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17章 突如其來的糖真好磕(兩章合一)

馮良娣本來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聽到洛翊宸的質問更是委屈得一陣嚎啕大哭。清秋跪在馮良娣身邊,滿臉急切地解釋,“殿下,方才奴婢陪小主進來更衣,就在小主衣服脫了一半的時候,從那屏風后面突然竄出來一個男人,沖著小主就沖了過來,奴婢情急之下只能用凳子打暈了他。”
“他偷偷藏在這里,一定是早有預謀!他就是為了毀了小主清白,求殿下明鑒,求殿下為我們小主做主啊!”
說完,清秋就“咚咚”地磕著頭。馮良娣也哭得差不多了,捂緊身前的衣裳期期艾艾。“您是知道的,妾身對殿下一心一意,怎么可能與別人有染。不過既然都這樣了,妾身說什么您肯定都是不會相信的,妾身只能以死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馮良娣原本明艷的臉上面如死灰,她抹了一把眼淚,一頭就向著一旁的柱子沖了過去。“小主!!”
清秋嚇得就要撲上去,只是比洛翊宸慢了一步。馮良娣還沒沖出去幾步,就被洛翊宸一把薅住衣領,拽了回來。洛翊宸可不知道什么是憐香惜玉。巨大的作用力拽得馮良娣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像一只烏龜一樣半天沒翻過來。等好不容易坐起身來,馮良娣感覺到既丟臉又羞憤,比剛才還傷心地又哭了起來。清秋趕緊上前緊緊抱住她,生怕她再想不開去撞柱子。“小主,您是被別人陷害的,殿下一定會查清事情的真相,還您一個清白,您千萬別想不開啊!”
馮良娣不說話,淚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她是真的想自盡的。她知道自己被別的男人看光了,雖然實際上什么也沒發生,但是自己的清白和聲名已經全毀了。即使太子相信她是無辜的,也不會再碰她了,更何況太子殿下本來就不喜歡她。這種情況下,殿下不賜她一死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可是,她從小唯一的目標就是嫁給太子。現在不僅寵愛無望,連馮家知道后都會棄她如敝履。她陷入了兩難的絕路,覺得活著也沒什么意思,不如自我了斷了干脆。洛翊宸被她哭得煩了,冷冷道,“別哭了,你穿好衣服,裝作什么事也沒發生,不要把這件事泄露出去。”
“這人,孤自會處理。”
馮良娣的哭聲頓時停住,太子殿下要幫她保密?她呆愣愣地抬頭看著洛翊宸,“殿下,您......不介意妾身的身子被他......被他看見了嗎?”
洛翊宸面無表情,說出的話像極了莫得感情的大豬蹄子。“你的身子是否被人看見,對孤來說都沒有分別。”
馮良娣:......這話無情至極,聽到這話她本來應該更傷心絕望的,但是此刻她只有種想掐死他的沖動是怎么回事?她果然是受了刺激,頭腦有點不正常了。馮良娣撇了撇嘴,想自戕的心倒是淡了下來。......她在清秋的服侍下剛剛穿好衣服,卻聽到門外傳來一道聲音。“蘇公公,你為何不讓我們進?”
接著,那聲音更加高昂,好像是在沖著屋內的人問話。“馮良娣在里面嗎?奴婢是奉皇后娘娘之命來查看馮良娣的情況。”
門外,蘇公公正攔著青娥和唐側妃不讓她們進,可越是這樣,就越引起了青娥的懷疑。唐側妃不是沒有腦子的,當她看見蘇公公守在門外,屋內隱隱有熟悉的哭聲的時候,她心里就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不過她現在再回去也晚了,只得硬著頭皮跟著青娥來到了偏殿門前。蘇公公苦笑道,“不是雜家不讓你們進,是太子殿下吩咐了,不許別人進去,您就別讓雜家為難了。”
蘇公公特意強調了“太子殿下”四個字,作為皇后娘娘身邊的大宮女,按道理來說肯定會顧及到太子殿下的命令。青娥死死盯著緊閉的大門。她剛才聽到了馮良娣的哭聲,說明她肯定是出事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事。她咬了咬牙,對蘇公公道,“勞煩蘇公公通報太子殿下一聲,青娥奉命來查看馮良娣是否安好,請公公也不要為難青娥。”
蘇公公正在猶豫,便見殿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洛翊宸從屋內走了出來。他先是注意到了不遠處有幾個宮人正在鬼鬼祟祟地向這邊張望,想來是主殿里一些不安分的派他們跟來探聽情況的。洛翊宸冷著臉,讓蘇公公把他們都趕走。隨后,他的目光在唐側妃身上停留了一瞬,就冷冷地看向了青娥。“告訴母后,馮良娣很好,讓她不用擔心。”
青娥恭敬地答了一聲是,卻沒了其他動作。她剛才在洛翊宸開門的時候從門縫向里面望去,可惜什么也沒看到。沒搞清楚馮良娣到底發生了什么,讓她如何回稟......洛翊宸見青娥站在原地不動,眼珠子不安分地轉著,他冷笑一聲,“母后就是這么教你的,把孤說的話當放屁?”
