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246章 進退維谷的境地
  徐大夫頓時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老夫......老夫可以嗎?”

  夏落歪頭,“方才煉藥的步驟你都記住了嗎?”

  徐大夫連連點頭,“老夫都記下了!”

  夏落粲然一笑,“那就辛苦您啦~”

  徐大夫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仿佛夏落讓他煉制藥丸是多大的榮幸一般。

  搞的本意是想抓勞力好自己躲懶的夏落老臉一紅,一時間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不過,她也只是于心不忍了不到一秒,便心安理得地躺回去睡了個回籠覺。

  正午時分,易了容出去買吃食的景天回來了,帶回來了一個不算太好的消息。

  “徐大夫被通緝了。”

  徐大夫聞言一驚,張了張嘴,手中的餅子掉在了地上。

  “因為何事?”夏落疑惑。

  她以為衙門最多也就是做出徐大夫已葬身火海的假象,沒想到卻成了通緝犯。

  算是意料之外,卻也在情理之中。

  景天面色肅然道,“告示上說,徐大夫的宅子半夜走水乃是人為。他們還在廢墟中發現了一具尸體,經查驗,那尸體不是徐大夫,卻是陸副統領。而徐大夫自己卻消失無蹤。”

  “因此,衙門斷定是徐大夫因私仇殺了陸副統領,之后又放火毀尸滅跡,自己則逃之夭夭。現在衙門正以殺人的罪名全城通緝他。”

  夏落聞言,扯了扯嘴角,嘖嘖有聲,“太狠了,他們這是要絕了徐大夫的后路啊!”

  徐大夫則神情恍惚。

  如果被貼上殺人犯的標簽,就算徐大夫再次出現說出真相,也會被別人以為是為了給自己脫罪扯的謊。

  為了活命,他不得不離開宜賓縣,一輩子躲躲藏藏。

  總之,是進退維谷的境地。

  徐大夫神念一轉,頓時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眸中透著絕望的光。

  望著他如喪考妣的模樣,夏落湊上前去,眨了眨眼,“放心,過幾日太子殿下就到了,他定能給你做主的。”

  她邊說,邊沖著洛翊宸使了個眼色。

  洛翊宸剛要說什么,便聽徐大夫苦著臉搖了搖頭,

  “誰知太子殿下是什么樣的人,萬一再如沈二公子一般,是個表面虛有其表,內里卻決疣潰癰之人,老夫便也只是自尋死路罷了......”

  洛翊宸眉眼微蹙,表情變得有些不太好看。

  “咳咳!”

  夏落發現了,連忙假咳兩聲,打斷了徐大夫的話。

  徐大夫看向她,關心道,“姑娘,可有感覺不舒服?”

  夏落尷尬地笑了一聲,“沒事沒事,剛才吃咸了。”

  她生怕狗男人一個不高興把徐大夫扔出去,瘋狂輸出彩虹屁,

  “不會的,聽聞太子殿下之前在永泉縣還解決了一樁賣官鬻爵的案子呢!那叫一個干脆利落,毫不手軟!”

  “太子殿下簡直是聰明睿智,俊杰廉悍,英明神武,英雄好漢.....啊呸,總之絕不是你說的那種朝廷蛀蟲!”

  夏落手舞足蹈,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詞兒都用一遍。

  洛翊宸瞥了她一眼,莫名覺得有些可愛。

  徐大夫沒注意到兩人眉來眼去,只是幽幽地道,“耳聞之事不見得為真,眼見為實才見分曉。”

  洛翊宸突然啟唇,“你說得沒錯,親眼所見才是真。”

  他的眸光有些意味深長,看得徐大夫有些莫名的心顫。

  “不過,”徐大夫甩了甩頭,把腦海里莫名其妙的思緒甩干凈,苦笑道,

  “就算太子殿下是人杰,老夫現在連這座破廟都走不出去,又何談求太子殿下為老夫做主呢?”

  夏落見他唉聲嘆氣,也不方便多說,只是笑著安慰道,“車到山前必有路,總會有辦法的!”

  徐大夫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午后,他化悲憤為力量,很快就心無旁騖地投身在煉藥之上。

  不到黃昏時分,柴胡截瘧丸就已經煉夠那些難民一日的用量了。

  夏落差景天帶著那些藥丸和艾草,出城給那些難民送去。

  之后的每天,他們都是這樣有條不紊地靜待著大部隊的到達。

  景天等人每日依舊是輪班監視著白語嫣他們的動態,而后向洛翊宸匯報。

  徐大夫則是每天連軸轉地為難民煉制柴胡截瘧丸。

  洛景軒與嚴思淼承擔了上街采購吃食的“重任”。

  而夏落,則每天依然是吃了睡,睡了吃,時不時指點徐大夫一二,過著大部分時間游手好閑,無所事事的咸魚日子。

  ......

