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106章 我是你的皇嫂

云子翔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了,也顧不得害怕了。他不知道哪來的骨氣,一副破罐破摔的樣子,“你有本事就弄死我,不然等我爹一會來找我,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夏落無所謂地摸了摸鼻子,剛要說話,就聽六皇子好像緩過神來,突然對她問道,“皇嫂?你是我的皇嫂嗎?”
夏落愕然轉頭,她以為洛元朗不認識她,畢竟他因為身體的原因,很少見人,他們大婚的時候他也沒有出現,沒想到他竟然認出她是太子妃。夏落溫柔地笑了笑,“是的,我是你的皇嫂。”
洛元朗有些驚喜,眼睛睜得圓圓的望著她,小嘴微微張開,看上去有點蠢萌。夏落失笑,拿出一個帕子幫他把小花臉擦干凈,露出粉白細嫩的皮膚。洛元朗微怔,半晌突然撇了撇嘴,豆大的淚珠子無聲地滾了出來,好像要把所有隱忍的委屈都一口氣爆發了出來。夏落輕嘆了一聲,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頂。六皇子是馮皇后唯一的孩子,從小就跟在洛翊宸屁股后面,可是自打他與馮皇后關系日益惡劣之后,他們兄弟之間的關系也逐漸疏遠。據說,六皇子的腿,也是因為洛翊宸......打那之后馮皇后就禁止他們兩人再見面了。但是現在看起來,六皇子還是十分依戀他的皇兄啊......可憐的孩子。突然一道突兀的聲音破壞了氣氛。“你是太子妃?不可能!!”
云子翔難以置信地瞪著夏落,聲音不自覺地拔高到有些刺耳。夏落瞥了他一眼,“怎么不可能,本宮為何不能來?”
云子翔神色有些恍惚,“太子妃哪有一個人到處亂跑的,你一定是在嚇唬我!”
夏落扯了扯嘴角,有些無語。——我懷疑你是在諷刺我,但是我沒有證據。況且,嚇唬他?太子妃的名頭有這么可怕嗎?她不知道的是,云家與太子一派一向勢同水火,二皇子如日中天的時候云家一度壓過了馮家,直到二皇子出了事,云家也低調了不少。云貴妃和魯國公云宏毅特意囑咐過愛惹是生非的云子翔不要招惹太子夫婦,尤其是最近聲名在外、屢獲圣上和華太后夸贊的太子妃。更何況,外人不知,他們可是知道夏落得了一個丹書鐵劵,惹不起,他們還躲不起么。如果得罪了夏落,別說云子翔他爹,就連云貴妃,也不會為他說話,畢竟云貴妃自己的處境也不算好,連二皇子都折在了夏落身上,到現在也沒翻身。云子翔心底升起不好的預感,但是他還是不愿相信眼前這女子就是太子妃。正在這時,半夏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打破了云子翔最后一點幻想。“娘娘,你沒事吧!?”
半夏很快便來到了夏落身邊,擔憂地把她從上到下打量了一圈,發現她一根頭發也沒少,半夏才放下心來。她剛才聽到一聲尖叫,嚇得她出了一身冷汗,好在她家娘娘沒什么事。半夏突然聳了聳鼻子,一股難以言喻的味道鉆進鼻子,她連忙捂住口鼻,大驚失色地看向夏落。夏落捏著鼻子,沖著地上發愣的云子翔使了個意味深長的眼色,半夏頓時了然,露出了一臉嫌棄的表情。云子翔被這主仆二人氣得面目猙獰,卻不得不壓下脾氣,露出扭曲又討好的笑容。“太子妃娘娘,這都是誤會,我只是碰巧遇見這兔子,正想還給六皇子呢,誰知道這畜生自己摔了下去,六皇子非要說是我成心的,還要撲過來打我,這才......”洛元朗抱著白白,脆生生地大聲反駁。有夏落撐腰,他有底氣多了。“你胡說!是你成心把白白砸到地上,還要踩死它,要不是...要不是你摔倒了......”洛元朗說著說著有些迷茫,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云子翔突然就倒下了?“我摔倒還不是你推的!范芮和秦懷亮看到了,他們都能作證!”
云子翔急忙朝那兩人看去,只見范芮從剛才起就嚇得一動不動,聽到夏落就是太子妃更是不停地哆嗦,連頭都不敢抬。而秦懷亮,早就疼得暈了過去。云子翔沒有得到兩人的回應,十分尷尬,心里暗罵兩人廢物。他只得努力地讓自己顯得很委屈。“太子妃娘娘,俗話說幫理不幫親,您不能因為六皇子是您的弟弟就偏幫他,我被他推了一跤,現在動都動不了,不能因為他自己瘸了,就想讓別人都跟他一樣!”
他越說越氣憤,粗糲的嗓音里還染上了哭腔,仿佛謊話編的連自己都信了。洛元朗聽云子翔這么說,急得紅了眼睛,“你胡說!我不是!我沒有!”
他年齡還小,又被馮皇后養的十分單純,遇到云子翔這種無賴,有理也說不清,只能干巴巴的否認三連。他無助的望向夏落,希望這個皇嫂能相信自己。對上他可憐巴巴的眼神,夏落胡亂摸了一把他的小腦袋瓜,輕聲說道,“放心,我都看到了。”
洛元朗愣了一下,隨后高興的要從輪椅上跳起來了,“真的嗎?”
夏落點點頭,看向同樣愣住的云子翔,勾了勾唇角。“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后腰命門到陽關處,每隔幾息就會刺痛難忍,再往下一寸起到整個下半身,都毫無知覺,甚至感覺不到一點疼痛?”
夏落邊說,還邊給他比劃了一下。云子翔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一知半解的點點頭,“你怎么知道?”
夏落詭異一笑,“那就對了。”
云子翔呆愣片刻,突然想起夏落最近傳遍皇宮內外的事跡,心中大駭。“是、是你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