“奴婢不敢!”
青娥嚇得身子一震,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滾吧。”
青娥這回不敢再耽擱,爬起來就向主殿跑去,生怕被洛翊宸抓回來治罪。洛翊宸漆黑得深不見底的鳳眸緩緩轉向唐側妃,看得她冷汗涔涔。“你,跟孤進來。”
“......是。”
唐側妃聲若蚊蠅,跟在洛翊宸身后連大氣都不敢喘。......一進偏殿,唐側妃就看到地板上躺著一個衣著凌亂的男人,以及明顯剛換好衣服的馮良娣。她頓時愣住了。洛翊宸淡淡問道,“看到了嗎?”
唐側妃沒緩過神來,“看......看到了。”
洛翊宸:“是你帶著青娥過來的?”
唐側妃:“是......”剛說完,她驀地回過神來,突然意識到了什么,驚恐地否認三連,“不是!不是我!我沒有!”
馮良娣難以置信地瞪著唐側妃,目光從最開始的詫異,逐漸變成怨恨。“是你陷害我!”
她剛才鎮定下來之后總算是想明白了。這男人絕對是別人事先安排好的,就算今晚她不是因為衣裳濕了來換衣裳,也會因為別的理由被引來偏殿。等她一到,這男人就會在最關鍵的時刻出場。然后再來一個人裝作不經意間發現他們兩人在這里私會通奸。那她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如果事情被鬧大,她不僅清白沒了,腦袋也保不住!馮良娣想想就后怕,幸好太子殿下英明睿智,幫她隱瞞了下來。可是,唐側妃在這么巧的時間點出現,那說明陷害她的人肯定就是唐側妃了!馮良娣氣得渾身發抖,她指著唐側妃含著眼淚悲戚地控訴——“你就這么恨我嗎?這段日子我以為我們已經成了好姐妹,沒想到你竟然想要了我的命!”
唐側妃后退了幾步,無力地解釋,“不是的,我沒有害你......我只是想來看看你......真的不是我!”
馮良娣不停地嗚嗚哭著,“我曾經是不小心害死了你的狗,我承認是我的錯,我已經在盡力彌補了,可是為什么你還是想要害死我嗚嗚嗚......”唐側妃被她哭得驚慌失措,有口卻說不清,只得不停地重復著“不是我”。洛翊宸聞言挑了挑眉,“這么說,你們之間還有私仇?那如何證明不是你?”
唐側妃這會兒也急了,紅著臉一咬牙,終于坦白道——“之前妾身那狗不是馮良娣害死的,那狗咬了她,她是讓人打了它。可真正害死它的......是金華殿的一個宮女。”
“她為了邀功裝作會醫,可卻醫治不當白白讓它丟了性命。那宮女為了自保,才騙妾身是馮良娣把它給打死了。”
“妾身也是這段時間才查出來的。妾身只是拉不下臉來,不好意思告訴馮良娣。妾身早就原諒她了,又怎么會謀害她呢?”
唐側妃說得有些急,望著馮良娣的目光尷尬中卻又帶著真摯。馮良娣呆呆地張了張嘴,有些不敢相信。半天,她才喃喃道,“那不是你的話......又會是誰......為何你來得這么巧?”
唐側妃若有所思,“我看你走了那么久沒有回來,便與殿下說了,殿下突然急匆匆地走了,我就有些擔心......”洛翊宸突然問道,“誰讓你過來的?”
唐側妃一愣,“......舒側妃見妾身心神不寧,便提了一句,只是不知為何青娥姑姑也跟著來了......”洛翊宸沉默幾息,微微頷首,“孤知道了。你們回去吧,這事不要告訴別人。”
馮良娣與唐側妃對視一眼,知道今日的事就算是過去了,原本緊繃的身體也隨之放松下來。她們福了福身,打算告退。只是在離開之前,馮良娣抿了抿唇,試探地問道,“殿下,今日的事...能告訴太子妃娘娘嗎?”
