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57章 孤可以親你嗎?(2合1)

像一只滑頭的小魚兒,在她細嫩的手心里調皮地吻了一下就跑。那濕濕癢癢的感覺,讓夏落猛然一驚。好似被針扎了一般,她“嗖”地就縮回了手,握緊小拳頭,背到了身后。她的臉色倏地漲成了好看的櫻粉色,從纖細的脖頸一路蔓延到了頭頂。“殿下,您太壞啦!”
夏落皺著小臉,滿臉都是惱羞成怒的窘色。她順手拿起一個剝好的荔枝,撒氣一般地塞進了洛翊宸的嘴里。洛翊宸邊睨著她,邊優雅而緩慢地咀嚼著荔枝肉,嘴角翹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清甜的荔枝味頓時在室內彌漫開來。夏落呆呆地盯著他吞咽時上下滾動的喉結,咽了咽口水,眼巴巴地問道,“甜嗎?”
洛翊宸慢條斯理地咽下荔枝,聲音格外低醇。“挺甜。”
夏落立即喜滋滋地給自己也剝了一顆荔枝,放進嘴里。洛翊宸安靜地看著她,視線停留在她沾染了荔枝汁水的朱唇上,目光莫名晦暗。他突然問道,“孤可以親你嗎?”
“咳咳咳——”夏落一下子被荔枝給嗆到了,頓時就是一陣瘋狂的咳嗽,小臉都咳得通紅。洛翊宸幫她輕輕拍著后背順氣。過了好一會兒,夏落好不容易不咳了,那張小臉反而更紅了。洛翊宸不是沒親過她,而且經常招呼都不打就搞突然襲擊。可是這么彬彬有禮地提前詢問她的意思還是第一次。如果不問還好,可他一旦把這種羞羞的事鄭重其事地說出口,就讓人有種難以言喻的羞赧和窘迫。夏落偷偷瞥了洛翊宸一眼,發現他正直直地望著她。她不自在地挪開目光,“我能說不可以嗎?”
洛翊宸黝黑漂亮的鳳眸里閃過一抹幽怨。夏落最見不得他這種表情,他一露出這樣神情,她就覺得自己好像在欺負一個小狗崽子。她內心某一處突然凹陷了下去。她索性眼睛一閉,一副大義凜然的姿態,“親吧!”
親就親,反正又不是沒親過!過了幾息,夏落才感覺到有一股熟悉的溫暖氣息鉆入了她的鼻腔,接著唇上襲來一片炙熱。她不由自主地放慢了呼吸,身上也不由得放松了下來。內心那團凹陷瞬間被填滿。心頭像是浸泡在甜甜的荔枝汁水里,有一種莫名的欣喜正在那糖水里咕嚕嚕地冒著泡泡。夏落以為他只是心血來潮得像之前一樣,來個蜻蜓點水的一吻。沒想到,這狗男人竟然得寸進尺。靈活的舌尖趁她不注意,居然把她的嘴唇給撬開了。夏落驀地睜大了眼睛,用眼神“兇狠”地示意——親一下就得了,別太過分了昂!洛翊宸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緩緩睜開雙眼,與她四目相對。兩人距離極近,近到彼此都能從對方的瞳孔中望見自己的倒影。就好像,在他們的眼里,就只剩彼此。其他的一切都成了虛無。洛翊宸的眼神不躲不閃,一只大手驀然扣住夏落的后腦勺,加深了這個吻。這個吻變得越來越深入。夏落有點喘不過氣來,腦子也一陣一陣地發暈。再這樣下去,必然要出事。她抬起手臂,撐在洛翊宸的胸膛上,有氣無力地把他往外推。洛翊宸也沒再強迫她,就這么順勢松開了她。夏落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試著努力用理智驅散腦子里的黃色廢料。洛翊宸垂眸望著夏落,緩緩地舔了舔殷紅的薄唇。他口中還殘留著甜甜的荔枝香氣,那是她的味道。他此時的心情變好了,就像是積壓在心里的郁結突然被解開了,有種說不出的舒暢。馮皇后今日有一句話說得很對。他的身子好了,他又有了未來。他有大把的時間去查明他想知道的真相,而不是像個廢物一般被蒙在鼓里。這一切都是眼前的人帶給他的驚喜。洛翊宸望著夏落,幽幽道,“孤還想吃荔枝。”
夏落有些打蔫兒,聲音悶悶的,“沒了,剩下都是我的。”
洛翊宸非但不惱,反而突然笑了。笑的夏落有些發毛,不由得小聲比比,“您別看著我笑了,像個變態似的。”
洛翊宸:......他應該猜到的,這女人從來都是破壞氣氛毫不手軟。......睡覺前,夏落坐在梳妝臺前擦著頭發。洛翊宸熟稔地接過布巾,繼續慢悠悠地幫她擦拭長發。他想起白天黑羽衛向他匯報的事,問道,“錢昭容為何要約你?”
