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220章 我喜歡的人,只有少爺

夏落與洛翊宸兩人看在眼里,倒不是很在意。四皇子就是個藏不住話的,他們不用追問,他早晚都會自己說出來。夏落從桌上的盤子里拿了一個白饃饃,扔到炭爐上加熱了一下。然后夾起碗里烤好的肉干,把饃饃里塞得滿滿登登的。她“嗷嗚”咬了一大口,享受得瞇起了眼睛。“好吃!”
洛景軒抬頭看了她一眼,眸色意味深長,嘴里小聲嘟囔道,“還真是像。”
夏落沒聽見他說什么。她像獻寶似的把肉夾餅遞到洛翊宸嘴邊,笑瞇瞇地道,“少爺,您快嘗嘗!可好吃了!”
洛翊宸垂頭看著干巴巴的饃夾著黑乎乎的肉,沒什么胃口。但是瞥見夏落亮晶晶滿是期待的眼睛,又不忍心拒絕她。就著她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一股濃郁的咸香頓時直沖入口腔。原本干巴巴的風干肉經過烤制變得鮮嫩多汁,肉汁又浸透白饃饃,讓原本干硬無味的白面也變得適口了許多。洛翊宸由衷地贊嘆道,“挺好的。”
得了他的認可,夏落吃得更開心了。他們剛上船的幾日,都是啃干糧度日,連夏落這種不挑食的都有些噎得慌。幸好第四日,商船在一處碼頭停了半日。夏落從一個牧民那里買了一大包風干肉脯,又在路邊撿來一個鐵皮盆。回到船上,她讓景天幫她改造了一下,就成了一個簡易的炭盆。那些風干肉脯吃著干巴巴的,又難嚼,又容易上火。但是烤著吃就大不一樣了,夾在干糧饃饃里簡直好吃得停不下來!夏落自己吃兩口,給洛翊宸喂一口,自己再吃兩口。洛翊宸也沒氣惱,滿臉寵溺看著她,手上還幫她翻烤著肉塊。兩人你儂我儂的模樣看得洛景軒一臉諱莫如深。很快炭盆上那些肉干和白面饃就吃得差不多了。這時,景天走了過來,稟報道,“少爺,新傳來了情報。”
洛翊宸頷首起身,與景天一同走進了艙房。每隔一日,洛翊宸就會收到一封傳信,是黑羽衛打探到的上京城和洛安郡的情報。夏落已經見怪不怪了。她打了個飽嗝,滿足地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小肚子。甲板上的陽光烤在身上,讓她渾身暖烘烘的,靠在椅子上有些犯困。洛景軒一瞬不瞬地盯著夏落,幾次欲言又止。夏落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懶洋洋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到底想說什么啊?”
洛景軒臉色變換幾瞬,緩緩開口,“你是不是......”夏落挑了挑眉,等著他的后半句話。“你是不是......故意讓自己與太子妃舉止相像,為了謀求皇兄寵愛?”
夏落被噎了一下。她這幾日恢復了女裝,雖然仍是易著容,不過行為舉止卻沒再刻意隱瞞。她以為這傻憨憨看出來她是誰了,還覺得他開竅了。沒想到他還真是一根筋。不過想象力卻挺豐富。既然他沒看出來,夏落也沒打算說。只是不置可否地哼了哼。洛景軒眸色復雜,臉上卻突然兇狠起來。“你以為皇兄是真的喜歡你嗎?就算他現在寵你,也是因為他思念皇嫂。皇嫂不在身邊,他能有個人聊以慰藉罷了!”
夏落有些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隨即不在意地晃了晃腦袋。“哦,知道了。”
她又打了個哈欠,想要回房睡覺。卻被洛景軒拉住了袖子。夏落回頭,對上洛景軒意味不明的眸子。“你......就這么想攀上太子皇兄這根高枝兒嗎?”
聞言,夏落來了興致,歪著頭瞧著他。“如果我說是呢?”
洛景軒咬了咬牙,語氣稍有緩和,“皇兄有正妃,他與皇嫂更是鶼鰈情深,外人是插不進去的。”
“況且你只是個小太......小丫鬟,你這個身份進了東宮,連個奉儀都當不上,最多算是個通房,你這又是何苦......”夏落突然開口打斷了他。“那我嫁給你的話,就能當正妃嗎?”
洛景軒嚇得“騰”地站了起來,臉色瞬間通紅。“你說什么呢!我.....我可沒說要娶你!”
他神色慌亂,兩只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完全不敢直視夏落坦然澄澈的眸子。洛景軒看向洛翊宸離開的方向,發現并沒有來人,才稍稍松了口氣。他又坐了下來,只是整個人坐立不安的。半晌,他突然囁嚅著開口。“父皇的眼里從來都沒有我,我的母妃出身低微,也說不上話,所以沒人會在意我的婚事。”
他抬眸看了一眼夏落,又趕緊躲開目光,臉色爆紅。“不過這樣有一點好,就是......我可以不用顧忌身份家世,找個自己的真心喜歡的人。”
夏落點了點頭,粲然一笑,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加油,你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心愛之人的!”
洛景軒一窒,“你......”夏落認真地望著他,一字一頓道,“我喜歡的人,只有少爺。”
洛景軒臉上劃過一抹失落。他還想說什么,目光無意間越過夏落的肩膀,臉色瞬間慘白。夏落還沒反應過來,眼前倏然一花,轉眼間掉入了一個寬闊的懷抱。“你說的是真的?”
低醇悅耳的嗓音仿若在她耳邊淺舐著耳垂,讓她的臉頰燙得如同燒熱的炭火一般。夏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是在心里瘋狂咆哮。這狗男人怎么走路沒有聲音的!當眾表白被抓包!簡直太丟人了!!洛翊宸淺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并沒有逼她承認。他抬頭看向驚慌失措的洛景軒,褪了笑容,換上一臉陰沉如水。“哥.....我不是......”“你確實該成婚了。”
洛翊宸意味深長地緩緩開口,沒有聽他解釋,直接摟著夏落回了艙房。只留下洛景軒在他身后急得直撓頭。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知道夏塵是皇兄的人,卻總是像鬼迷心竅似的。他狠狠扇了自己一個大嘴巴。“活該,讓你亂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