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88章 隔空懷了個孕

夏夢眼眶發紅,面色因為猙獰而顯得略微變形,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淌。那個瓷瓶掉在地上已經被摔得四分五裂,里面深褐色的藥丸滾得到處都是。夏夢死死地瞪著那瓷瓶的殘骸,只覺得胸腔里如翻江倒海一般。“他竟然想殺了我們的孩子......”她的聲音顫抖著,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悲傷。前兩日,祁王身邊的常公公突然駕臨永安侯府,隨行帶來了不少珍稀補品,還有一瓶安胎藥。據說這安胎藥是太醫令親自煉制,所用藥材均是太醫署內最最珍貴的藥材,只有后宮里身居高位的娘娘們,才有福享用。洛羨風對她如此上心,還讓夏夢欣喜了好一陣子。然而,不知是女人本能的直覺,還是作為母親對孩子的保護欲,終于也讓夏夢智商上線了一回。為了以防萬一,她讓段嬤嬤拿著這瓶安胎藥,送去外面一家醫館,確保無誤后,她再服用。可是,這一查,就查出了大問題。這藥用料珍貴不假,可是卻不是什么安胎藥,而是藥性兇猛的落胎藥!就算是只吃一粒,她這孩子也別想保得住,更何況洛羨風很是大方,送來了整整一瓶。夏夢無力地依靠著身后的美人榻滑坐在地上,潸然淚下。其實她心里是隱隱知道洛羨風與她是一類人,都是為了上位不擇手段的狼滅。可是她自從好不容易得了這個孩子后,竟也開始盼望洛羨風待她與這個孩子能有那么一絲不同。然而這瓶落胎藥卻將她打回了殘忍的現實。段嬤嬤看見夏夢只顧著哭,不由得有些著急,“小姐,您別難過了。王爺這藥都已經送來了,如果他知道您沒服用,想必會有進一步的行動,到時候您怕是要遭罪了......”夏夢慘笑了一聲,“我娘說得對,男人果然是靠不住。”
她抹了一把眼淚,情緒逐漸平息了下來,“既然他寧愿殺了我們的孩子,也要保住與方家的婚事,我定不會讓他們如意。”
段嬤嬤喜道,“您有辦法?”
夏夢頷首,眸底涌上層層陰毒,“既然王爺這邊行不通,那我便從方月心下手。”
......太子北上的車隊走了七日。這七日來,一路平安順遂,安全的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車隊路過了兩個大的縣城,小的鎮子已經不記得有多少了。洛翊宸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受到當地大小官員相當熱烈的歡迎。他能看到的每一片土地,都已經是被提前清理干凈布置好的。所以,他所能看到的,都是別人愿意讓他看到的。洛翊宸瞥了一眼腰間的太阿,眸中似有流翠閃耀。他知道,有些事,急不得。車隊在臨近詔樂郡的一個縣城停下,他們準備在這里休整一夜再繼續趕路。洛翊宸婉拒了當地縣令的熱情宴請,住進了城內的驛站。驛站房間有限,住不了太多人,侍衛們和太監宮女只能在馬車里或者在外面安營扎寨。一進驛站,負責接待的驛丞就將洛翊宸等人迎了進去,陪著笑臉躬身將他帶往最大的廂房。隨后,他讓幾個驛吏將太子的隨身行李拿進了屋里,見洛翊宸沒有別的吩咐,才帶著人恭謹地退了出去。房間的門剛一關上,景天就沉不住氣了。“殿下,剛那幾個人明顯不對勁。”
洛翊宸眸光深沉,淡淡道,“孤知道,他們不是驛站的官員。”
景天神色肅然,“沒錯,此地不安全,咱們是否要立刻離開?”
洛翊宸:“不必,你安排下去,叫黑羽衛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晚上用得著他們。”
景天領命,隨后問道,“那其他人呢?”
“暫不必通知,讓黑羽衛暗中防備便好,以免打草驚蛇。”
“遵命。”
待景天退了出去,秦彧與何威又進來與他商量接下來的行程安排,等一切說完都已經過去許久了。洛翊宸有些好奇地看向身后的夏落。從方才起,夏落就十分安靜,存在感低得像沒有這個人一樣。他回頭看去,只見夏落站在角落里一動不動,像一根瘦瘦小小的柱子。這么多日的趕路,她呆在馬車里,除了吃就是整日整日的睡覺,非但沒有胖,好像還瘦了一些。她低垂著頭,讓人看不清她此時的面容。“落落?”
沒有反應。洛翊宸似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站定,默默地注視著她。夏落依舊沒有任何反應。洛翊宸略微傾身,把臉貼近她的小臉,果不其然聽到了輕微的呼聲。洛翊宸:......“用膳了。”
面前小太監裝扮的夏落像是被人按下了開關鍵,立刻就清醒了過來。“今晚吃什么啊?”
對上夏落亮晶晶的眸子,洛翊宸哭笑不得,“你倒是好本事,站著也能睡著。”
夏落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嘚瑟了起來,“這都是我師父給我練出來的,原來我師父嫌我打拳打得不好,罰我扎馬步。我嫌光扎馬步太無聊了,便嘗試邊扎馬步邊睡覺,竟然讓我給成功了!站著睡覺只是小菜一碟啦~”洛翊宸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他有點同情她那師父。甚至還有點理解她口中的師父和師兄為何總是揍她。如果是他有這么個不思進取的徒弟,他可能也會忍不住。“你今日在馬車上睡了一整天,怎么還能睡得著?”
洛翊宸對此很是不能理解,在宮里時,他沒覺得夏落如此嗜睡,怎么這幾日這個小東西總是有睡不完的覺。夏落摸了摸鼻子,也是一臉莫名其妙,“我也不知道,就總是很困。”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身體情況,她甚至都要以為自己是隔空懷了個孕。洛翊宸看著她的眼神也有些意味不明,“用不用喚御醫來看看?”
夏落渾不在意地搖了搖頭,“不用,我給自己把過脈,沒什么大礙。”
洛翊宸頷首,他是相信她的。“無礙便好。”
蘇公公這時走了進來,恭敬地問道,“殿下,現在傳膳嗎?”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