夏落用手指頭撥著自己的一縷長發繞來繞去,若有所思道,“她可能想跟我做個交易。”
“交易?”
洛翊宸蹙眉,繼續道,“孤一直都很疑惑,她與你算是素不相識,為何要幫你。”
“難道就是因為你說的交易?”
夏落點了點頭,“我也是猜測。錢昭容這一胎......不大好,她想以此欠我一個人情,可能也是孤注一擲了吧。”
洛翊宸的手頓了頓,表情沒什么太大變化。“你不許去。”
夏落轉過頭,詫異地望著他,“為什么啊?”
“暗處的敵人已經夠多了,如果錢昭容的事是有人故意為之,你便又會遭人記恨,你的處境就會更加危險。”
洛翊宸板著臉,聲音不容置疑,手上擦頭發的動作卻依舊很溫柔。夏落不在意道,“嗐,虱子多了不怕咬,債多了不用愁。我既然選擇跟您在一起,便做好了活成眾矢之的的心理準備了。”
說著,她眸色黯淡了一瞬,道,“況且,我做不到若無其事地袖手旁觀,我明明能救,卻讓錢昭容母子二人在我眼皮子底下一尸兩命......”洛翊宸的神色雖軟了下來,卻依然抿著唇沒有松口。夏落靠在他的胳膊上,拉起他的袖口晃了晃,語氣軟糯。“我不是還有你嘛~”“你的毒就快要解了,到時候你會保護我的,對嗎?”
洛翊宸垂眸望著她,對上她那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里閃著亮晶晶的光。似是有些無奈,從嘴角擠出一聲淡淡的“嗯。”
他輕輕撫摸著她的長發,道,“孤會讓黑羽衛暗中保護你,早去早回。”
夏落開心地莞爾一笑,“好。”
她突然想起一事,對洛翊宸道,“殿下,過幾日我想出一趟宮,去看看宇文峙。”
聽到宇文峙的名字,洛翊宸的臉色眼見地黑了下來。“見他做什么?”
“這么多天了,我得去看看宇文峙恢復得怎么樣。雖然他是百里族人,但是我也沒把握那日強行解了蠱對他的身體有沒有什么后遺癥。”
這幾日祖母都沒有給她傳來什么急信,想必宇文峙應該是沒有什么大事。但這么多日了,她怎么也應該去看看。畢竟宇文峙之事關乎著兩國的戰火,以及洛翊宸的前途。但是洛翊宸并不這么想。一聽說夏落想去看別的男人,還是那個讓她生死不顧的男人,他就像是掉進了醋壇子里一般,渾身泛著酸氣兒。“有什么好看的,只要還能吊著一口氣兒就夠了。”
夏落哭笑不得,捏著鼻子嗔了一句,“嘖嘖,殿下這醋味兒,都夠開個醋廠的啦。”
她甩了甩頭發,發現頭發已經干透了,便拉著洛翊宸去睡覺。待兩人在床上躺好,洛翊宸突然開口道,“過幾日便是花月節,孤帶你去宮外逛街。”
巨大的驚喜將夏落砸得瞬間清醒,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了身子,眼睛睜得大大的。“真的嗎?真的嗎?”
洛翊宸:“嗯,孤答應過你。”
雖然那小豬花燈和錦鯉花燈早已被人當垃圾撈起來扔掉了,但是它們承載的那些愿望,他一直沒有忘。“太好啦!”
夏落撲進洛翊宸懷里,在他臉上印了一個大大的么么噠。洛翊宸勾了勾嘴角。“花月節那日,逛完街,孤跟你一起去看宇文峙。”
“嗯嗯好噠!”
