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238章 多事之秋
  沈綏氣極反笑。

  “語嫣未來的夫婿?呵,一個落魄世家的窮小子,倒是好大的架子。”

  沈鈺抬頭,動作稍大就疼得臉頰抽搐,眸子里卻劃過一抹狠戾。

  “不過,屬下覺得那嚴思淼著實有些不對勁。據說嚴思淼乃是一介文人,可那人卻毫無規矩可言。屬下便向他要了婚書,言語間試探了一二。”

  “誰知他突然惱羞成怒,二話不說便與屬下幾人動起手來。”

  “只是屬下沒料到那嚴思淼身邊竟藏著幾個高手,屬下幾人不敵,被傷成這樣,有負二公子囑托......”

  沈鈺面帶愧色,忍著胸口的鈍痛躬身向沈綏請罪。

  沈綏氣得渾身發抖。

  一向爽朗的劍眉星目都冒著熊熊怒火。

  他咬牙切齒地低吼,“好一個嚴思淼,我看在語嫣的面子上好聲好氣去請他,他竟口出狂言羞辱我,還打傷我的人,簡直就是騎在我頭上屙屎!”

  坐在一旁神色淡淡的白語嫣眉間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嫌惡,很快又恢復了淡然。

  “綏哥哥。”她輕聲道。

  沈綏火氣一收,語氣瞬變,溫聲問道,“語嫣,怎么了?”

  白語嫣面上帶了些猶豫,“我之前聽到了一個消息,只是未曾確認,不敢妄言。不過若沈統領所說為實,想必那消息八成是真的了。”

  沈綏:“是什么消息?”

  白語嫣緩緩道,“嚴氏所在的萬陽縣此次也遭了嚴重的水患,聽說嚴氏一家在那場水患里都喪了命,那嚴思淼被洪水卷走,至今連尸身都未能找到。”

  “只是今日聽到嚴家人進了城,我本以為是這消息有誤,便沒與綏哥哥說。現在想來,這個嚴思淼怕是有人冒名替婚。”

  沈綏眉頭緊擰,“可是那人有訂親信物在側,不像是假的......”

  白語嫣沉吟道,“許是有人尋到了嚴思淼的尸身,偷取了信物和婚書也未可知。”

  沈鈺垂首道,“屬下確實發現那婚書上有大量干了的水跡,當時便心里生疑。只可惜了那婚書,在屬下與那些人爭搶間,不小心撕毀了。”

  沈綏冷哼了一聲,雖有怒氣,但聽說婚書被毀了,心情好了許多。

  他大手一揮,“婚書毀了這婚約便不作數,就當那嚴思淼已經死了,語嫣與本公子也正好得了個清靜。”

  白語嫣頷首垂眸,捏了一盞茶淺淺地抿著。

  目光卻不動聲色地瞟了一眼沈鈺,又很快斂了眸子。

  沈鈺沖著沈綏抱拳領命,頓了頓卻又道,“屬下不知有一句話當不當講。”

  沈綏不甚在意,“想說就說。”

  沈鈺垂首恭謹道,“屬下覺得那嚴思淼怕不只是冒認婚約這么簡單。他身邊幾人明顯就不是平庸之輩,武功深不可測,連屬下都有所不敵。”

  “這樣一行人若是讓他們面見了二公子您,甚至是入了郡王府,他們若是想做點什么,怕是攔不住的。”

  沈綏聞言瞬間警覺起來,“你是說......這冒名之人,對洛安郡王府圖謀不軌?”

  沈鈺點頭,“這雖是屬下猜測,可王爺纏綿病榻,您又將被封為郡王世子,無論是鄰國北燕,還是朝廷,都不免開始蠢蠢欲動,咱們不得不防。”

  沈綏眸色沉了下來,只是在聽到“世子”兩個字的時候,墨瞳卻透出絲絲莫名的情緒。

  他沉吟半晌,對沈鈺囑咐道,“你吩咐仇文棟,讓他們看好了城門,別讓那些人跑了,另外再多派些人手,全城搜尋,一定要把他們抓回來,本公子要親自提審。”

  “遵命。”

  沈鈺領命,被人攙扶著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剛清凈沒多久,有人來報,說是仇縣令求見。

  沈綏讓他進來。

  仇縣令剛一進門,迎面飛來一個白玉茶杯,重重地打在他的腦門上。

  把他打得一個趔趄,一個屁墩結結實實地摔在了地上。

  額頭上被打中的地方瞬間就涌出了鮮血。

  “你還有臉來?”

  沈綏看見他就來氣。

  仇縣令連血也來不及擦,連滾帶爬地爬到主屋中央,跪在地上不住地向沈綏磕頭。

  “二公子饒命啊!下官也不知道那個鬼醫是個冒牌貨,看他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下官就信了......”

  他皺著一張老臉,愁眉苦臉地扇自己嘴巴,“下官就是個人頭豬腦,是被人蒙蔽了啊!”

  聽了他的辯解,沈綏更生氣了。

  “這假鬼醫是本公子帶進來的,這么說,本公子也是人頭豬腦?”

  仇縣令大驚,嚇得連連擺手,“不不不,都是那冒牌貨手段太過厲害,連慧眼如您都一時沒能察覺,不過您向來英明睿智,早晚都能發現......”

  沈綏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阿諛諂媚,冷冷道。

  “到現在你還不知你罪在哪里?”

  “那假鬼醫在你眼皮子底下給無辜百姓灌麻拂散,裝神弄鬼,你竟毫無察覺,還讓人給跑了。本公子看你這縣令是當到頭了。”

  仇縣令這下是真的怕了,趴在地上連連告饒。

  白語嫣本是沉默不語,這時突然柔聲開口,

  “這幾日乃多事之秋,人手不免有些緊張,不如讓仇縣令戴罪立功,如若沒抓住那假鬼醫,再定他的罪也不遲。”

  沈綏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他冷冷地看向仇縣令,哼了一聲,“就給你兩日時間,如果兩日后你還是沒抓住那冒牌貨,你就自覺脫了這身官皮自己滾吧。”

  仇縣令連連叩首領命,感激涕零地看了白語嫣一眼,隨即如逢了大赦一般退了出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