  兩日后。

  沈綏宅邸。

  “做得好!做得太好了!”

  沈綏望著下首的仇縣令,兩眼笑得彎成了兩條縫。

  “沒想到僅是兩日,瘴疫就控制住了,那些得了疫病的難民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這件功勞,本公子會上報父王,定不會辱沒了你的功勞!”

  沈綏開懷大笑,完全沒有看到仇縣令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僵坐在一旁的白語嫣。

  滿眼的驚慌失措。

  待沈綏望過來,他臉上的表情頓時又化作一抹難看的笑容,“多謝沈二公子,這是下官分內之事......”

  沈綏話音一轉,看向一旁的白語嫣,面帶柔情。

  “這苡仁粥的主意還多虧了語嫣獻策,不然想必那些難民也不會恢復得如此之快,等回府我定會向父王為你討些賞賜。”

  白語嫣的臉色此時陰沉得厲害。

  見沈綏的目光看過來,她連裝模作樣的心情都沒有,只是淡淡回道,“為綏哥哥辦事,是語嫣的福氣,不敢要什么賞賜。”

  似是看出了白語嫣的敷衍,沈綏眉眼中透出幾絲失落,卻又很快被笑容掩去了。

  他溫柔地笑著道,“也是,語嫣不需立什么功,只要你想要,與我說便是,我定會幫你討到。”

  白語嫣頷首。

  我想要的?

  呵。

  你這個廢物又怎么能討得到?

  她唇邊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譏諷,在沈綏發現之前,消失無蹤。

  “綏哥哥,我有些困乏,先退下了。”

  沈綏眉眼溫柔,“去吧,早些歇息。”

  白語嫣微微頷首,轉身走了出去。

  等白語嫣走了,仇縣令又向沈綏稟報了些衙門日常的事項。

  等他退下的時候,已經又過了一盞茶的時辰了。

  他順著蜿蜒繁復的花園小路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只是走到一處拐角處,他四下張望見附近無人,熟練地閃身拐入一條通幽小徑。

  小路盡頭的一處假山石后,一道人影走了出來。

  正是原本早就回房歇息的白語嫣。

  她陰沉著臉,見來人是仇縣令,掀了掀眼皮。

  “仇大人救疫有功,傳到義父耳中,想必未來定會官運亨通、前途無量。小女先行恭喜仇大人了。”

  她淡淡說著,甚至還給他微微福了福身。

  仇縣令嚇得差點就給白語嫣跪下了。

  他苦著臉解釋,“大小姐,您可別寒磣下官了,什么救疫有功,下官根本就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啊!”

  白語嫣睨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如何會不知?那柴胡桂枝湯從頭至尾都是你差人準備的,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只有你一人知曉。如今難民大好,你可是為沈綏搶了個首功呢!”

  這下子仇縣令終于站不住了。

  他兩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汗如雨下。

  “大小姐冤枉啊!下官真不知道怎么會這樣!”

  他眸中慌亂,咬了咬牙,“如果您實在不相信,縣衙的藥房中還留著藥渣,您可以去看看,下官怎敢對您撒謊!”

  “再者說,主上對下官恩重如山,下官愿為主上肝腦涂地都無以為報,又怎么會背叛主上轉投沈二公子麾下!”

  白語嫣低斂著眸子望著他,半信半疑地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仇縣令舉著兩根手指顫顫巍巍地發誓,“如下官有半句虛言,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白語嫣眸色微閃。

  仇縣令偷偷瞥了一眼她的神情,心里捏起一把汗。

  眼前這語嫣小姐看著一副溫婉無害的模樣,實際跟他們的主上一樣,都是笑里藏刀,心狠手辣的主兒。

  他不得不提防著。

  所以他私下扣了那寒藥的藥渣,打算給自己謀條退路。

  誰知,竟出了這等紕漏。

  為了自證清白,他不得不把藥渣之事和盤托出。

  不知會不會惹他們不快......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白語嫣看了他一眼,把額前亂了的發絲撥到耳后,沖他突然笑了笑。

  “小女方才只是在跟仇大人開玩笑呢,您莫要當真。”

  “您還是起身說話罷。”

  仇縣令心里長舒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上細密的汗珠,干笑著踉蹌站了起來。

  “大小姐英明,只是那些難民......”

  白語嫣又恢復了淡淡的神色,道,“如果不是這藥的問題,那便是某個環節出了紕漏,還望仇大人務必徹查清楚,讓計劃順利進行。”

  “不然在主上那邊,怕是不好交代。”

  最后一句話,她語氣淡淡,聽不出什么情緒,卻讓仇縣令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是是是,下官定會辦好此事!”

  話音剛落,白語嫣神色一凜,目光如刀般射向假山的方向。

  “什么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