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55章 人菜癮大

半夏本來擔心赤云軍不放人,不過一聽是夏落的吩咐,便二話不說將兩人放了進來。唐側妃和馮良娣好幾天沒見過夏落了。前兩日,聽說夏落回來了,她們心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便想著來宣和殿看看她。但那時夏落還昏迷不醒,洛翊宸就像是一頭護犢子的惡狼。除了御醫,不允許任何人接近宣和殿。所以兩人直到今天才見到了她。馮良娣圍著夏落繞了一圈,轉著美眸上下打量著她,嘴上嘖嘖有聲。“聽說您受了重傷,還掉進水里,差點死在外面,這還沒兩天就活蹦亂跳的,真不知道您是什么做的!”
夏落嘿嘿一笑,“是我比較走運啦。”
這次要不是她提前知道劇情,還幸運地有小藥箱傍身,她和宇文峙就死定了。“可您這邊不要命地為宇文峙擋刀,有人恨不得您死了自己當上太子妃呢。”
唐側妃恨鐵不成鋼地瞥了她一眼,自然地抱起在她腳邊撒嬌的大福,氣呼呼地擼了一把狗頭。夏落不甚在意的嘟囔,“應該不是香鸞公主做的。”
“那能是誰?”
唐側妃和馮良娣同時看過來,沒好氣地問道。夏落不愿說更多,只是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然后露出了一抹神神秘秘的竊笑。“別管那么多啦,今天叫你們來是給你們看個寶貝!”
夏落讓宮人將麻將擺了出來,沒過多一會兒,牌桌上就搭起了幾道羊脂白玉壘砌的微型“城墻”。馮良娣和唐側妃的注意力瞬間被轉移。那白玉被切割成方方正正的均勻小塊,上面還用朱砂和金粉描著稀奇古怪的圖案。雖然她們不知道這是什么,卻也看得出這些玉塊做工精致,必定價值不菲。“這些是什么?”
馮良娣拿起一塊“幺雞”,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夏落笑嘻嘻道,“這是麻將。”
她順帶著將麻將的玩法簡單介紹了一遍。末了她躍躍欲試地招呼唐側妃和馮良娣坐下打麻將,“快來試試,可好玩了!”
唐側妃看起來倒是有些興致,不過馮良娣對這些需要用到智商的游戲一向沒有什么興趣。“妾身對這種玩意兒可不感興趣,你們自己慢慢玩兒吧。”
說著她就要轉身去外間。夏落眼見著自己的牌搭子就要跑了,趕緊叫住她。“來都來了,玩兩圈又有什么關系,反正你也沒別的事兒可做。”
馮良娣立刻頓住了腳步,轉過身高聲反駁,“誰說的!妾身每天都忙得很!”
夏落意味不明了瞄了一眼她又日益發福的身段,幽幽道,“你有什么可忙的?”
馮良娣被噎了一下,一時之間答不上來。原來她天天忙著討好太子殿下討好馮皇后,可是自從那件事發生后,她自知未來盛寵無望,便一直破罐破摔到現在。現在被夏落明晃晃地戳破,她一口氣憋在胸口,憋得臉都紅了。夏落為了留下好不容易得來的牌搭子,她使出了大招。她讓半夏拿出了一大盆冒著冰霧的荔枝,臉上笑得狡黠。“殿下讓人在宣和殿栽了一棵荔枝樹,最近結了不少果子,這些荔枝就當是咱們的賭資叭!”
馮良娣登時就睜大了一雙美眸。她確實聽說海昌郡郡守前兩日千里迢迢運來了幾棵荔枝樹,只是路途漫長顛簸,到了上京城只活了兩棵。陛下賞了東宮一棵,沒想到殿下的心竟偏到了天上,直接就把樹栽到了宣和殿。馮良娣一瞬不瞬地盯著那紅彤彤還掛著水滴的荔枝,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她可恥的心動了。“不就是荔枝么,有什么可稀罕的。”
話是這么說,她還是挪回了牌桌前,不情不愿地坐了下來。她擺弄著一個麻將塊,口氣酸溜溜道,“內務府這些狗奴才也太會見人下菜碟兒了,妾身前幾日讓他們幫妾身修葺一扇屏風,到現在還沒弄好。”
“到了您這兒,這種拿來消遣的玩意兒,卻不到一日就做好了。哼,太欺負人了。”
夏落笑了笑,沒接她的話。她們三缺一,夏落喊來半夏,讓她湊個數。第一局是為了教學,夏落沒有認真玩,一邊講解,一邊放水。最后故意給唐側妃和馮良娣點了個一炮雙響。馮良娣贏到了幾個荔枝,立刻剝開皮,露出里面瑩白細嫩的荔枝肉。咬上一口,一股獨特的清甜汁水在口中迸發,甜得馮良娣眼睛都瞇了起來。她心里得意壞了。看來這什么麻將還挺簡單的,她今天一定能贏得盆滿缽滿!玩了一圈,唐側妃和半夏對規則也熟悉多了,幾人很快又開始了下一局。這次夏落沒再放水,發揮出了正常水平,干凈利落地糊了一手十三幺。馮良娣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這才開局多久,你怎么就胡牌了?”
夏落嘿嘿一樂,“沒辦法,手氣好擋都擋不住。”
馮良娣不甘心,嚷嚷著,“再來再來!”
第三局仍是夏落胡牌。馮良娣不信邪,非要跟夏落調換座位。換了座位后,并沒有什么卵用。第四局,馮良娣打出一張牌,夏落、唐側妃和半夏同時推牌,一炮三響。馮良娣不信邪,來了一局又一局。讓夏落沒想到的是,唐側妃竟然是個隱藏學霸。她雖然沒有夏落運氣好,但是每個人打出了什么樣的牌,她都能記得清清楚楚。她能根據打出的牌,大致猜到別人要胡什么牌。甚至還會舉一反三地利用別人想要胡牌的心思,故意吊著別人,硬是逼著對方不得已拆了自己的一手好牌。當然,這里的“別人”主要就是指的馮良娣。半夏雖然沒有唐側妃的學霸腦子,但是她有一雙善于察言觀色的眼睛。所以幾圈下來,除了夏落運氣好,贏的比較多以外,唐側妃和半夏都是輸贏參半。只有馮良娣,全程不停放炮,輸得差點忘了自己叫什么。她哭喪著臉,依然扒著牌桌不肯放棄。生動演繹了什么叫“人菜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