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70章 你真當朕是傻子嗎?

云貴妃面色驟然一變,顯然沒有想到承慶帝會來。錢昭容發動的事情她瞞得很嚴,連承慶帝都沒有透露。他怎么會突然來了瑤光殿?承慶帝穿著明黃色的龍紋常服,負手走進主殿,面色陰沉地盯著短兵相接的御林軍和赤云軍。“錢昭容正在臨盆,你們兵戎相見的成什么樣子?也不怕沖撞了龍嗣?!”
他氣不打一處來地看了看屋內起身向他行禮的夏落,又望向云貴妃,目光充滿了不悅。“錢昭容發動,你為何不讓人去通知朕?”
云貴妃心里忐忑,面上卻梨花帶雨,柔柔地向他行了一個禮。“拜見陛下。”
“不是臣妾不通知陛下,錢昭容發動太過突然,又因胎兒過大產子艱難。臣妾怕陛下跟著憂心,便想著等龍嗣生出來之后再著人去稟報......”承慶帝意味不明地盯了云貴妃半晌,才移開了目光。他看向床榻邊的夏落以及擋在她面前的赤云軍,道,“這又是做什么?”
夏落還沒來得及說話,云貴妃慌忙擠出了幾滴眼淚,紅著眼睛告狀,“太子妃一來便攔著穩婆不讓她們給錢昭容接生,還把她們打了出去。她還說...還說......要剖開錢昭容的肚子,把龍嗣取出來!”
承慶帝望著夏落的目光沉了沉,臉上劃過一抹詫異。“臣妾就沒聽說過人被破開肚子還能活的,更何況錢昭容肚子里的龍嗣金尊玉貴,容不得半點閃失。為了不讓太子妃肆意妄為,臣妾只得喊人來攔著她。”
云貴妃倚著承慶帝,說得正義凜然。承慶帝倒是沒像云貴妃想象中那般訓斥夏落,不過面色卻也不太好看。他看向夏落,沉聲問道,“錢昭容到底是什么情況?除了剖腹取子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夏落冷靜道,“錢昭容胎兒過大,本就難產,又因昨日驚了胎,現在胎兒有窒息的癥狀。雖然她有提前發作的征兆,但此時宮口未開,錢昭容沒有辦法正常產子。”
“現在孩子的胎動已經沒了,如果再耽擱下去,連大人都不一定保得住。”
夏落的語速很快,但說出的話卻很清晰,承慶帝聽懂了。孩子現在可能已經沒了,但是不管孩子是死是活,都要把他拿出來,錢昭容才有一線生機。可是剖腹取子太過匪夷所思,承慶帝一時拿不定主意。他抬眼看向凌御醫,問道,“這個方法能成功嗎?”
凌御醫愣了一下,“微臣曾經從一本古籍上看過剖腹取子的例子。但是,如今就連太醫署的御醫,都沒有人可以做到這一點。”
他話鋒一轉,道,“不過微臣愿意相信太子妃。”
凌御醫眼睛亮亮地看向夏落,眸中帶著敬佩和興奮的光芒。不過下一刻他就被夏落的話嚇得魂飛魄散。“不能等了,見大紅了。”
夏落目光凜然地看著錢昭容身下的床單漸漸殷紅一片,迅速拿出幾根銀針,在錢昭容的腰腹間刺了下去。孩子還沒出來,就見大紅了。這孩子,八成是保不住了。承慶帝見此,沉吟了片刻,對夏落正色道,“如果沒有保住錢昭容,朕會拿你是問。”
“是。”
夏落沖他微微躬了躬身,便準備開始手術。殿內的御林軍和赤云軍如潮水般退到了殿外。主殿內頓時顯得空曠了起來。內殿的大門被夏落踹壞了,沒了遮掩,此時在主殿堂屋里的承慶帝和云貴妃能一眼望進內殿,看得清清楚楚。夏落的一舉一動都落進了承慶帝和云貴妃的眼中。她手中光潔鋒利的手術刀閃著銀白色的寒光,不假思索地刺入錢昭容的肚皮,看得承慶帝眉頭一跳。這是他第二次見到太子妃拿著這把奇怪的刀,似殺人一般劃破別人的皮膚,不知她這回還能不能重現上次割喉取物的神跡。一旁云貴妃的聲音顫顫巍巍地傳來,“陛下,您真的讓太子妃這么胡來嗎?雖說她醫術高超,但是這剖腹與殺人無疑啊......”承慶帝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長道,“你真當朕是傻子嗎?”
云貴妃面色煞白,一時忘了說話。這是什么意思......他這是知道了什么嗎?云貴妃戰戰兢兢地偷瞄承慶帝,見他沒再追究什么,才大著膽子像貓兒一樣貼到他身上,暗暗觀察他的神情。承慶帝的面色雖冷,但也沒推開她。內殿里,夏落正專心致志地做著手術,凌御醫化身為小助理,在一旁走來走去為她遞著東西。整個過程忙而不亂。丹煙一趟又一趟地端著熱水疾步走進去,又換成一盆血水端出來倒掉。整個瑤光殿的空氣中都飄蕩著凝重的氛圍。承慶帝一瞬不瞬地盯著他們的身影,臉上有些擔憂。他的孩子不多,錢昭容這一胎,他算是老來得子,多少還是存了些與眾不同的期望的。最重要的是,錢昭容不能出事。倒不是說他對錢昭容有多喜歡,而是南衡與北燕未來關系不明,錢昭容身后的錢家財力滔天,遍布天下的錢氏商鋪更是天然的情報網。這份助力,他不能丟。云貴妃見承慶帝半晌不出聲,柔聲試探道,“陛下,您今日怎么會來的呢?”
承慶帝目光幽深地盯著她,道,“太子妃派人去的御書房,說錢昭容情況不好,恐要難產。”
云貴妃被他看得臉上表情很是不自然,扯開一抹諂笑,道,“幸好陛下來了,有真龍庇佑,錢昭容定會福澤深厚,母子平安的。”
承慶帝冷笑了一聲,目光轉向了內殿的方向。云貴妃剛要松口氣,承慶帝突然幽幽道。“平日里一些小打小鬧便罷了,可如今朝堂動亂,南北局勢未明,朕希望至少后宮能讓朕省點心,莫要做出一些不識大體之事。你明白嗎?”
云貴妃聞言,臉上的血色驟然落了下去。陛下這是在警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