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93章 真是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奴才看

待景天告退離開時,天色已經大亮。蘇公公帶著宮人進來布上早膳。夏落睡得很實,何威和景天進來時都沒有避著她,她卻能一直縮在被窩里睡得香甜,完全沒有被吵醒的跡象。就算這會兒宮女太監們來送早膳,她都沒有醒。宮人們見狀,都在暗暗心驚。夏塵這個小太監也太得寵了吧!不僅跟太子同床共枕,還能當著太子的面睡懶覺。那副自然而然的樣子,真是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奴才看啊!雖然他們的八卦之魂已經熊熊燃起,但是他們連一個字都不敢多說。洛翊宸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夏落熟睡的臉龐,忍不住低下頭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夏落依舊呼呼大睡。他又伸手捏了捏她睡得粉撲撲的臉蛋。夏落被捏醒了。她睜開惺忪睡眼,迷迷瞪瞪地看向他。洛翊宸溫柔地捋了捋她額前的發絲,“該用早膳了。”
夏落懶洋洋地抻了個懶腰,隨即注意到洛翊宸眼下淺淺的青黑,好奇道,“您一晚上沒睡嗎?”
洛翊宸微微頷首。宮女照例端進來一盆熱水,等夏落梳洗完再拿出去倒掉。兩人坐在桌子前,面前是精致的六菜一湯。雖然昨夜一片兵荒馬亂,卻絲毫沒有影響御廚發揮的水準。夏落吃得開心,見洛翊宸沒什么胃口,她還時不時地給他夾一些她喜歡吃的菜。“您快嘗嘗這個蟹粉小籠包,一口下去香得流油!”
夏落夾著一個小籠包,殷勤地遞到洛翊宸嘴邊。她用的是自己用過的筷子,洛翊宸卻絲毫不介意,就著她的筷子張口就吃了下去。“好吃嗎?”
洛翊宸想說一般,但是對上她那期待的小眼神,到嘴邊的話又變成了,“嗯,好吃。”
夏落欣喜的眼睛都瞇了起來。不知不覺中,本來沒什么胃口的洛翊宸倒是吃了不少,甚至還有點撐。宮人們進來收走了碗筷,屋里又只剩下他們兩個。“殿下遇到什么難事了嗎?”
夏落試探地問道。洛翊宸也沒有瞞她,把夜里何威和景天查出來的事跟她一字不落地說了一遍。末了,他緩緩道,“這人,不能再留了。孤會親自審問喬桑力。”
夏落連忙直起身子,接過話頭道,“那我跟您一起去!”
洛翊宸疑惑,“你去做甚么?”
她解釋道,“喬桑力是北燕國師的人,說不準身上會有什么危險的東西,我不放心。”
、洛翊宸第一反應就是拒絕,然而卻不知想起了什么,面色微凝,望著她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復雜。他沉吟片刻,才緩緩點頭,“嗯。”
......洛翊宸和夏落來到了關押著喬桑力的房間,景天跟在兩人身后。他們走進去,景天便等在門口待命。除此之外,門口還守著幾名黑羽衛。門剛一打開,喬桑力就“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血紅的眼睛死死地瞪著他們。夏落跟在洛翊宸身后走了進去。她快速掃了一眼屋內。只見里間床鋪整潔,膳食一點未動,一看便知他等的十分焦灼,吃不下也睡不著。洛翊宸漫不經心地看了他一眼,道,“考慮得如何?如果你愿意說實話,孤便當你是身不由己,留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
面對洛翊宸,喬桑力似是反而鎮定了下來,“刺客不是我派的。”
血雨樓一向以恪守規矩出名,死也不會出賣主顧的身份。他篤定主意洛翊宸沒有證據。洛翊宸仿若沒有聽到他的辯解,淡淡道,“你倒是學聰明了,知道刺殺宇文峙,孤不會饒了你,你便連孤一起算計在內。”
喬桑力繼續裝無辜,“宇文峙是我們北燕皇子,我為何要刺殺他......”洛翊宸抬手打斷他的話,“這里沒有別人,你不用在孤面前做戲。”
“宇文峙在畫舫遇刺的事,是你安排人做的。那些蠱人是你們北燕國師派來的。可惜宇文峙沒死成。”
“一次不行,便再來一次。昨晚血雨樓那些刺客,也是你們派來的吧。”
雖是疑問句,洛翊宸的語氣卻不容置疑。他不等喬桑力回答,又自顧自說道。“北燕國師意欲將南衡陷于被動之地,埋下戰爭的禍患,又讓香鸞公主輾轉于皇子之間,企圖從內部挑起爭端。”
“屆時南衡一旦內憂外患,便是你們北燕發兵大舉南下之時。”
“孤說得對嗎?”
喬桑力一開始本是云淡風輕,甚至還帶著些許的得意。可隨著洛翊宸像講故事一般娓娓道來,他的面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是香鸞公主與您說的嗎?她雖與國師有師徒之名,卻因為那個閹人對國師起了隔閡。您萬萬不能相信她的挑撥。”
“什么蠱人,什么血雨樓,她還真是會憑空捏造,簡直好笑,哈...哈哈......”屋里回蕩著喬桑力透著尷尬的笑聲。洛翊宸冷眼看著他,突然也跟著笑了笑,“對了,忘了告訴你,宇文峙身上的蠱毒已經解了。不得不說,百里族的血脈真的是百聞不如一見。”
“孤不遠千里將他安然送回北燕,只是不知,孤送的這份禮物,你們國師會不會喜歡。”
話音剛落,喬桑力的笑聲戛然而止。他臉色驟然變得慘白,口中喃喃自語,“蠱毒......蠱毒解了?你們....是怎么做到的......”他的臉上肉眼可見地由震驚變成惶恐,又從惶恐變成了恐懼。不知是在恐懼即將面臨北燕國師的非人懲罰,還是在害怕百里族后裔不可估摸的瘋狂報復。“不行.....不能回北燕......”喬桑力突然“噗通”一聲跪在洛翊宸面前,直直朝著他連磕了兩個頭,腦門砸在地上“咚咚”作響。他兩個瞳孔放大,不停地做著深呼吸,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我......我都招!”
喬桑力抬頭盯著洛翊宸,泛白的臉頰微微顫抖,“您說過要留我一命,而且我不能回北燕,我需要一個假身份......”洛翊宸居高臨下地睨著他,淡淡開口,“你沒有資格跟孤談條件。”
喬桑力緊抿著唇,額頭布滿豆大的汗珠。似是下了什么決定,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道,“您說得沒錯,這一切都是國師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