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66章 重新開始,好嗎?

香鸞放下話本,云淡風輕地揮了下手。臨川收起刀,目不斜視地退了出去,絲毫不把喬桑力的怒氣放在眼里。香鸞似笑非笑地看向喬桑力,聲音平靜,“本宮怎么會知道?宇文峙的事不是一直都是你來做的嗎?”
喬桑力氣的直抖,吼道,“那日在畫舫上,洛翊宸提前做了那么多布置,我就覺得不對勁。”
“現在過了這么多天,南衡皇帝突然說宇文峙還活著,還把他接進了宮保護起來,明顯是對我們產生了懷疑。”
“國師的計劃天衣無縫,不可能失敗,不是你泄露的,還能有誰!?”
香鸞用染著丹蔻的手指為自己斟了一杯茶,神態自若地否認,“不是本宮。”
喬桑力看著她悠然自得的樣子,恨得咬牙切齒。“你被洛翊宸關在內廷司那么久,誰知道你都交代了什么?況且,你被放出來之后就來了圣旨,說宇文峙找到了,還被接進了宮。哪有這么巧合的事?你讓我怎么相信你?”
香鸞冷笑一聲,道,“本宮說了不是本宮,你既不相信,還來問本宮做什么?”
喬桑力好似想起了什么,突然睜大了眼睛,“你是不是把宇文峙藏起來,用他跟洛翊宸做交易了?”
香鸞手上的動作頓了頓,冷冷道,“本宮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喬桑力腦海中靈光一閃,指著香鸞怒目而視,“你想留在南衡,脫離國師的掌控,保住那個閹人一命!”
“不然,以之前發生的事,南衡皇帝絕對不會留你在這里,又怎么可能突然把你賜婚給洛明浩?”
香鸞面無表情道,“大皇子本就愛慕本宮,說不定是他自己求娶的,與這事有什么相干。”
喬桑力怒極反笑,“愛慕?他只是食髓知味,愛你這副千人枕的皮囊罷了。你竟然為了那個閹人連這樣的貨色都甘愿委身于他,那廢物不知作何感想?”
香鸞瞪著喬桑力的目光中劃過一抹殺意,嘴角卻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無論如何,本宮完成了任務,你呢?回了北燕,不知師父會拿什么款待你呢?”
喬桑力聞言,瞳孔微震,嘴唇動了兩下,才顫聲道,“要不是你從中作梗,宇文峙必死無疑,此事我必會稟報國師。”
“那閹人被你護在南衡,可是你別忘了,胥郡王一家還在北燕。就算我死,我也會拉上那廢物的全家給我陪葬!”
說完,他狠狠地瞪了香鸞一眼,連表面的禮節都不顧,轉身就出了房門。香鸞望著喬桑力的背影,琉璃般眸瞳中的殺氣如實質般呼之欲出。喬桑力的猜測并不是全然不對。解藥交給洛翊宸后,她就沒了退路。那晚在畫舫上,她原計劃確實是想救下宇文峙,把他藏起來,作為自己最后的底牌,用他與南衡太子交換對自己有利的條件。可是等她到了甲板的時候,宇文峙已經失蹤了。跟著失蹤的還有夏落。她的計劃不僅沒有成功,還被誤認為是推太子妃落水的兇手。現在宇文峙突然活著回來,他們的計劃全盤皆輸,必然與夏落那個女人脫不了關系。香鸞的嘴角驀地浮現出一抹慘笑。她輸得心服口服。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臨川輕輕打開門,走了進來。他手里捧著一個托盤,那張晦暗無光的臉上,籠著一層淡淡的寒霜。他把那托盤重重地放在桌上,壓抑著嗓音中的戾氣,顫聲道,“大皇子派人送來了這個,讓您換上去沉香閣一敘。轎子已經等在驛站門外了。”
托盤里東西因劇烈的震動撒了出來,四散在桌面上,吸引了香鸞的目光。散落在托盤四周的是一副頭面。那頭面樣式好看是好看,但用料卻是十分廉價的絹花串珠,就連小門小戶的閨秀也是不愿帶的,更別說一國公主。除此之外,托盤里還有一套衣裙。香鸞用手指挑起那衣裙,看了看,冷笑了一聲。那薄如蟬翼的外衫和內里貼身的艷色襦裙,從里到外都透著一股子暴露的風塵氣,是那種連青樓里稍微高級一點的歌舞伎都嗤之以鼻的樣式。怪不得臨川看得一陣火氣上頭。這大皇子竟是把香鸞公主當成了窯子里的妓子,送了一套輕浮到極致的裝扮不說,還如此大張旗鼓地把人約到了外面私會。“這洛明浩簡直卑鄙無恥,南衡陛下已經賜了婚,他還敢這么當眾侮辱您,屬下這就去把那轎子劈了,給他們一些教訓!”
他胡亂抓起那些東西扔回到托盤里,端起來就要往外走。“你回來。”
香鸞冷冷地開口。臨川定住腳步,回頭望著她。神情緊張中,又摻著一絲復雜。“您要赴約?”
香鸞睫羽微垂,流露的眸光中不含一絲溫度。“洛明浩這是在報復本宮。本宮之前意欲嫁給太子,未曾把他放在眼里。雖然陛下賜了婚,卻也是太子從中周旋的結果。”
“洛明浩敢這么欺辱本宮,想來也是受了南衡陛下默許了的。現在局勢未定,不宜多生事端。”
“可是,您.....就這么忍了?”
臨川的額頭青筋暴起,捏著托盤的手因太過用力而骨節發白,望著香鸞的眸子中全是不忍。“當然不是,洛明浩想要拿捏住本宮,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本宮的那些手段,你不是不知道。他吃到肚子里的那些便宜,本宮早晚讓他一口一口地都吐出來。”
香鸞的表情淡然似水,看著不甚在意。可臨川卻從她精致的眉宇中看出一抹疲憊與滄桑。突然,他掄起一拳,用力砸在自己的臉上。一縷鮮血立時就順著他的嘴角流了下來。他背對著香鸞,垂著頭,不欲讓她看到自己狼狽的模樣,整個人黯淡得仿佛褪了色一般。“都是因為我,拖累了你......”香鸞站起身向他走去,一雙纖細的玉臂從背后環住臨川的腰,精致的小臉輕輕地貼在了他寬厚的后心處。臨川像被閃電劈了一般,渾身驀地僵住了。“等這一切結束,你帶我離開這里,找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好嗎?”
臨川不敢回頭,只是那雙一向堅毅深邃的眸子倏然變得通紅。他仰起頭,使勁抹了一把濕潤的眼眶,重重地點了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