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89章 是她大意了

你要稟告朕什么?”
一道低沉的男聲驀地從主殿外傳來。眾人望去,承慶帝一身九龍戲珠的明黃龍袍,頭帶金鑲玉發冠,正負手踏進寢殿。看樣子,他是剛下了朝就直接來了慈寧宮。他身后還亦步亦趨地跟著昨日夏落見過的那位御醫。夏落昨晚從半夏口中得知,那御醫姓凌,是太醫令的養子。他從小對醫學極有天賦,年紀輕輕就盡得太醫令真傳。傳聞太醫令年歲大了,承慶帝有意讓他接替太醫令之位。這邊,正氣得臉紅脖子粗的王院判看見承慶帝來了,比見了生身父母還激動,一猛子就扎到了承慶帝的腳下,聲淚俱下控訴著夏落的“惡行”。“陛下,微臣承蒙皇恩,任右院判之位多年,一直為太后娘娘調理身體。可太子妃憑著之前湊巧救過太后娘娘一次,得了娘娘的信任。不知從哪弄來兩副厲害的毒藥讓娘娘吃,美其名曰是治療娘娘的中風之癥,微臣實在是勸解無效。可是太后娘娘吃了之后不僅頭暈腦脹,還流鼻血不止,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
邊說著,他邊顫顫巍巍地從袖口掏出兩個白色瓷瓶,雙手獻上。那正是夏落給華太后的丁苯酞膠囊和阿司匹林腸溶片。“幸好微臣發現的及時,又拼盡全力救治太后娘娘,雖然保住了太后娘娘的性命,但中風之癥乃頑疾,外加太子妃的藥讓娘娘身子大損,需要長期調理,可即使這樣,恐怕也難以恢復到往昔。”
王院判面色悲痛,憤氣填膺的模樣,不知情的人見了定是要為他對病人的拳拳之心所感動。只是,承慶帝聽到他的話后,并不如他所想那般憤怒之下要問太子妃的罪。他拿過那藥,好奇地打量片刻,看向站在一旁鎮定自若的夏落,開口問道,“那藥真的能治療母后的中風之癥嗎?”
聞言,王院判驟然抬頭,一雙三角眼愕然地瞪的溜圓。“陛下,太子妃居心叵測,您萬不可相信啊......”夏落看都沒看王院判,恭敬地向承慶帝行了一禮,答道,“不敢說治療,但卻能大大降低中風的復發幾率,如果預后良好,有很大的可能今后都不會再犯。”
承慶帝蹙了蹙眉,眼中的情緒不明。“竟如此神奇。可若不是毒藥,太后為何會頭暈出血?”
夏落解釋道,“中風的癥結在于頭部。臣妾給太后娘娘的兩種藥,有一種是改善腦內血液循環的,服用后如不適應,可能會出現頭痛頭暈的癥狀。另一種是防止體內血液凝結成血栓,再次復發的,服用后流鼻血,牙齦出血也是常見現象。”
承慶帝聽不太懂,側著頭沖著身旁的凌御醫挑了挑下顎。凌御醫會意,向夏落拱了拱手,請教道,“請問太子妃娘娘,何為血栓?”
“血栓就是體內血液凝結而成的塊狀物,淤結堵住了腦中的血管,造成腦供血不足,也就是臣妾剛才提到的缺血性中風之癥。太后娘娘患的正是此癥。”
王院判挺直腰板,臉上的倨傲不屑之色愈發明顯。“簡直是胡言亂語,世人皆知中風乃風邪入體氣血兩虛所致,況且微臣做御醫多年,見過中風病人無數,此乃頑固之癥,只會愈發嚴重。太子妃為了逃脫罪責,編謊話也不知編個像樣的!”
凌御醫則若有所思,過了半晌有些半信半疑地問道,“血栓...缺血性中風......微臣從未聽聞,不知太子妃娘娘是從何處得知?”
夏落微微一笑,答的不急不緩,“是臣妾在一本叫《脈因證治》的古籍中看到的,是臣妾從先妣的嫁妝中所得。”
這是事實。顧氏確實留給了夏落不少古醫書,而且很多還是難得一見的孤本。夏落已經將那些醫書看的差不多了,也對這個時代的醫術水平了解的大差不差。正是因為《脈因證治》中對中風的理解雖然還是很粗淺,但也可窺見一斑,她才以為有些常識這些御醫應該都懂。沒想到,他們還都停留在中風之癥乃風邪外侵的階段。也是她大意了。凌御醫聞言雙目立時圓瞪,聲音都變了,“《脈因證治》?那不是早就失傳了嗎?竟然還有重新面世的一天!”
他面帶興奮,甚至急切地向前邁了一步,“太子妃娘娘能否借微臣一閱?不不,如此珍貴的孤本您定然不會出借,微臣愿常駐宣和殿......”“成何體統!”
凌御醫的話被承慶帝不悅的聲音打斷,他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么,趕緊紅著臉告罪。夏落被他的樣子逗得哭笑不得,“無妨,本宮讓人給你送去便是了。”
那御醫面上大喜,立馬躬身給夏落行了一個大禮。承慶帝此時陰沉著臉,居高臨下地睨著王院判,“朕好好的母后被你治成了這樣,你還有何話說?”
王院判面如土色,他在聽夏落說出《脈因證治》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這醫術不濟的罪名是逃不了了。但是他也不能讓夏落好過。“陛下明鑒啊,這《脈因證治》是早就失傳的孤本,微臣沒讀過也情有可原啊......可是就算這樣,也不能憑一言半語就斷定太子妃的藥沒有問題,就算不是毒藥,也不一定如她自己所說那樣神奇,不然太后娘娘的病怎么可能來的如此迅猛?”
承慶帝面無表情地看著王院判,冷笑了一聲。“你到現在還不知悔改?”
“微臣愿領失察之罪,但是要不是太子妃娘娘從中搗亂,微臣也不會如此啊!請陛下不要相信太子妃娘娘的狡辯之言!”
凌御醫卻神色復雜地看著他,欲言又止,“王院判,太子妃沒有狡辯......”王院判看著他,眸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怨毒,“哼,你當然要替她說話,不然怎么能討好的她把《脈因證治》借給你?”
“不是的......”“還是說你包庇太子妃,是為了討好太子殿下,好讓你登上太醫令之位的路更加暢通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