洛翊宸眉眼微動,“她不是別人。”
馮良娣:......真是夠了。唐側妃:啊啊啊突如其來的糖真好磕!......主殿中,馮皇后聽了青娥的回稟,面上頗有些厭煩。“這馮良娣到底在搞什么鬼......”青娥回道,“太子殿下只說馮良娣無礙,便把奴婢攔在門外,所以奴婢也未能得見。”
馮皇后冷哼一聲,“哼,不受寵也就罷了,還這么讓人不得安生,不如早些換個人進宮。”
承慶帝聽到馮皇后的話,緩緩道,“宸兒長大了,你這個做母后的,也該放手了。”
馮皇后面色有些僵硬,卻還是扯出一抹柔笑,垂眸答道,“陛下說的是,是臣妾管得太多了。”
承慶帝意味深長地勾了勾嘴角,轉過頭去,沒再說話。......唐側妃和馮良娣等人先行回了主殿。洛翊宸則讓景天他們將地上那名昏迷的男子裝進一口大木箱,讓他們悄悄從昭陽殿的后門離開,誰都沒有發現。做完這一切,等他回到主殿的時候,壽宴已經結束了。他正要擺駕回東宮,香鸞則又纏了上來。“殿下,這荷花蕊果然好烈,臣女頭好暈~不如借您的奉歆殿歇息一晚,您說好不好嘛?”
正說著話,她就嬌滴滴的往洛翊宸的身上靠去。洛翊宸眸中閃過一絲不耐,身子往旁邊讓了一步。香鸞頓時撲了個空,差點一個屁股蹲摔在地上。好不容易穩住身形,香鸞不可置信地望著洛翊宸,“殿下,您這是怎么了?”
洛翊宸面無表情,“孤還有事,如果你醉了,就讓臨川扶你回去。”
說罷,他拂袖而過,大跨步地上了回東宮的轎攆。香鸞羞憤地盯著洛翊宸的背影,恨恨道,“我就不信你能永遠這么正人君子。”
這時,她身后傳來一聲輕笑,“呵,原來這世上也有你得不到的男人。”
她猛然回頭,正好對上宇文峙那一雙狼崽子似的黑眸。此時他的臉上全是不加掩飾的譏諷,襯得他那雙眸子愈發陰戾可怖。她嫵媚一笑,只是笑得有些猙獰,“弟弟這話未免說得太早,殿下他早晚會是我的。”
可惜你看不到了。......太子一行人的轎攆在宣和殿門外停了下來。這是一個月以來,洛翊宸第一次這么大張旗鼓地來到宣和殿。宣和殿的宮人們一片喜氣洋洋地出來接駕,可為首的卻不是半夏,而是一等宮女若竹。洛翊宸下了轎攆便往里走,邊走邊問若竹,“你們娘娘呢?”
若竹面有難色,吞吞吐吐,一副要說卻不敢說的模樣。洛翊宸皺著眉,正要追問,便聽宣和殿的后院傳來一道急切的喊聲,像是在回答他的問題。“娘娘!娘娘!您爬那么高干什么!您快點下來啊!”
洛翊宸面色一凜,腳下的步伐瞬間加快。宮人們只覺得眼前一晃,太子殿下就遠遠地把他們甩在了身后。繞過兩側的游廊,穿過偌大的花廳,便是宣和殿主殿前的后院。洛翊宸一走進去,就看見半夏正站在院子里急得直跳腳。“娘娘,娘娘,你千萬別亂來啊!”
她仰著頭不錯眼地盯著屋頂,兩手像護著小雞仔一樣的老母雞一樣向前張開,像是準備接住什么。半夏兩側站了不少宮人,也像她一樣保持著警戒的姿勢,在院子里亂成了一鍋粥。洛翊宸向屋頂上望去——一個白色的纖細身影正悠哉悠哉地躺在琉璃瓦片上,還翹著個二郎腿。懸在空中的那只雪白的小腿不安分地一晃一晃,看得他額角不由得跳了跳。洛翊宸壓抑著心臟的狂跳,沉聲道,“你給孤下來!”
那人影一扭頭,發現是他,愣了一下。隨后突然跳起來,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他,空氣中乍響一聲嬌喝——“呔,好你個大豬蹄子!”
洛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