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85章 你不要對我那么好

承慶帝似笑非笑地對小世子道,“衡兒,方才香鸞公主也是要救你的,你不謝謝她嗎?”
衡兒聞言立刻臉氣的通紅,“啟稟陛下伯伯,衡兒剛才被花生噎住,雖然喘氣很費力,但是也是能呼吸的。”
“可誰知,就是她說的讓人幫衡兒摳出來,那人把手指剛伸進來,衡兒就覺得那花生就把我的喉嚨堵得死死的,一點氣也喘不了,隨后衡兒就失去意識了。”
“衡兒雖然年齡小,卻也分得出誰是在救我,誰是在害我。衡兒覺得她是壞女人,她根本不想救衡兒!”
小世子的話音在大殿上空盤旋回響,大殿中頓時寂靜一片。想到方才香鸞處處針對夏落,阻止夏落救治的行為,眾人臉色頓時都意味深長起來。香鸞和北燕眾人臉色煞白,不會救和不想救完全是兩碼事。雖然說這話是童言無忌,但是承慶帝未必不會起了疑心。果然,承慶帝的臉色驟然陰沉,仿佛暴風雨來的前兆。香鸞還想說什么,卻被喬副使攔下。喬桑力見事已至此,已經顧不上維持對香鸞面上的恭敬,惡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躬身請罪。“是香鸞公主學藝不精,無知托大。陛下寬宏大量,念在香鸞公主本非故意為之,請饒過公主吧!”
就算是承認香鸞醫術不精,也不能現在就讓北燕在眾目睽睽之下背上意圖謀害寧親王世子的罪名。承慶帝冷冰冰地盯著喬桑力,沉默不語,倒是眾人中有南衡官員忍不住先開口譏諷。“黔驢之技卻為了出風頭,差點要了小世子的命,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何止是學藝不精,我看連醫德都沒有。方才太子妃親自躬身救人,可這香鸞公主卻只是站在一邊動了動嘴皮子,還是讓宮女上的手,怪不得差點把小世子害死。”
這時眾人才注意到,口口聲聲說自己師從神醫的香鸞公主衣著齊整光鮮,站在離小世子不遠不近的位置,根本不像全力救人的樣子。而夏落身上的衣服則皺成一團,滿臉血污卻一句埋怨都沒有。兩人頓時高下立判。南衡眾人與有榮焉,睨著北燕眾人嘲諷起來更是毫不嘴軟。“哼,螢火之光豈能與皓月爭輝!太子妃驚才艷絕,胸懷若谷,堪稱南衡之光,怎是隨便阿貓阿狗可以比的!”
“可不是,我看那北燕國師也是名不副實,不然教出個徒弟怎么會如此不堪。”
被比作阿貓阿狗的香鸞公主此時臉色難看至極,甚至比剛才摔進菜湯里還要陰沉。此事不僅讓她丑態百出,甚至還連累了北燕和國師的名聲。她必須要留在南衡,不然她回了北燕一定會沒命......“行了,都散了吧。”
承慶帝見差不多了,站起身來,眾人的聲音頓時靜了下來。他瞥了一眼手中的歸元丹,眸色明顯沒有之前的炙熱,反倒是添了一抹不屑與狐疑。“黃福海,把這玩意兒拿去給太醫署瞧瞧。”
聽著語氣,就算是沒問題,他也是不會吃的。喬副使見他要走,趕緊上前一步,討好地問道,“陛下,那和親之事......”承慶帝看都沒有看香鸞一眼,不耐道,“香鸞嫁與太子之事暫且擱置,其他的,再議。”
北燕眾人聞言,不由得松了一口氣。沒拒絕聯姻,就已經是萬幸了。經過了香鸞公主這么一鬧,他們是一點話語權都沒了。想到此處,他們不由得對香鸞公主充滿了怨懟。只有宇文峙望著夏落與洛翊宸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夏落此時與洛翊宸兩人相攜上了轎攆,一路無言。進了宣和殿主殿,夏落屏退了宮人,才道,“此時已經沒有人了,不要忍著了。”
話音剛落,洛翊宸“噗”的一口就噴出了一口鮮血。他一雙鳳眸緊緊閉著,臉色蒼白得幾近透明。因為方才有夜色遮掩,看得并不清楚,此刻在燈火通明的寢殿內,夏落能清楚地看到他皮膚下一條條猙獰凸起的青筋中,有飛速流動的血液洶涌的暴動著。夏落抽出銀針,快速而熟練地扎入洛翊宸頭頂和身周幾處大穴。片刻,洛翊宸輕輕吐出一口氣,才緩緩睜開了雙眼。那雙細長蘊含著銳利的血紅色鳳眸,宛若寒冰一般冷冽刺骨。自從開始解毒后,他就沒再也沒有毒發了,今天卻被寧親王一拳打得五臟受損,當時就是一陣氣血上涌。要不是自己用僅恢復三成的內力強壓著,早就當場毒發了。他自從中了火麒麟之后,內力全無如廢人一般,只有每個月毒發的時候能恢復全盛時期的武力值。只是,毒發時的他與瘋子無異,一身武力除了給身邊的人帶來危險,并無他用。經過這一個月的解毒,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內力正在漸漸恢復,本來他已經很知足了。現在看來,還是不夠。他遠不能護住他想保護之人。洛翊宸扭頭望著身側的夏落。她垂著眸,小扇子般的睫毛如蝶翼般微微顫動,遮住了她眼底的情緒,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他定定地盯著她的滿臉血污,別人以為那些血全是小世子的,可他卻知道她嘴角那些蜿蜒的血跡,是她的。她也挨了寧親王一掌,雖然未傷及要害,也定是受了內傷。她一直在忍著傷痛救治小世子。洛翊宸心中一痛,抬起手撫上她的嘴角,一點點地為她擦去那刺眼的血跡。那暗紅的血跡已經干涸,他擦了很久才擦掉。驀地,一滴眼淚落在他的手背上,燙得他的手驟然一頓,心也跟著顫了顫。他忍著心慌,假裝鎮定,“你哭什么?”
夏落抬頭,如小狗一般烏黑靈動的眸子里噙著霧蒙蒙的淚水,睫羽上還掛著幾顆晶瑩的淚珠要掉未掉。她清楚地知道寧親王那一擊的威力有多大,以洛翊宸的身體,就這么硬生生地替她接下一拳,很可能當場斃命。幸好,洛翊宸恢復得比她想象的還要好。“唔,你不要對我那么好。”
不然,她會舍不得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