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29章 宇文峙不見了

這些御林軍雖然也是百里挑一的精兵,卻怎么也比不過這些從血雨腥風殺出來的亡命徒。很快他們就有些守不住了,不斷有人身亡倒下。有不少黑衣人都突破了重圍,馬上就要登上甲板。夏落死死拉著洛翊宸,同時緊盯著宇文峙的動作,隨時準備防守。卻見那些穿著樸素的小廝突然氣質大變,驀然變得殺氣騰騰。他們利落地從角落里、船舵下等處抽出長刀,整個人如利刃出鞘一般向著那些黑衣人奪身而去。他們一個個渾身散發的凜冽蒸騰的殺氣,活像是從尸山血海里拼出來的,讓人望之膽寒。他們的出現,立時扭轉了御林軍的劣勢,很快就與那些黑衣人打得難解難分。夏落詫異地盯著他們,問洛翊宸,“這是您安排的人?”
洛翊宸點了點頭,“是黑羽衛。”
黑羽衛?她從沒聽說過什么黑羽衛,不過現在也不是糾結的時候。因為她突然聽到暖閣另一側傳來喬桑力驚慌失措的喊聲,“保護九皇子!”
夏落猛然回頭,只見一柄泛著冰冷寒光的劍,帶著凌厲的風,刺破窗外的夜色,直指宇文峙。那持劍的黑衣人明顯比甲板上那些黑衣人的武功更加高深莫測,竟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突破黑羽衛和御林軍的重重包圍,進了暖閣。宇文峙此時渾身緊繃,像一只炸了毛的狼崽子,可是卻臉色慘白,仿佛犯了病一般虛弱地喘著粗氣。喬桑力離他有些距離,此時他身邊只有一個侍衛,正揮劍奮力擋住了那黑衣人的攻勢。然而卻只是片刻的時間,那侍衛便被黑衣人一劍擊中,倒在地上沒了氣息。那黑衣人的劍再次向宇文峙刺來。夏落面上一凜,抬腳便要過去阻止黑衣人,卻被洛翊宸拉住手腕,用力甩在了身后。“你別動,孤來。”
他拔出隨身的佩劍,便沖上前與那黑衣人纏斗在一起。那黑衣人明顯內力深厚,可洛翊宸卻絲毫沒有落了下風的趨勢。夏落本是緊張的心里突突直跳,可見他游刃有余,不由得一愣。他的內力恢復了?不對,照現在解毒的進度,他最多恢復百分之五十的內力就算不錯了。可就算這樣,他都能把那黑衣人打得節節敗退。只有一個解釋——他的身手,比她想象的還要好得多。正當夏落提起的心稍稍放下,那被洛翊宸攻擊得毫無還手之力的黑衣人驀地把手指放進嘴里,迸發出一襲短厲的哨聲。哨音剛落,即刻又有兩名黑衣人飛身躍進暖閣,與為首的那名黑衣人一起向洛翊宸發起更加兇猛的攻勢。洛翊宸以一敵三,硬生生抗住了這波攻擊。夏落見局勢穩住了,便向宇文峙的方向跑去。她一定不能讓宇文峙在她眼皮子底下發生意外。然而,為首的黑衣人眸色一閃,趁著洛翊宸應對另外兩個黑衣人的時候,手中的利劍忽然繞過他,直直地朝著夏落劈了過去。洛翊宸見狀,心里一緊,下意識地想要去擋住這一劍。也正是因為這個動作,讓他身前露出大片破綻。為首的黑衣人逮住機會,那利劍在空中陡然轉了個方向,向著他的胸口猛掃而去。洛翊宸極快地后退,堪堪躲過了致命的一擊,但是他的右臂卻被一刀劃傷。那傷口極深,鮮血霎時就洶涌而出。夏落身形一頓,轉頭便看到這一幕。她渾身的血液都像是要凝固了。另外兩個黑衣人見洛翊宸見了血,面上一喜。像是找到了洛翊宸的軟肋,三人像是約好了一般,一轉攻勢,齊齊對準了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夏落。洛翊宸整個人散發著冰寒的戾氣,想也不想的就把她護在了身后。在他心里,夏落只是會點皮毛功夫,根本不是這些黑衣人的對手。就連夏落口口聲聲說要保護他,他也當成是兩人之間的甜言蜜語,并沒有當真。所以當這些黑衣人沖向夏落的時候,他整個人本能的就擋在了她的身前。夏落正要出手,就看見洛翊宸高大的身影把她牢牢地遮在身后。他右臂不自然地僵直,鮮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她的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微脹的感覺。但此時也沒時間想更多,她快速點了洛翊宸右臂幾處大穴,血立時止住。隨后她快速繞過洛翊宸,飛起一腳踢到一個黑衣人胸口,同時一只手劈在了另一個黑衣人的脖頸處。她動作極快,快到那兩個黑衣人只看到一陣殘影,來不及阻擋,便一邊一個瞬間飛了出去。被夏落劈中脖頸的黑衣人一落地就軟軟地暈了過去,另一個噴出一口鮮血,靠在墻邊半天爬不起來。她側頭瞥向最后一個黑衣人,一改往日懶洋洋的咸魚模樣,那涼涼的目光中充滿了殺氣與暴戾,讓那黑衣人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他一咬牙,轉身從窗戶躍身而出,消失在夜幕里。就在這時,洛翊宸突然沉聲道,“宇文峙不見了。”
夏落大驚,一回頭,果然宇文峙和喬桑力兩人都消失了,只剩那北燕侍從的尸體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兩人也沒耽擱,立刻從暖閣往樓下走去,急忙去尋宇文峙。他們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因為他們此時終于明白過來——喬桑力此時把宇文峙帶走,他一定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