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69章 胎動沒有了?(2合1)

d如今多了個宇文峙,雖然這小孩性格有點別扭,但是最近他傷好了之后很是乖巧可愛,越來越討人喜歡。夏落覺得可能是祖母她們都是真心待他的原因,冰封已久的小刺猬也終于愿意向她們露出柔軟脆弱的肚皮了。這次端午的危機總算是安然度過了。除此以外,還有幾天就滿八十一天了,到時候,洛翊宸的毒便能解干凈了。下毒的幕后黑手,也逐漸有了些眉目。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著。只是,在夏落改變了端午事件的結局后,未來的走向就與原書的劇情大相徑庭了。就算是夏落,也不得不兩眼一抹黑,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北燕之行又有多少新的挑戰在等著他們。......正當夏落神游太虛的時候,被大殿門口的喧鬧聲打斷了思緒。一陣匆忙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傳來,打破了宣和殿的一片祥和靜謐。“太子妃娘娘,求您快些去看看我們娘娘吧,她情況不好了!”
來人正是錢昭容身邊的丹煙。她不似以往那一副整潔利落的模樣,頭發和身上的衣裙都有些凌亂狼狽,仿佛是費了好一番功夫才來到了宣和殿。夏落聽到錢昭容那邊出了問題,連忙站起身,也沒耽擱,立刻叫來半夏跟著,自己則拿出了小藥箱清點了一下里面的東西。準備妥當后,她又叫了幾名赤云軍侍衛隨行,這才急急忙忙地向瑤光殿行去。路上,她抽空問了錢昭容的情況。錢昭容這段時日本來胎相還算平穩,每日吃著夏落給的藥,日常生活中也十分注意。雖然妊高癥的癥狀沒有全消,但也總算控制住了。就等著過幾天足月后,夏落來給她做剖腹產手術。可是就在昨天晚膳后,錢昭容去御花園散步的時候,突然一只野貓從一旁的灌木從中躥了出來,把錢昭容嚇的花容失色。雖然沒有摔倒,但也不可避免的抻了一下腰。因為只是受了驚,并沒有其他不適,錢昭容只是召來了凌御醫請了個平安脈,見沒什么事,便也沒派人跟夏落說。可是今日晨起后,錢昭容像往常一樣按照夏落教的方式數胎動的時候,發現腹中的孩子不動了。她有些忐忑,但最開始也只是以為孩子還在睡著,所以動的少。直到中午,錢昭容的肚子里都安靜的不像話,甚至午膳后她肚子開始隱隱作痛的時候,她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正要派丹煙來宣和殿請夏落的時候,云貴妃卻帶著兩名穩婆來了瑤光殿。當今馮皇后不愛管后宮事務,如今這些內務都是由云貴妃經手。也不知道云貴妃是從哪兒得知錢昭容要生了,直接就帶人上了門來。云貴妃一來,就讓那兩名穩婆把錢昭容架上了床,還讓丹煙守在殿內隨時伺候著。丹煙本來正要去找夏落,就這么被堵在了瑤光殿里。她向云貴妃求了幾次,都被云貴妃云淡風輕地一笑置之——“有御醫和兩名經驗豐富的穩婆守著,錢昭容的龍嗣必定能平安降生,又何須太子妃勞心勞力呢?”
而屋內錢昭容的情況也愈發不好。除了一直感覺不到孩子的胎動以外,錢昭容的肚子也疼得越來越劇烈。內殿時不時傳來的慘叫讓丹煙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最后還是守殿內監悄悄告訴她,瑤光殿北面宮墻下面有一處狗洞。丹煙不得已用了上茅房的借口,才偷偷從狗洞里鉆了出來,一路跑來了宣和殿。等到了宣和殿,天都快黑了。夏落坐在疾行的轎攆上,臉色變得愈發難看。云貴妃協理后宮,帶著穩婆去給錢昭容接生,本是無可厚非。只是這時間,也太巧了點。“現在是哪個御醫在瑤光殿守著錢昭容呢?”
