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223章 洛安嚴氏

男子似有些出乎意料,看著她手里的銀錁子,不敢去接。“可是.....我不能白拿你們的銀子......你們需要我做什么......”說著說著,他的聲音就低了下去。這樣氣質矜貴的兩個人身邊應是不缺伴讀和仆役的。可是除了讀書,他什么都不會。甚至連一副好的身子,他都沒有。他原本是想在碼頭或商船上謀個差使,可是無一不被人罵了出來,嫌棄他是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文弱書生。見男子既糾結又喪氣的模樣,夏落剛要安慰他,便聽洛翊宸突然開口。“你叫什么?”
男子愣了一下,恭敬回道,“我叫嚴思淼,出身于洛安嚴氏。”
夏落挑了挑眉。嚴氏?莫不是......她抬頭看向洛翊宸,只見他微不可查地掀了掀眸子。她頓時明白了。這個洛安嚴氏,正是嚴保林的父族。沒想到,誤打誤撞,竟撞到了嚴家的人。夏落眸子一轉,反應極快。她把銀錁子放在他的手里,笑了笑,“不是說賣身葬父嗎?那你便跟著我們吧。”
嚴思淼面上大喜,連忙給他們磕了個頭,“多謝貴人相助!”
隨即他收起臉上的喜色,小心翼翼地抬頭看向他們,“不知我......奴才......該如何稱呼主子?”
說到“奴才”兩個字的時候,他臉上閃過一絲轉瞬即逝的窘迫。似是看出嚴思淼的不習慣,洛翊宸淡淡道,“不必自稱奴才,稱你我便是。”
嚴思淼愣了一下,急道,“這不合體統咳咳咳咳......”似是說得太急,他突然爆出一連串的咳嗽,直到咳得臉色發紫才停了下來。他驚恐地望向他們,生怕兩人因此嫌棄他。出乎他意料的是,兩人一臉平靜。尤其是那個小娘子,甚至一臉關切地問道,“你有氣喘?”
嚴思淼有些忐忑地點了點頭,“少時染上了風寒,又恰逢家道中落,便落下了病根。”
夏落點頭表示知道了,臉上若有所思。氣喘,便是哮喘。只能緩和,卻無法根治。但是如果控制的好,卻也無甚大礙。見夏落沉吟,嚴思淼攥著銀錁子的手緊了緊。他知道氣喘這病一旦染上便是不治之癥,而且一點重活也不能做。說白了就是個貴人的身子,奴才的命。可誰家又愿意平白無故雇這么一個什么都做不了的廢人呢?嚴思淼咬了咬牙,剛把攥著銀錁子的手伸出去欲還給他們,便聽夏落突然出聲提醒,“你快些把你父親安葬了吧,晚些時候商船就要出發了。”
嚴思淼愣了一下,隨即鼻間涌上些許酸楚。“貴人之恩,小子沒齒難忘!”
嚴思淼也沒耽誤,起身便去準備他爹下葬的事宜。水患時節,死的人多了,生意最好做的就是棺材鋪。他幾乎是毫不費力的便找到了一家,買了一個棺材,把他爹安置進去。下一步,便是下葬。嚴思淼選了一個地勢較高的地方,是附近的一處小樹林。只是他身子弱,沒挖幾下,便差點把肺都咳了出來。洛翊宸實在看不下去,便叫來景天他們幫忙。黑羽衛常年習武,氣力自然是嚴思淼不能比的。很快,他們就挖出了一個深坑。嚴思淼在他們的幫助下小心翼翼地把棺材抬起來,小心翼翼地放入坑中。然后,他們再把土坑填平。現在沒有地方買孝衣,也沒條件供奉香燭祭品,嚴思淼只能一切從簡。他不知從哪兒找來一塊木板,使勁咬破了手指,鮮血頓時洶涌而出。他用鮮血在木板上面寫下了父親的名諱和生卒年月,仔細地立在墳頭。他跪在墳前,結結實實地磕了三個響頭。嚴思淼站起身來,背對著他們抹了抹眼睛。等他轉過來的時候,面色已經一切如常了。他沖洛翊宸兩人鄭重其事地行了個大禮,抱拳問道,“如今小子便要跟在貴人身邊,只是還不知該如何稱呼兩位貴人?”
夏落笑道,“我叫夏塵,至于他,你尊稱他為少爺便是。”
嚴思淼點頭,恭敬地道,“好的,少爺,少奶奶。”
少奶奶?夏落怔了一下。她平日里聽太子妃聽得多了,猛然聽到一個不一樣的,心里還有些怪甜的。洛翊宸眸中含笑,對他的眼力勁兒進行了高度的贊揚,“不錯。”
又補充道,“只是在外人面前還是稱呼她夏小姐便好。”
嚴思淼會意,“是。”
當他們幾人回到船上的時候,已近黃昏。沒過多久,商船重新起航,向著宜賓縣的方向駛去。在船上,嚴思淼簡單地做了一下自我介紹。兩人這才知道洛安嚴氏這幾年的情況不容樂觀。洛安郡嚴家本是萬陽縣本地一個不大不小的世家,一直以田產和莊子的利潤維持世家的運轉。只是近幾十年來收成不好,外加經營不善,是一代不如一代。家族子弟死的死,跑的跑。到了嚴思淼父親這一代,嚴家就只剩下了他們父子兩人,還留有一片占地很小的田產和一間祖宅。可是水患一來,祖宅沒了,田也泡了。父子二人實在活不下去,便決定出來謀一條生路。只是,二人剛走到江谷鎮,嚴思淼的父親就突發急癥,卒了。只剩嚴思淼一個人。沒銀錢,沒食物,淪落到賣身葬父。夏落打量著嚴思淼那骨瘦如柴的模樣,想必是很久沒吃飽飯了。這副營養不良的身子,再加上氣喘的毛病,要不是遇見了他們,他定然也是要步他父親的后塵的。夏落突然想起什么,從背囊里掏出兩塊白面饃,遞給了他。“吃吧。”
嚴思淼雙手顫抖地接過白面饃,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他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早就餓得頭暈眼花了。他父親也是因為餓得太狠,再加上年歲大了,又長途跋涉,才染上急病去世的。看到嚴思淼吃得直噎,仍一口接一口地往下硬咽。夏落不忍,又給他倒了一杯水。直到他吃東西的速度放緩,夏落才問道,“我看你像是個讀書人,沒想過去上京考科舉入仕嗎?”
嚴思淼咽下最后一口干糧,苦澀地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