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215章 老婆孩子?進展這么快?

夏云天把手不動聲色地縮回了袖子,嘴上卻仍然不依不饒地罵罵咧咧。“你瞧瞧你現在這個鬼樣子,跟個混混有什么區別?從小跟在你屁股后面那個平陽侯府家的小子,年紀輕輕都當上御林軍驍騎尉了,那可是御前正六品官!”
“可是你呢?你自己不思進取也就罷了,竟然還膽大包天到無緣無故打殺百姓,你....你當真是氣死我了!”
夏云天一張老臉氣得臉頰直抖,口沫橫飛。夏淮懶得理他,只是聽到“打殺百姓”的時候冷笑了一聲,眸中劃過一道殺氣。“呵,我當時還真應該殺了他。”
夏云天怒急,指著他顫聲道,“你當自己是誰?你以為回了上京城你就能無法無天了?”
“老子告訴你,沒有老子,沒有永安侯府,你什么都不是!”
“誰說他什么都不是?”
一道清洌卻震懾人心的聲音驟然響起,夏云天頓時愣住。他轉過頭,一身穿淺青色華貴衣袍的頎長男子緩緩走來,渾身上下透著溫潤如玉卻高不可攀的高貴氣息。夏云天蹙了蹙眉,警惕地打量著來人,“你是何人?”
顧星海抬眸與他對視,語氣淡漠道,“顧星海。”
“顧星......”夏云天一驚,雙眸驀地圓瞪,“你就是顧小公爺?”
見顧星海沒有回答,夏云天詫異過后,面上欣喜不已。“你還記得本侯嗎?本侯是你姑父啊,小時候你來上京城,姑父還抱過你......”他不提還好,越說顧星海的臉色越冷,抬起手打斷了夏云天的寒暄。“姑姑既已去了多年,侯爺便不必再來攀親戚了。”
夏云天見顧星海完全不給他面子,面上頗有些掛不住。他正欲開口,就聽顧星海冷笑了一聲,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你方才說夏淮沒了永安侯府,什么都不是?那便由本世子親口告訴你,他到底做過些什么。”
“夏淮十歲加入顧家軍,至今為止參加過一百五十八場大大小小的瀘北戰役。”
“十五歲前便因屢立奇功平步青云升為正四品定遠將軍。兩月前,他一人深入敵營,親手斬下匪首頭顱,收復瀘北大漠。”
“此次鎮國公府進京,除了襲爵之事以外,便是請旨由陛下親封夏淮為神策大將軍。”
夏云天目光呆滯,嘴巴微微張開,訥訥道,“神策..大將軍......正二品......”顧星海眉眼微挑,一抹嘲諷若隱若現。“這些都是他一刀一槍用命掙回來的,比你這靠祖上庇蔭得來的爵位不知要金貴多少。”
夏云天瞳孔微震,不敢置信地望向夏淮,“你......你就是陛下最近常常提起的那個異軍突起的少年奇才?”
夏淮低斂著眸子,只是翹起一側唇角,笑得譏諷。這在夏云天眼里就是默認了。他眸中閃著興奮的精光,就要去拍夏淮的肩膀,“你這個臭小子,還騙我說什么當兵去了,這跟當兵能一樣嘛......”夏淮一臉不耐煩,一個側身便繞開了他,沒管夏云天臉上的尷尬,直接走到了顧星海面前。他一改方才桀驁不馴的模樣,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垂頭喪氣道,“表哥,你知道了?”
顧星海頷首,眉宇之間染上一抹凝重,“你到底為何把那人傷成那個樣子?”
“我今早在陛下那里看到了大理寺的折子。那人雖不是好人,但罪不至死。可你刀刀正中要害,看那樣子,就算他不死,這輩子也別想再站起來了。”
夏淮偏過頭去,閉嘴不言。卻聽顧星海繼續道,“所以我想,那人必是做了什么罪大惡極之事,否則你定不會如此。”
夏淮似是沒想到顧星海會這么說,驚詫地抬起頭,眸光微動。他猶豫半晌,又垂下了頭,“表哥,謝謝你相信我,可是.....我不能說。”
顧星海緊蹙眉頭,“為何不能說?”
夏淮搖了搖頭,輕聲道,“表哥,抱歉。”
一向冷靜自持的顧星海都有些急了,他轉身便要走,“好,你不說,我便自己去查。”
“表哥,你回來!”
夏淮慌了,連忙去拽他的袖子,吞吞吐吐解釋道,“不行,事關......事關一個姑娘的清譽......”這回答完全出乎顧星海的意料之外,連夏云天也是一愣。“姑娘?”
顧星海細長的眸子微微上挑,意味深長地盯著夏淮,把夏淮看得愈發不好意思。他們家這棵千年鐵樹終于開花了?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顧星海轉身面對著俊臉一片通紅的夏淮,神色肅然。“你知不知道,陛下忌憚顧家,他今早知曉了你與鎮國公府的關系,正欲尋時機要將你的封賞收回。”
“如果這次如了陛下的意,他將來必會壓得你再無出頭之日。”
夏淮的臉埋在陰影里,看不出表情。等他再次抬起頭,又是一副渾不在意的嬉笑,“我覺得當個定遠將軍也挺好,每個月月銀花都花不完,足夠我養活老婆孩子了。”
老婆孩子?進展這么快?顧星海按了按狂跳不止的額角。倒是夏云天先坐不住了,他跳起腳就給了夏淮頭上一個爆栗。“你個兔崽......你這孩子腦袋是不是打仗被人打傻了?”
“你成了神策大將軍,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連公主都是娶得的!怎么就非得為了個不三不四的女人......”夏淮倏然回頭,一雙桃花眼里全是駭人殺氣。射出的凌厲氣勢嚇得夏云天退了兩步,直接把后半句話吞了下去。夏淮狠狠瞪了他一眼,回過頭來對上了顧星海的滿眼憂色。他愧疚地垂下頭,囁嚅了兩下嘴唇。聲音不大,卻很堅決。“表哥,對不起。”
“我也有了想要保護的人。”
顧星海盯著他半晌,不知該慶幸,還是該難過。只是幽幽地長嘆了一口氣。“我再想想辦法吧。”
......探監的時辰很快就到了,顧星海和夏云天只得退了出去。夏云天本還想跟顧星海再套套近乎,只是顧星海從大理寺出來就徑直上了鎮國公府的馬車。就像是沒看見他這個人一般。氣的夏云天對著遠去的馬車咬牙切齒。不過無妨,如今夏淮回來了,夏落也還在侯府。有他們兄妹在,他就不信顧星海再也不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