夏落肅然道。丹煙很快說道,“是凌御醫。”
夏落頷首,心里稍稍放下了些。凌御醫是個醫癡,成日里沉迷醫術不可自拔,所以有時候不免有些不通人情世故。但正因為這樣,她之前才敢放心的把錢昭容交到凌御醫手里。至少他能堅守醫者治病救人的原則和底線。等夏落一行人到了瑤光殿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還沒進瑤光殿,她就聽到殿內傳出的女人凄厲的慘叫。夏落面色凝重,下了轎攆就想殿內走去。走到門口卻被兩個宮女攔下了,“太子妃娘娘,錢昭容娘娘正在生產,您若是找她說話,還是晚點再來吧。”
夏落挑了挑眉,看向身旁的丹煙。丹煙氣急,“她們根本不是咱們瑤光殿的!”
夏落會意,看來是云貴妃的人。既然如此,她便不用留情面了。她打了個手勢,身后幾名赤云軍侍衛上前,毫不憐香惜玉地將她們扯到一旁,死死地按住,惹得那兩名宮女驚呼連連。“奴婢們是貴妃娘娘的人,您竟敢這么對待咱們!”
“您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闖宮,也太過肆意妄為了!”
夏落連看都懶得看她們一眼,直直地走進殿門,很快就來到了主殿前。主殿的正門大敞著,云貴妃此時正端坐在堂屋的正中,面色不善地看著夏落。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憂色。夏落瞟了她一眼,沒有行禮,直接向房門緊閉的內殿走去。內殿便是錢昭容所在之處。“站住。”
云貴妃淡淡道。夏落沒理她,直接伸手去推內殿的門,那門卻紋絲不動。有人從里面把門反鎖了。夏落的臉色更黑了。內殿里斷斷續續傳出錢昭容即痛苦又憤恨地嘶吼,“你們滾!我不生,讓夏落來......她在我才生!”
穩婆的聲音傳來,“娘娘,您別任性了,您按照老奴的話去做,您和孩子才能平安。”
“您這樣不配合,龍嗣和您的玉體要是出了什么問題,老奴們可擔不起這天大的責任。”
錢昭容疼得顧不上跟她們理論,只是不停地重復喊著讓她們滾開。到后面錢昭容的聲音明顯變得低沉無力,甚至還夾雜著絕望的哭腔。“讓夏落來......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聞言,夏落板著臉,抬起腳就要踹門,卻被人從后面一把拉住了。“太子妃最近風頭正盛,想必連本宮都不放在眼里了。”
夏落回頭看向身后的人,滿臉煞氣嚇得云貴妃一窒。似是怕她油鹽不進,云貴妃甚至親自上手阻攔。夏落面無表情地看著她,語出驚人。“那也比不上貴妃娘娘,明知婦人十月懷胎之苦,還能對錢昭容腹中的胎兒下得去手。”
云貴妃柔柔地笑了,眸色卻恍惚了一瞬。這是被別人戳穿后本能的心慌。那稍縱即逝的慌色卻被夏落逮個正著。她本來沒有證據,說這話只是猜測,沒想到還真讓她試探出了些東西。她冷笑了一聲,甩開了云貴妃的手,同時抬起腿利落一踹。內殿的門霎時間裂成了幾半,碎裂的門栓殘渣撲簌簌地掉在地上。屋內的場景立時展現在夏落的眼中。“哎呦哎呦——”一個穩婆翻倒在地上,捂著腰不停地呻吟翻滾。明眼人一看便能猜到是她方才抵在門口,夏落一踹,連門帶人直接把她踹了個人仰馬翻。還有一個穩婆正在錢昭容的床前,臉上發狠,兩只手用力地把孩子往下推,絲毫不顧錢昭容已經疼得快要暈了過去。見到夏落進來,那穩婆神情驚悚,按著錢昭容孕肚的手上一抖。夏落三步并作兩步地上前,薅起那穩婆的衣領,毫不猶豫地就把她給扔到了屋外。“嗷——砰”那穩婆正好摔在了云貴妃腳下,慘叫了一聲,就暈死了過去。夏落目光如刀子般射向另一個裝死的穩婆,“你自己出去,還是本宮幫你出去?”