花月節是南衡少男少女們相約出游的節日,相當于現代的情人節。不過,對夏落來說什么節日都沒什么區別。只要能出宮,清明節她都能過得開開心心!她還沉浸在能去宮外逛吃的喜悅中,絲毫沒注意洛翊宸臉上一閃而過的得逞的笑容。......兩日后,夏落的傷勢恢復得差不多了,正好也到了錢昭容與她相約的日子。她們約在了亦清池邊的一處長廊水榭。夏落快到時,遠遠就看見一紅衣女子正依著水榭的憑欄處,有一搭沒一搭地喂著亦清池中的錦鯉。那女子正是錢昭容。她今日穿了一襲海棠紅的衣裙,松松垮垮地罩在了身上,遮住了碩大的孕肚。那三千烏黑的發絲被一支簡單的鎏金發簪隨意綰起,任由額角兩側的發絲垂落而下,遮住飽滿白皙的面龐。錢昭容的眼角微微上挑,長眉入鬢,本是集美艷與英氣于一身的長相,平日里眉目流轉間盡顯豪情。可是,此刻她臉上的郁郁寡歡,卻顯得與她濃墨重彩的長相格格不入。她似是早就等在此處了,此刻正靠在欄桿的軟墊上,幽幽地望著湖面。湖面上那些五顏六色的錦鯉爭先恐后地搶著她扔到水中的點心渣子,一條摞一條,甚至都恨不得要跳到岸上來。激起水面上波瀾一片。然而,錢昭容一點也沒有被這份熱鬧所感染,面上全是郁色與惆悵。似是察覺到夏落來了,她抬起頭來,看向夏落來的方向,落寞地一笑。“你說,如果下輩子當一條魚,是不是也挺好?無憂無慮的,除了吃,什么也不知道。”
夏落走進水榭,坐在石桌旁,看了一眼那些魚。“當一條魚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們挺好吃的。”
頓了頓,她又補了一句,“尤其是烤著吃,半夏做的烤魚特別香!”
說著,她還笑瞇瞇地沖身旁的半夏豎起了一根大拇指。半夏:......錢昭容:......她腦海里立時就浮現起自己被人綁在火上烤的情景,瞬間就不想當魚了呢!錢昭容勉強收起了面上一言難盡的表情,看向夏落,道,“你的傷恢復的如何了?那日看你奄奄一息的模樣,本宮還以為你活不成了。”
夏落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那天我本來想借著你的馬車進宮,沒想到還是高估了我自己,竟是暈了過去。要不是你,我可能確實活不到回宮。”
錢昭容見夏落言語間很是自然隨意,我啊你啊的,非但沒覺得失禮,反而有些唏噓。似是回到了她在閨閣那會兒,與手帕交一同插科打諢的時候。她也不由得放松了許多。她笑了笑,“你當時可把我嚇壞了,差點讓人把你扔出去。幸虧我聰明,看出了你是易了容的。”
末了,錢昭容還有些小得意。“我見你藏在我的馬車里,便猜到宮里有人要阻止你回宮。只是我自己的處境也并不樂觀,只得撒了個小謊,希望那人不要怪罪于我。”
她諱莫如深的樣子,明顯是與洛翊宸有著相同的猜測,認為那些御林軍的背后是承慶帝的意思。夏落望著她,笑得真誠,“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就夠了,謝謝你。”
錢昭容自嘲地撇了撇嘴,“你不必謝我,我救你也是有私心的。”
“嗯,我知道。”
錢昭容一愣,“你知道?”
夏落頷首,“你是想通過救我一命,讓我出手幫你們母子一次。”
錢昭容面露尷尬之色,咬著下唇糾結了半晌,重重地點了點頭,“沒錯。可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夏落:“我昏迷前在馬車上聽到了你與人說話的聲音,大致猜出了一二。”
她又道,“其實我在賞櫻會那日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覺得你的孕相有些不對。”
“我當時只以為是胎位的問題,而且我想你身邊有御醫守著,定不會出什么大問題。誰成想......”夏落邊說,邊仔細觀察著錢昭容。除了那大到嚇人的肚子,她渾身水腫得也十分夸張。夏落不禁微蹙娥眉。能讓錢昭容的孕相發展成這個樣子,她身邊的御醫一定有大問題。如果就這樣任其發展直到臨盆,錢昭容和這孩子,一個也活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