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穿書后,咸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 第83章 環甲膜穿刺術

寧親王小心翼翼地問道,“衡兒怎么樣了?東西吐出來了是不是就沒事了?”
夏落搖了搖頭,“他喉嚨中應該還有半截花生,太深了,吐不出來。”
寧親王癱坐在地,剛看到希望就要破滅了嗎?他的衡兒......夏落忽地抬頭看向寧親王,認真道,“我會試著救活小世子,但是我需要你的絕對信任。”
寧親王盯著她的眼睛,那雙眸子中是純粹的澄澈和決然。像是有一種魔力,讓他慌亂絕望的心也逐漸冷靜了下來。“本王相信你。”
除了相信她,他不知道現在還能怎么辦。夏落點點頭,起身向半夏跑去。回來的時候,她手上拿了一個平平無奇的小木箱。眾人沒有在意,只當是太子妃的侍女隨身帶著的醫藥箱,卻不知半夏見夏落走到她身邊又轉身回去也是一頭霧水。夏落對承慶帝道,“請陛下讓周圍的人散開一些。”
承慶帝與馮皇后對視一眼,半信半疑地讓宮人圍了一圈,將其他人驅散到圈外。夏落又望著洛翊宸和寧親王正色道,“無論如何,都不要讓人靠近。無論見到什么,都不要打擾我。”
洛翊宸頷首,寧親王猶豫了片刻,也堅定地點了點頭。夏落放下心來,拿著小藥箱跪坐在小世子身側。剛才耽誤了太多時間,異物又被捅得極深,海姆立克法也不能完全弄出來。黃金搶救時間只有五分鐘,小世子現在的情況越來越不妙,再耽誤下去,大腦缺氧的時間長了,小世子極有可能變成白癡。她只能使用環甲膜穿刺術了。夏落先取出幾根銀針,快速扎入小世子的腦周幾個大穴,護住他的大腦以拖延時間。隨后打開了小藥箱。當她看到那柄小巧精致的手術刀時,她才松了一口氣。她從來沒見過小藥箱里出現手術刀,只有一些常規藥物和器具,本來是有些心虛的。現在她終于確定,小藥箱真的會給她變出來任何她需要的醫療用品。夏落利落地拿出那柄手術刀、一根穿刺針,和一些消毒用品。她摸了摸小世子脖頸,確定了位置,隨后給他消了毒。緊接著,她握著那銀光閃閃的刀就向著他的脖頸刺去。“你做什么!”
寧親王看見夏落的動作,嚇得一身冷汗,終于還是沒忍住,大喝一聲就要阻止她。卻被洛翊宸拉住,沉聲道,“你別忘了她剛才說了什么。”
就在寧親王躊躇間,夏落手起刀落,鋒利無比的刀刃穿透了小世子細嫩的脖頸,一股鮮血頓時噴在了她的臉上。眾人都被這血腥一幕嚇得大氣都不敢喘。這太子妃是瘋了嗎?“啊!!姐姐,就算你沒本事救小世子,也不能氣急敗壞之下殺了他啊!!”
香鸞嚇得跪在地上痛心哭喊,又沖著承慶帝懇求,“陛下,小世子方才碰巧吐出了異物,或許還有救。可是現在他被太子妃劃破了喉嚨,眼見著就要沒命了,求您快讓人攔住太子妃!”
她這話不僅把剛才夏落施救的功勞抹得一干二凈,還想將夏落置于死地。不管夏落要做什么,只要打斷她,那小世子定會慘死,到時候太子妃就結結實實坐實了她殺人的罪名。香鸞在心中狂笑,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坐上太子妃之位、與太子恩愛纏綿的日子。承慶帝也被夏落的大膽舉動驚得瞳孔一顫,揚手就要讓侍衛把夏落拿下。“誰敢!”
只是侍衛還沒到近前,就被洛翊宸陰沉嗜血的模樣給嚇住了。他分明的眉峰蘊含著鋒利的寒意,散發出傲視天地的強勢。那上位者的氣勢,甚至比承慶帝還要駭人。仿佛又回到了當年......侍衛們膽戰心驚地看向承慶帝,一時不知道該不該上前。承慶帝望著洛翊宸,眉眼間掠過一閃而過的陰霾,又恢復了平靜,卻也沒有繼續說話。大殿內的氣氛如同落在弦上的箭,一觸即發。卻聞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好了!”
眾人望去,滿臉驚詫。原本他們以為定會死去的小世子面色竟然恢復了正常,呼吸也順暢多了。他脖頸上的傷口并不如他們想象中的猙獰可怕,只是非常小的一道口子,此時已經不流血了。那傷口上插著一根銀色的細管,而太子妃正在聚精會神地用一個奇怪的夾子從他的喉嚨里夾出另一半花生米。在花生米被取出的一瞬間,小世子的呼吸徹底恢復了正常。夏落緩緩舒了一口氣,但此時也并未放松。夏落干脆利落地把小世子喉嚨的傷口縫合好,又觀察了片刻,才對呆立在側的寧親王輕聲交代。“小世子喉中的異物已經取干凈了,他也已經脫離危險了。過一會他應該就會醒來。”
隨后她又交代了一些手術之后的一些注意事項,又遞給他了一些術后消炎藥。夏落覺得寧親王不是蠢人,只是愛子心切,才會方寸大亂。雖然剛才他有一瞬間沒忍住要去阻攔她,最終還是選擇信任她,讓她完成了手術。夏落又哪里知道寧親王是被嚇得手腳癱軟,一時動不了罷了。就算到了此時,寧親王抓著消炎藥的手仍然在袖中不受控制地打著顫,半天都沒有緩過勁來。就在剛才夏落拿著刀刺中衡兒脖子的時候,他真以為她是要殺害他兒子,要不是他驚駭絕望到全身癱軟,早就沖上去拼命了。直到衡兒臉色和呼吸漸漸如常,他才相信太子妃是真的救活了他唯一的孩子。他盯著躺在地上的衡兒,除了臉色有些蒼白,脖頸上有一道小小的傷痕以外,與平日無異。那道小小的傷痕縫合得十分整齊,甚至看不出線頭。等到傷口長好,想必只會留下一條淡淡的疤痕。寧親王目光復雜地望著夏落。眼前的人一身華服,明艷動人,從頭到腳都精致得無可挑剔,一看就是被豪門貴胄嬌養在深閨的大家小姐。可是如此嬌生慣養的人兒,卻為了方便救人,不顧形象地把兩只寬大華麗的袖口從胳膊后面綁了起來,露出兩截潔白如玉的胳膊肘。畫著精致妝容的小臉上滿是噴濺的血污,甚至連擦都沒顧得上擦干凈。