那穩婆聞言,立馬從地上躥了起來,手腳并用的奪門而逃。云貴妃沒想到夏落竟然這么膽大妄為,連絲毫情面都不給她留。那盯著她似笑非笑的眼神,就好像她再敢多說一句,夏落連她堂堂貴妃都敢打。云貴妃臉色陰沉得仿若能滴下水來,站在內殿門口幽幽地望著她們。夏落沒再花心思關注她。她先趕緊檢查了一下錢昭容的情況。錢昭容此時已經面上血色全無,意識不清了。夏落從小藥箱里拿出了一個血壓儀,還有一個胎心儀,給錢昭容測了測。錢昭容的血壓雖然還是高,但是還算不嚴重,看來之前她吃的藥起了些作用。可是一查胎心,就沒那么樂觀了。胎兒的胎心降的厲害,明顯是有窒息的現象。如果再不做剖腹產手術,孩子很有可能胎死腹中。但是她需要有人幫她。夏落拿出銀針,在錢昭容頭上,心口處,還有腹部兩側快速地布了針,護住她和孩子的心脈,為他們爭取時間。隨后,她環視了一圈,內殿現下除了錢昭容,就沒有別人了。她從進門起就沒看見凌御醫,此時他竟也不在內殿。她問丹煙道,“凌御醫呢?”
丹煙蹙眉,“奴婢走的時候貴妃娘娘正要讓他去熬催產藥給娘娘喝,難道現在還沒回來嗎?”
說著,她讓宮人去小廚房看看。沒過多久,那宮人就帶著凌御醫急匆匆地回來了。一見到夏落,凌御醫忿忿的臉上先是一驚,隨即大喜。“太子妃娘娘您竟然來了?!有您在,昭容娘娘存活的幾率想來更大了些!”
這幾日錢昭容的情況讓他很是頭疼,雖然他不知道什么是妊高癥,但是他卻能看出,錢昭容這一胎很是兇險。夏落頷首,算是跟他打了個招呼。時間緊急,她來不及問凌御醫剛才去了哪里,直接快速說道,“本宮要給錢昭容做剖腹產手術,你來協助本宮。”
她的語氣不容置疑,說完轉身就往內殿走去。凌御醫詫異地睜大了雙眼,猶豫地張了張嘴似是要問什么,最后卻只是堅定地答了一聲“是”,便跟著進去了。剖腹產手術,雖然他沒有全然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前兩個字他是聽懂了的。剖腹,顧名思義,剖腹取子。他偶然得到過一本靈醫谷的醫書,曾在那本醫書上見過剖腹取子之術,但是這天下還沒有人能成功過。但是他總是隱隱覺得,到了太子妃這兒,也許她就能做到呢!他想助太子妃創造奇跡。“剖腹!?”
正當夏落準備那些手術設備和器具的時候,云貴妃尖叫了一聲。“你是說要把錢昭容的肚子剖開,把孩子取出來嗎?”
夏落沒有理她,繼續準備用具,凌御醫卻不能無視她。他對云貴妃解釋道,“沒錯,錢昭容的情況不容樂觀,孩子又太大,很難生出來。況且,現在孩子的胎動已經沒有了,再耽誤片刻,錢昭容和孩子都會很危險。”
云貴妃一愣,“胎動沒有了?你是說,這是個死胎?”
凌御醫面露難色,“也不一定......”還未等凌御醫說完,就被云貴妃的怒斥打斷,“無論如何,把肚子剖開,人都死了,取個死胎出來有什么用?就算不是死胎,那利刃傷了龍嗣,又該如何?”
“太子妃這提議簡直是匪夷所思,怕是再拿龍嗣開玩笑吧!”
云貴妃沖著殿外揚聲道,“太子妃意欲傷害錢昭容,枉顧龍嗣安危,來人,把她拉下去!”
夏落陰惻惻地看向云貴妃,冷聲道,“你這么拖延時間,真正想讓他們死的人是你吧。”
云貴妃對上夏落的目光,嘴角微不可查的挑了一下,好像在說——本宮就是想讓他們死,你又奈我何?跟著云貴妃來的幾個御林軍侍衛沖向夏落,欲把她拉出去,卻被夏落帶來的赤云軍攔住了。兩撥人刀劍相向,渾身緊繃地僵持著。凌御醫手足無措地被夾在中間,嚇得腿都軟了,一句話都不敢說。夏落就在這種劍拔弩張的氛圍中,從容不迫地拿起準備好的麻醉劑就要往錢昭容的腰上打,準備要開始手術。云貴妃頓時急了,“她要謀害龍嗣,快攔住她!”
御林軍動了,赤云軍“唰”地拔出了泛著寒光的尖刀。就在這時,殿外突然響起了尖細的唱報聲,“陛下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