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83章 熊孩子,竟然演她!

見夏落一臉苦兮兮的模樣,宇文峙以為自己的話起了作用,臉色劃過一絲得意,語氣卻越發陰冷。“太子對太子妃情深義重,你憑著這張臉得著他的青眼也不算稀奇。”
“不過,我警告你,如果太子妃要因為你傷了心......”宇文峙頓了頓,看著夏落的眸光逐漸危險起來,眸底流轉著一絲冰寒的殺氣。他突然伸出手握住身旁的木質欄桿,緊接著“咔嚓”一聲,那段大臂粗的欄桿像豆腐做的一般,倏然斷裂!他陰惻惻的聲音隨之傳來,“就算我身在北燕,也會回來將你碎尸萬段。”
宇文峙濃密的眉毛叛逆地向上翹起,長而微卷的睫毛下,一雙狼一般烏黑駭人的眸子死死地鎖定著她。“就像這段木頭一般。”
他把拳頭放在夏落的臉前,緩緩張開,掌心中赫然是碎成齏粉狀的木屑。夏落震驚得忘了動作。在她印象里,宇文峙解了蠱毒后,就從一個別扭的熊孩子變得乖巧懂事,很是招人喜歡。她從來沒有見過他這么兇狠暴戾的樣子!嚇得她的小心臟怦怦直跳。夏落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望著他的臉上滿是愕然。宇文峙看著她的表情,心中忽地有一絲異樣的感覺劃過。他突然湊上前去,盯著她的臉看。“你這模樣......”他似乎是覺得只是看看還不夠,還想伸手摸上一把。結果手還沒伸出去,就聽到身后傳來蘇公公的聲音。“夏塵,你怎么還不回去,太子殿下方才還問你怎么還不回去。你快跟我去見太子殿下!”
夏落立刻跑過去,跟著蘇公公離開了。臨走時,她還回頭看了宇文峙一眼,面上的表情一言難盡。宇文峙站在原地沒有動。他微瞇著眸子望著夏落的背影,心里暗戳戳地盤算著——如果落落知道了這件事,一定會厭棄洛翊宸,那他的希望就更大了。方才心里那抹異樣一閃而過,他什么也沒抓到。他盯了夏落離開的方向半晌,隨后轉身便回了自己的房間。......夏落走進廂房,見到洛翊宸正坐在床邊,臉上沒什么表情。他屏退所有人,淡淡道,“孤去隔壁沒有找到你。”
夏落走過去,答道,“我去灶房倒洗腳水了。”
洛翊宸看著她衣服上濺上的水漬,直皺眉,“這種事以后讓下人來做就好了,不必親力親為。”
夏落小聲嘟囔,“可我現在不就是下人嘛……”又伺候他用膳,又服侍他更衣,還得給他擦背,當個小太監太難了嗚嗚嗚!洛翊宸:“那只是在人前,況且他們現在都知道你是孤的人了,斷然不會再讓你受了委屈。”
夏落看著他眨了眨眼。瞧瞧,這狗男人果然是故意的吧!不過聽到他的話,夏落的舌尖卻泛起一絲甜意,像是剛剛吃下了一碗美味的草莓煉乳沙冰,甜絲絲的,很滿足。“好叭。”
夏落乖順地點頭,爬上了床。兩人并排躺在床上,夏落照例睡在里面,洛翊宸睡在外側。驛站的床遠遠沒有東宮的架子床那么寬大,就算是整個客棧里最好的廂房,床上躺了兩個人也不免有些擁擠。幸好這床榻上被宮女鋪了好幾床褥子,躺上去至少還算柔軟。夏落一點也不介意,她在顛簸的馬車上都能睡上一天,更別提在柔軟的大床上了。住慣了皇宮的洛翊宸倒是有些不適應,直到他把身邊的人摟進懷里,感受著她的溫軟與心跳,他的心才漸漸安定下來。“你今晚碰到宇文峙了?”
洛翊宸突然問道。夏落聽到他問起宇文峙,一臉的無語凝噎。“他沒認出來我,以為我是個耍狐媚手段想要爬太子床的小太監。”
洛翊宸挑了挑眉,譏笑了一聲,“呵,睜眼瞎。”
夏落郁悶道,“這熊孩子竟然威脅我,我本來還擔心他回了北燕會受欺負,瞧他那模樣我多少有些放心了。”
熊孩子,竟然演她!洛翊宸聞言笑了笑。狼崽子就是狼崽子,就算是裝成軟萌的狗崽子,也有暴露真面目的一天。洛翊宸心情很好,他轉過身,兩人擁在一起,本來擁擠的床榻立時空出了大片空間。“孤有預感,這一路上,不會太平,以后你還是不要離開孤的身邊為好。”
夏落小聲嘀咕,“那你我沐浴的時候總要避一避嘛......”“你是孤的女人,沐浴的時候無需回避。”
夏落的腦海中浮現出她今晚偷瞄到的某些不可描述的畫面,聲音有些干澀,“話雖這么說,但是人家也會不好意思嘛......”洛翊宸:......還真是沒看出來呢。他頓了頓,平靜地道,“你總得習慣的。”
輪到夏落無語了。習慣什么?習慣看狗男人那赤條條的肉體嗎?還是要習慣被狗男人看光光?夏落欲哭無淚,可是她沒有選擇。她努力將腦袋里的黃色廢料甩出去,甕聲甕氣地應道,“哦,我知道了。”
夏落腦袋埋在洛翊宸的胸前,因此沒看到洛翊宸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連眉梢都不可抑制地流露出笑意。......出發的第一晚就這么過去了,一切相安無事。次日一大早,夏落就被洛翊宸給叫醒了。她剛睜開眼的時候,還有些恍惚,以為自己還在宣和殿,下意識地喊了一聲半夏,讓她給自己更衣。喊完她又重新閉了眼睛,抬起胳膊等著半夏給她穿衣服,像一條半死不活的咸魚。等了半天,她都快要又睡著了,“半夏”才慢吞吞地過來,幫她套上衣服,動作還不甚熟練。穿好衣服后,夏落終于清醒了一半。她瞇縫著眼睛,發現床邊站著的根本不是半夏,而是洛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