸,只要他也覺得不去為好,那她便不會堅持。

  只見洛翊宸沉吟片刻,看向夏落,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額頭。

  “無礙,我能應付得了。”

  景天急道,“殿......少爺,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洛翊宸想了想,便同意了。

  幾人身上背著一大包柴胡截瘧丸,又多帶了些艾草,大包小包地越過西邊的城門,照例向城南處行去。

  只是,他們剛到難民聚集的地方,便發現往常略顯嘈雜的人聲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瘆人的寂靜。

  那些難民倒是都在,只是每個人都靜靜地或坐或躺,臉色多少有些不自然的緊張。

  洛翊宸停下腳步,拉住夏落,不讓她再近前一步。

  景天也警覺地擋在他們身前,手掌摸向腰間的佩劍。

  就在這時,不遠處妞妞娘突然掙脫了旁邊人的掣肘,跳了起來,向夏落的方向嘶聲大喊,“姑娘快跑!有人要抓你們!”

  尖叫如銳雷炸響,藏在暗處的人頓時藏不下去了。

  一時間,從四面八方魚貫出來上百名披堅執銳的侍衛,與洛翊宸三人呈兩相對峙狀。

  走在最后的是養傷多日的沈鈺。

  他臉上的淤青還未完全消退,顯得面目有些猙獰。

  沈鈺原本是想來一招請君入甕,沒想到卻被那死女人提前攪了局。

  還沒等這幾人走近,便被識破。

  他心中惱恨,抬起手上的刀就要往妞妞娘身上戳去。

  卻聽一陣破空聲襲來,沈鈺還來不及反應,緊接著手上的刀刃似是被巨力擊中。

  “噹”的一聲,精鋼煉成的刀刃竟攔腰斷成了兩截。

  他戳了個空,卻被巨力帶地向旁邊踉蹌了兩步。

  沈鈺盯著掉在地上的半截刀刃,旁邊還有一顆拇指大小的石頭。

  他如見鬼一般猛然抬頭,向不遠處那個男人看去。

  洛翊宸面色平靜,眼角卻掛著一抹讓人無法忽視的譏誚。

  是他出手了。

  沈鈺瞳孔巨顫。

  那人竟能于百步之外,視那些侍衛于無物,僅憑一顆石子,擊碎鋼刀。

  若是那人想殺了他......

  簡直如探囊取物一般輕巧。

  沈鈺心中大駭,一邊后退,一邊揮手吼道,“都給我上,把他們抓住!”

  話音剛落,上百個侍衛向他們烏泱泱地涌來。

  然而,洛翊宸他們武力再逆天,也不愿與人海戰術硬碰硬。

  這種時候,只能擒賊先擒王。

  他眸中冷光乍現,將夏落攔在身后,交代景天,“看好她,不要讓她動武。”

  隨即轉頭看向她,輕聲道,“聽話,我很快回來。”

  “你......”

  夏落還沒說完,便見洛翊宸雙足一頓,身形如電,縱躍如飛般落入如潮水般的敵人之中。

  她想追上去幫他,卻被景天攔住了。

  “讓我去!”夏落緊握的雙拳中全是汗。

  “少爺不讓您動武,您要去了,少爺定會分心。”

  夏落緊緊抿著唇,沒有堅持。

  她知道景天說的是實話。

  這個時候,半秒的分心,都是生死之差。

  她只得一瞬不瞬地盯著洛翊宸的身影,只要稍有危險,她便隨時準備飛身而上。

  只見洛翊宸在人群中翩若游龍,穿行而過如若無人之境。

  他路過的那些侍衛無一不是被卸了武器,隨即過了一兩秒才反應過來,滿臉愕然。

  這樣,原本向夏落他們涌去的侍衛,全被洛翊宸吸引了注意力,轉身朝他的方向追來。

  卻無一人能追上他。

  而洛翊宸則恍若未覺般直直向著沈鈺的方向掠去。

  眼見著令他恐懼的男人近在眼前,沈鈺目眥欲裂,轉身便跑。

  口中嘶吼著,“快把他抓住!!”

  洛翊宸冷笑一聲,腳尖點地,身子飛躍而起,手中的軟劍朝沈鈺席卷而來。

  沈鈺面上一狠,拉過身旁一個侍衛就擋在身前。

  洛翊宸動作一頓,手中的軟劍驀地收了回來。

  就這樣一頓一收間,便讓沈鈺又跑出幾步。

  洛翊宸繞過那侍衛,三兩步便追上了被拉開的距離。

  沈鈺聽聞身后怎么也甩不脫的風聲,臉上露出孤注一擲的神情。

  他倏然轉過身,掄起右臂,手中的斷刀向洛翊宸猛然劈去,出手又快又狠,刀鋒凌厲,呼呼作響。

  洛翊宸身形太快,眼見著來不及停住,馬上就要撞在他的刀口上。

  夏落緊張得差點驚叫出聲,便要飛身去救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