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84章 果然是她輕敵了

Q此刻夏落親自跪在地上,彎著腰,一邊觀察著衡兒的呼吸,一邊抬起臉對寧親王交代著剩下的護理事項。那眼神認真且堅定,仿佛在她眼中,除了病患,再也沒有其他。寧親王正視著夏落,眸色中逐漸流轉著新的情緒。他深深對著夏落鞠了一躬,鄭重道,“今日多虧了太子妃,才得以保住小兒性命。這一恩情,小王記下了!”
承慶帝驚愕地看著兩人以及已經恢復正常的小世子,滿臉的不可置信,“你怎么做到的?”
他剛才被香鸞的話干擾,沒有看到夏落的動作,但是別人都看到了,黃公公在他的耳邊把剛才發生的事又復述了一遍。此時眾人看著夏落的眼神就跟看神仙沒兩樣。剛才小世子都快沒氣了,現在除了沒醒,跟正常人無異。起死回生,不是神仙是什么?御醫更是兩眼放光,連連贊嘆,“微臣從未見過如此精妙的醫術,太子妃娘娘竟然能想到把氣管切開取出阻塞物,并插入細管幫助通氣,簡直讓微臣大開眼界!”
“還有娘娘方才抱著小世子擊打腹部的法子,竟然真的把那花生弄出來了一部分。微臣從來沒見過,簡直太神奇了!”
夏落笑了笑,算是默認了自己會醫術的事實。經過御醫“認證”,眾人也終于被證實了心中所想,頓時震驚一片。那御醫一副欲言又止,終于忍不住的樣子繼續討教,“不知娘娘是怎么做到把喉嚨切開,卻又無傷性命的?”
方才夏落剛刺破小世子喉嚨、鮮血淋漓的一幕雖然看著驚險,實際并沒有流多少血,這完全超出了御醫的認知。“并不是所有地方被割開都會血流不止,本宮方才切的喉管壁正是位于兩塊軟骨之間,因此縫隙較大,經過的血管也很少。”
“只要找準位置,傷口足夠小,就不會造成額外損傷。”
這個時代還沒有外科手術,夏落只得簡潔易懂地總結道。這聞所未聞的說法卻讓那御醫兩耳振聾發聵,神色恍惚地站在原地發呆,口中還念念有詞。直到大殿中響起承慶帝的聲音,他才回過神來,鄭重地向夏落行了一禮,隨后站到一側若有所思。“朕之前聽聞你救了太后,本來還不相信,今日你倒是給朕帶來了一個大大的驚喜。”
承慶帝此刻看著夏落順眼極了,語氣中全是遮不住的贊許。夏落笑得坦坦蕩蕩,“父皇過譽了。”
承慶帝:“你不必過謙,身懷絕世醫術卻藏巧于拙,讓朕差點就錯認明珠。”
那最后四個字特意加重了語氣,說著,他還意有所指地斜睨了香鸞公主一眼。那一閃而逝的冰冷眸光讓本來就面色慘白的香鸞立時一顫。她慌亂極了。她雖跟著北燕國師學過幾年醫,但是以她高高在上的身份,怎么可能會紆尊降貴去給別人診治。況且,她學的那些,也不是那救人之術......她原以為小世子被噎住必死無疑,她做一做樣子便罷,哪料到那孩子竟然被夏落給救活了。兩次都出其不意地栽在夏落手里,頓時讓香鸞公主心中警鈴大作。不愧是極具盛寵的太子妃,與她來之前調查的永安侯府嫡長女完全不一樣。看來這女人藏得極深,果然是她輕敵了。香鸞公主水袖下的雙拳攥緊,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斟酌著語句試圖辯解。“陛下,臣女跟隨師父主攻的是煉藥之法,小世子的卡喉之癥,雖然百死一生,臣女也是盡了醫者所為。”
“不過,”香鸞面上一副為難,卻又不得不說的樣子,“恕臣女直言,這種割喉之術,北燕也曾有醫者用過,可是最后患者大都因喉管破損窒息而死。那些沒死的,也很難再醒過來,就算醒來,也會變成呆傻之人。”
她輕輕蹙著眉,擔憂地望著還沒有醒來的小世子,“想必太子妃也是有所耳聞,所以大膽一試。只是,喉嚨乃是人體要害之處,太子妃不應如此任性而為,小世子這么久都沒有醒來,恐怕是......”言下之意,就是太子妃為了居功,道聽途說、自作聰明,最后還是害了小世子。香鸞咬著嘴唇,最后半截話沒有明說,但是眾人都懂她的意思,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相信誰。寧親王聞言大駭,驚慌失措地望向夏落,眸子中閃著一個父親卑微的期望。夏落面色平靜,遞了寧親王一個“放心”的眼神。隨后蹲下身子從小世子腦側取下了兩根銀針。她剛才怕小世子手術中途亂動,便扎了他的麻穴,讓他暫時失去意識,感覺不到疼痛。幾乎是在夏落取下銀針的同時,眾人便聽到一聲微弱的呻吟,隨后傳來小世子虛弱的聲音。“父王......”寧親王激動不已,跪在小世子身邊關切地問道,“衡兒,你怎么樣了?”
小世子有些迷茫地摸了摸脖子,不小心碰到了傷口,疼得齜牙咧嘴。“我脖子怎么了?好疼啊!”
寧親王見小世子生動的表情和語氣,高興得喜極而泣。“你剛才噎住了,幸虧太子妃醫術驚人,幫你把東西取了出來,你才能活命。快,快謝謝太子妃娘娘!”
小世子圓乎乎的小臉此時已經恢復了一抹血色,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夏落。他被寧親王攙扶著,向夏落行了一個大大的謝禮,“多謝太子妃娘娘救了衡兒的命!”
夏落笑瞇瞇地摸了摸他的頭頂,“少說話多休養,等你好了姐姐請你吃棒棒糖!”
衡兒雀躍不已,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衡兒一定快快養好!”
雖然他不知道棒棒糖是什么,但是漂亮的太子妃娘娘給的,一定很好吃!看著小世子活蹦亂跳,精靈古怪的模樣,眾人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小世子一點也沒有因窒息變成白癡,所以香鸞公主的說辭完全站不住腳跟。香鸞此時躲在眾人身后盡量降低存在感,可承慶帝卻不打算放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